近期在整理信息,若有错误请在此回复。

    read4;

    一秒记住【谷♂粒÷小÷说→网shude】,更新快,,免费读!

    费格斯结束了为期十个周期的治疗后,乌拉尔星一行人终于离开帝星。

    克罗斯特和原桐带着他们家的幼崽一起去帝星的空间港送他们。

    “克罗,桐桐,我们在詹戈洛德等你们!你们一定要过来啊,乌拉尔号还等着你们一起去探索宇宙呢!”临行前,塞斯四兄弟和克罗斯特他们说道,对于离开帝星,兄弟几个显而易见的,都非常高兴,脸上带着轻松的笑意。

    “塞斯叔叔,还有我还有我!”狄索忙挤在父母中间彰显自己的存在感。

    众人哈哈大笑,费格斯将小家伙抱到怀里揉他的脑袋,说道:“狄索要快点长大,否则你只能乖乖待在帝星陪皇帝陛下一起处理国事啦。”

    狄索撅起嘴巴,觉得这群叔叔说的话一点也不靠谱,他也想快点长大啊,可是图泽斯卡的幼生期太漫长,就是不长个儿他能怎么办?幸好爸爸妈妈并没有抛下他而离开,想到这里,小狄索还是挺高兴的。

    “爸爸妈妈,狄索最爱你们了!”嘴巴像抹了蜜一样的小家伙猴到爸爸身上,拿尾巴扫扫妈妈的手臂,欢快地说。

    克罗斯特托着儿子肉乎乎的小屁股,拍了拍他凑到跟前的毛茸茸的脑袋,揽着脸上露出好笑又无奈神色的原桐离开空间港。

    费格斯他们离开后,原桐和皇家医疗队的人设计好了帕翠西娅的治疗方案后,便将这件事情交给专门的医疗人员,因为是稳定的治疗方式,所以她只需要掌握大致的方向以及偶尔抽空去看看就行了,其余的时间都花在研究莱安·费南的病情上,根本不得闲。

    为此,原桐的作息时间也开始更变,平时大多数时候会待在奥利弗家的研究室里,甚至忙碌的时候会直接住在那里的休息室,偶尔得了空才会回皇宫。这让小狄索非常委屈,时常想要翘课跟着妈妈一起去,最后总被克罗斯特拎住尾巴,没能让他成课翘课跟着妈妈一起去奥利弗家的研究室玩耍。

    “爸爸,你老婆跟人跑了,你都不担心么?”小狄索好担心地看着爸爸,觉得爸爸淡定得太不符合兽人雄性的本性了,“你看她一个月中就有半个月都待在外面过夜,她长得辣么年轻漂亮,又是一个信息素非常甜美的纯人类,一定有大把的雄性会想去勾搭她,你都不担心么?”

    克罗斯特不为所动,“她身上除了我的信息素外,没有其他人的,用不着担心。”

    爸爸自信的样子真是太刺激雄性了!

    “万一哪天妈妈身上就沾上了其他雄性的信息素呢?”

    “不会。”

    “为什么?”

    “因为你妈妈的精神力不会允许其他雄性对她做出什么不轨的行为,而她非常爱我,不会出轨的,一如我爱她。”克罗斯特一脸放心,有个外表看起来软萌柔弱、实则彪悍到连皇帝都有压力的纯人类,他一点也不担心她会被其他心怀不轨的雄性占便宜。

    狄索咬着小爪子瞅着他爸爸,觉得爸爸未免太放心了吧,就算妈妈很厉害,可也有是限度的,妈妈辣么年轻漂亮,那些兽人眼瞎了才会放过,就算妈妈有精神力,也架不住一些发情期时精虫上脑的兽人!

