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女都是债,卫熠觉得这句话真是所言不假。

    阿福怀孕的时候就很不舒服,她一向养得好,按理来说不应该这样艰难,但偏偏这孩子就是折腾人。

    从怀上孩子开始,阿福就开始胃口不好,她那么爱吃的人,那段时间看见油腥就要吐,卫熠每天陪阿福吃饭都提着心,盼望着她今天可以多吃一点,尚膳监的压力与日俱增,每个人都受过皇帝陛下的申斥,要不是皇后拦着,尚膳监人受的板子都要无计其数了,随着肚子一点点的变大,阿福却瘦了下来,她憔悴的厉害。

    卫熠心疼的不行,阿福还开玩笑“这下不用减肥就瘦了。”

    她说这样的话不过是安慰卫熠,其实她心里也担心的很,她担心自己这样吃不下东西,没有办法给孩子提供足够的营养,每天强逼着自己忍着恶心往下吃东西,哪怕是吃完就吐呢,多少能吸收一点营养。

    这孕吐好容易在江南名医和长公主秘制酸梅下好转了,她也吃得下东西了,脸上的小肉肉也长回来一些了,但是卫熠还是一点也不敢放松,阿福那段时间特别嗜睡,虽然华安长公主说自己当年怀孕的时候也是这样,但是卫熠还是害怕的很,第一回两人说着话呢,他一回头阿福歪在椅子上没动静了,卫熠毫无形象连滚带爬的过去,他以为阿福晕过去了。

    这样折