    将不安份的儿子拎回去上课后,难得休息的克罗斯特思索了下,等到傍晚时分,亲自去了奥利弗家的实验室里亲自接人。

    恰好莱安·费南也在。

    两个雄性视线碰撞到一起,很快便移开。当年在黑暗星域,他们虽然在不同的阵营,但是彼此干的事情都心知肚明,对于莱安·费南,克罗斯特也知道他身体的情况,所以对于原桐被阿西雅·奥利弗请去协助研究他身上的病情,他并不阻止,当作是还他当年在黑暗星域的人情。

    皇族亲自来接人了,自然没人敢阻拦,原桐想到好像有十天没回家了,二话不说,乖乖地和他一起回家。

    克罗斯特却没有带她回家,而是拐道去了银松跟的天空花园别墅,在那里渡过了一个难得的两个人的浪漫夜晚,没有爱搞怪的小包子来闹,可以胡天胡地地搞一通,直到天微微亮后,原桐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够了,我下次会尽快回家还不行么?”她一口咬住伏在身上的男人的肩膀。

    修长的手指捏住她的下巴,检查她的口牙,发现没什么问题后,便亲亲她的嘴唇,含糊地道:“以后别咬了,省得弄坏牙齿。”

    图泽斯卡皮粗肉厚,纯人类想咬,反而会弄疼自己的牙齿。

    听到这里,原桐安静了一下,然后一爪子挠过去。

    至于没有等到父母回家的小狄索更委屈了,跑到奥布莱恩那里一脑袋拱到他怀里,闷闷地道:“奥布莱恩,爸爸妈妈不爱狄索了,竟然不回家陪狄索睡觉,狄索觉得不幸福。”

    奥布莱恩笑眯眯地问,“我陪你不好么?”

    “狄索要爸爸妈妈!”

    奥布莱恩拍拍小家伙的脑袋,“狄索,你还小,有些事情呢,等你妈妈再给你生个弟弟你就明白了。”

    狄索哦了一声,瞅着他问道:“让爸爸妈妈多在一起,等爸爸想开了,就会让妈妈给狄索再生个弟弟么?”

    “是的。”面不改色地忽悠幼崽的皇帝陛下继续微笑。

    小狄索咬着爪子想了会儿,问道:“艾伯特和奥布德里奇家的蛋呢?他们家什么时候生蛋?”

    “我明天去催一下。”

    小狄索顿时满意了,他家的蛋不知道什么时候来,这还要等,但是艾伯特和奥尔德里奇家的蛋可是他未来的小弟,必须要尽快出来。

    接下来的日子,皇帝陛下忙碌着工作之余,每天都会抽空去关心一下其他皇族的家庭生活和未来的家庭计划,例如什么时候再添个家庭成员之类的。

    艾伯特此时正陪着帕翠西娅在帝星治疗,对于皇帝陛下每天的例行问候,他也像是例行工作报告一样地回应,其他的就没有了。

    倒是奥尔德里奇和温格妮丝的婚假早就结束了,夫妻俩已经去了边境一处军事基地,每天工作之余,被皇帝搔扰,让奥尔德里奇几乎要崩溃了,可那位是皇帝陛下,他又没胆子直接挂断通讯,只能每天都被皇帝陛下一脸威严地问候,想死的心都有了。

    温格妮丝知道这件事情后,很干脆地和皇帝陛下说:“您放心吧,我也很关心皇族的后代之事,每次的发.情期,我都会注意的。”

    达蒙家的忠诚,皇帝陛下还是很放心的,将这件事情交给温格妮丝·达蒙,根本没啥好担心。于是得到了温格妮丝保证的皇帝陛下高深莫测地看了一眼奥尔德里奇那张蠢脸后,终于没再来搔扰他了。

    奥尔德里奇被他看得浑身直冒冷汗。

    “奥尔德,明天就断了仰制剂吧。”温格妮丝转头对丈夫说。

    奥尔德里奇先是惊了一下,然后委屈了,叫了一声“温妮”后,就默默地转过身去,窝进房里不肯出去。

    温格妮丝被他弄得好笑不已,也跟过去,挨到他身边,伸手拥抱着他,说道:“有幼崽不好么?你不觉得狄索很可爱么?”

    没有高级兽人会不喜欢幼崽的,就算一直和克罗斯特不对付,奥尔德里奇也无法昧着良心讨厌那么萌萌哒的小狄索。但是……

    “有了后代,你会不会就不理我了?”

    温格妮丝顿了下,终于明白苗头在哪里了,微微挑了下眉,眼睛一转,马上保证道:“不会的,就算有后代,你也是我的丈夫,我们会永远在一起。你瞧,幼崽长大了会离开父母,但是夫妻却会永远在一起,我怎么可能不理你?”

    依然是个傻白甜的奥尔德里奇没有听出她话中之意,虽然心里还是挺纠结,但总算是得到了温格妮丝一个保证,对于他们家的蛋也没有那么介怀了,终于打算下次发情期来时再尝试一下看看能不能怀上。

    又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莱安·费南从治疗舱中坐起来,接过机器人助手递来的衣服裹上,抬头看向站在仪器前记录数据的雌性。

    “阿西雅……”他沙哑地唤道。

    阿西雅抬头,看向坐在治疗舱中的男人,他的身上还黏着透明的营养液,整个人湿漉漉的,头发黏在脸庞上,与肌肤上那些错落有致的鳞纹形成鲜明的对比,添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妖诡之色。

    除了第一次看到时受到惊吓外,如今她已经能很坦然地面对他的样子,甚至偶尔觉得,他这样子也没有什么不好,就像有些海族的智慧种族,他们身上也有一些反祖出现的鳞片之类的,看久了,并不会觉得太难看。

    阿西雅以为他没有力气了,放下手中的东西,过去扶他。

    莱安垂下眼睑,由她扶起来,进入实验室旁的休息室中的卫生间洗漱。

    阿西雅将他送进休息室后,正想要继续先前的工作,却发现祖父莫里森·奥利弗已经来了,正站在仪器前观看她先前记录的内容。

    莫里森·奥利弗看到孙女,不禁叹了一声,他也知道莱安·费南的情况,想到那样一个本该在药剂师界中绽放光彩的天才落得这个下场,甚至今后只能躲在暗处生活,再也不能站在人前,心里也是喟叹不已,对皮特尔·费南的行为实在是不解。

    “爷爷,你来啦。”阿西雅走过去,拿过一个光脑笔记本,打开后递给他,让他查看进度。

    莫里森·奥利弗并没有看光脑笔记本,而是瞅了孙女两眼,问道:“阿西雅,莱安这个病并不好治啊,他体内的基因链曾经被人为强行改变过,添加了另一种未知的基因,想要治愈非常棘手……阿西雅,他这个样子,你还想要和他在一起么?”

    “爷爷!”阿西雅吓了一跳,瞪大眼睛看他,“爷爷,你说什么呢?”

    休息室里,已经洗漱干净,穿上一件柔软轻薄的长袍的莱安·费南恰好听到这句话,顿时住了脚步,就站在门后,面无表情地听着。

    莫里森·奥里弗哼了一声,说道:“别以为我老眼昏花了,看不出来,如果你不想和他在一起,你怎么会这么费心费力地为他治疗?还亲自找上原桐殿下,这不是摆明着的么?”

    阿西雅的脸都红了,她、她……根本没有想过这个好不好?吭哧了一下,她红着脸道:“爷爷,我、我没想过,我只是将他当作一个朋友……”

    莫里森·奥利弗也惊了一下,声音突然拔高,“你没想过?”

    “……不过我觉得现在要想想了。”阿西雅讷讷地说,显得有点儿手足无措。

    莫里森·奥利弗:“……”

    祖孙二人一时间都有点儿傻。

    莱安·费南忍不住握住拳头放在唇边,掩住嘴边的笑意,只是那笑容根本止不住。

    他还想着,到底要怎么让那迟钝的姑娘明白自己的心意,没想到莫里森·奥利弗却那么给面子,大大咧咧地跑过来点明了。他一直知道,比起费南家的人,奥利弗家才是一心一意沉醉于药剂的实在人,他们心中没有太多的野心,涉及到药剂的事情,就会吸引他们全部的心神及注意力,一心一意沉醉其中,让人又好笑又无奈,却又让人羡慕。

    费南家的人野心太大了,他的父母就是死在了自己的野心中,然后是祖父,最后是他……

    如果不是遇到了阿西雅,他想,自己可能以后也会走上长辈的老路,或许会真的加入鲁法组织,步步谋算,直到自己成为鲁法组织的掌舵人,一方势力的霸主,完成属于费南家人刻于骨子里的野心。

    可是他遇到她了。

    阿西雅是一个太过纯粹的人,不认识她的人,总会被她的外表、她的性格误导,觉得这是一个不讨人喜欢的雌性,难以相处。可一但了解了她的人,要爱上她又太过轻易,致使他束手束脚,甚至为了她,将所有的野心都舍弃。

    他只想和她在一起,两个人捆绑在一起,直到彼此的生命终结。

    莫里森·奥利弗纠结着离开了,他明明是不想让孙女和莱安那小子在一起的,却没想到孙女根本没往那边想,却被自己给点醒了,有比这更悲催的事情么?不过想想,以费南家的人的狡猾,就算他不点明,孙女早晚有一天也会被费南家的小子给吃了,自己还莫名其妙地觉得欠了他。

    “阿西雅。”

    阿西雅猛地回过神来,看到站在休息室前的男人,也不知道他刚才是不是听到自己和祖父的话了,或者是想到自己可能对他怀有某种不知名的感情,整个人都有些不自在,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莱安·费南却像是没有发现一样,慢悠悠地走过来,朝她微笑。

    阿西雅发现他的态度很自然,觉得他应该没有听到自己先前和祖父的话,可是随之而来的,又开始苦恼起来,思索着自己对莱安·费南到底是怀有什么样的感情,难道真的不是朋友么?

    这一思索,直到莱安·费南已经解决了身上的隐患,身体渐渐恢复健康时,她依然没有思索出个大概来,直到莱安·费南挑明。

    “阿西雅,我喜欢你,和我结婚吧。”莱安·费南郑重地道。

    阿西雅整个人都傻了。

    莱安觉得给她思考了两年的时间,已经足够了,如果他再不挑明,可能再给她一百年,这迟钝的姑娘也不会想明白,甚至可能会因为时间慢慢流逝,觉得这东西太过费神,没有想的必要,她又当作什么都不存在,继续过着自己单调却满足的日子。

    “阿西雅,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只有你。”他有些忧伤地说,面上的笑容却依然温柔如昔,“还是,你觉得我这样……已经没有资格去爱一个人了?”说着,他伸手抚上脸颊上依然无法退去的鳞纹,就像刻在了肌肤上,诉说着那些他无法遗忘的岁月。

    “绝对没有!”阿西雅忙说道,“你这样挺好的,鳞纹的颜色淡了许多,并不可怕,反而挺好看的。”

    她这话是真心话,莱安·费南身上的隐患已经除去了,只是因为当初被人为强行地改造基因,导致他身上这些鳞纹没办法消除,但是经过治疗后,鳞纹的颜色却浅淡许多,看起来并不可怕。加上他本身就是一个极为出彩的人,光华内蕴,如同一个忧郁的贵公子,很容易让雌性心软。

    莱安·费南唇边的笑容微深,声音依然温雅柔和,“和我在一起吧,我需要你。”

    “好!”冲动地应了一声后,阿西雅脸更红了。

    莱安却极为高兴,难以克制心中的喜悦,欢喜地抱着她转了一圈,便道:“那我们去告诉你祖父,然后去登记结婚吧。”

    阿西雅看他脸上焕发光彩的模样,觉得这样也不错,笑道:“好啊!”

    原桐得知阿西雅和莱安决定结婚时,早就猜到会有这么一天,所以整个人都格外地淡定。

    等他们的婚礼结束后,原桐终于吁了口气,便和克罗斯特商量着离开帝星去星际旅行的事情。老实说,自从狄索生下来后,她就一直在忙个不停,直到现在,手头上的工作告一段落,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那就去吧。”

    克罗斯特说着,翌日便去和皇帝商量着调动职位的事情,将一切都搞定后,带着原桐及孩子一起离开了帝星。

    奥布莱恩虽然不舍,可是也知道幼崽对于宇宙的向往,和狄索作了一个约定后,放他出去,转身去催促艾伯特和奥尔德里奇两家,让他们赶紧生蛋。

    终于艰难地长成一个小少年模样的狄索吃惊地看着阿多尼斯和小桐,“爸爸发情期到了?”

    “是的,主人又要有小主人了。”阿多尼斯软糯糯的声音依然很平稳,不过从它突然变得多话的举动来看,它对这件事情也非常高兴的。

    小桐也是笑眯眯的,事实上,很少有能让这只机器娃娃不笑的时候,显然当初克罗斯特制造它时有多偏心。

    狄索少年却习惯性地咬着爪子,不解地道:“怎么会呢?”

    “为什么不会?”费格斯走过来,揉揉他的脑袋,“这次,你爸爸又忘记喝仰制剂了,所以,你们家的蛋很快就要过来了。”

    说到这里,狄索突然心虚起来。

    得到消息的塔琪姆等人也过来了,得知克罗斯特的发情期到了,都忍不住面面相觑,第一时间说的是怎么可能,“这种事情很重要,克罗斯特不可能会忘记喝仰制剂的吧?”

    费格斯又揉了揉狄索少年那头鲜艳的金红色头发,笑道:“所以这就得问狄索了。”

    狄索在众人的瞪视下,只好老老实实地将他如何闯祸、如何让爸爸去救、如何将爸爸的仰制剂弄丢了、如何让爸爸的发情期到来的事情说了,说完后,得到了一群人同情的眼神。

    “克罗要是揍你的话,我们会尽量带你走的,不让他将你揍得太惨。”维斯摸摸爱闯祸的小少年的脑袋,同情地说。

    “要是他真的揍你时,你就乖乖地受着吧,说不定他出的气也快了,不会揍那么惨。”塔琪姆也摸摸可怜小少年的脑袋。

    一干人纷纷安慰了小少年后,就该干嘛就干嘛去了,留下可怜的小少年耷拉着脑袋,想着爸爸真的揍他的话,他到时候该怎么躲的问题。

    趁着等待的时间,莱奇和阿多尼斯将一台孵蛋机拉出来遛遛,已经摩拳擦掌,准备迎接克罗斯特家的第二颗蛋,也是第二个图泽斯卡的幼崽。

    其他人听说了这件事情后,反应不一。

    阿尔杰说会继续制造一个新型的孵蛋机寄过来,奥布莱恩马上让人在皇宫里再准备一间儿童房,艾伯特恭喜了一番后,转头就带帕翠西娅和他们家刚生下来的蛋回帝星,至于奥尔德里奇——

    “发情期间又不一定能怀上,根本不用这么紧张吧?”他不屑地道,他和温格妮丝努力了十年才怀上一个,他们怎么可能一次发情期就肯定能怀上?

    “不,一定会怀上的。”奥布莱恩信誓旦旦,见他一脸不信,微笑着说:“奥尔德,不如这样,如果这次克罗家真的多一颗蛋,那你就将你家的幼崽留在帝星。”

    最近奥尔德里奇一直要闹着将他家的幼崽带到边境,皇帝陛下自然不会同意,不过又不能摆明着抢人家的幼崽,以免被幼崽知道后伤了他们敏感的小心灵,只能用怀柔手段。

    奥尔德里奇根本不相信高级兽人一次发情期就能让伴侣怀上,所以很自信地和奥布莱恩打赌了。结果,当得知原桐怀孕的消息时,他整个人都傻眼了,直到他和温格妮丝离开帝星,他家的小龙女被留在帝星时,和女儿分开的悲伤几乎将他淹灭。

    奥尔德里奇当初看起来对幼崽挺不屑的样子,可等自家的幼崽出生后,才能体会奥布莱恩那种幼崽控的心情,第一胎生了个女儿时,他欣喜若狂,尤塔西斯龙已经有很久没有雌性诞生了,可谁知第一个女儿却被他作为赌注给压在帝星了。

    温格妮丝看他那么伤心的样子,心里有些无奈,将孩子留在帝星,有皇帝看着,她其实并不担心,但是看这条尤塔西斯龙不能接受的样子,只得道:“没事,咱们再努力,下次生个儿子给你养。”

    听到这话,奥尔德里奇心情才好一些。

    原桐已经有一次生蛋的经验——虽然这经验真的是没有任何的参考价值可言,至今想起来仍是觉得莫名其妙,可也算是一回生二回熟了,所以得知自己又怀上时,她丝毫不意外。

    在克罗斯特发情期结束后的第二天,可怜的狄索少年就被爸爸揍了一顿,不过因为得知家里终于要有蛋的事情让他开心得就算被爸爸揍一顿也觉得没关系,也让他终于明白小时候被大人们忽悠的事情。

    “爸爸,你太坏了,小时候竟然这么骗我,自己吃仰制剂了,根本不发情,我们家怎么可能会有蛋?你竟然一直骗我!”狄索少年用爪子捂着被揍肿的脸,指控道。

    克罗斯特将他提溜着扔出去——儿子长大了,更加皮实了,反正扔多远都不会坏,说道:“我答应过你妈妈,以后都喝仰制剂。”所以这次被儿子害得破了他的誓言,克罗斯特毫不留情地揍了这熊孩子一顿。

    被丢到树上卡着的狄索终于明白了,顿时更心虚了,等爸爸一走,赶紧跑去找费格斯他们出主意,总得先让爸爸消气再说。

    “没事,有你妈妈在呢,你妈妈会让他消气的。”费格斯说得很不负责任,见小少年一张小脸被揍得像猪头,嘲笑了一番后,让机器人保姆拿治疗仪过来给他治疗。

    不管怎么说,过了七个月后,克罗斯特家的蛋依然很顺利地出生了,被移放到阿尔杰寄过来的新型的孵蛋机中。

    “爸爸,蛋蛋里面的会是弟弟还是妹妹?”狄索非常兴奋地围着他们家的蛋,那表情就恨不得凑过去舔两下——图泽斯卡的本能,“听说奥尔德里奇家的蛋孵出来的是个雌性,我也想要有个雌性妹妹。”

    “别想了!”刚生完蛋后的原桐毫不留情地戳碎了儿砸不合时宜的美梦,“听说图泽斯卡的基因太霸道,是没有雌性的。”

    狄索不相信,妹妹多好啊,又软又萌,特别是要有一个像妈妈一样的妹妹,他一定会将妹妹宠上天,将来还会帮妹妹去绑一个老公回来娶。不相信的狄索少年特地去问了阿尔杰和阿多尼斯,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样后,依然不死心,打算围观他们家的蛋破壳,一定要看看到时候从蛋里爬出来的是雄性还是雌性。

    过了几个月,蛋蛋里的小生命在众目睽睽中终于破壳了。

    首先是一只嫩嫩的爪子先捅破蛋壳出来,接着蛋壳被一个小脑袋顶着缓缓上升,双爪攀在蛋壳边沿的小家伙顶着一身的蛋液,一点也不怕生地瞅着朝蹲在面前的人,嫩嫩地叫了一声:

    “咕”

章节目录

宠妻如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雾矢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雾矢翊并收藏宠妻如令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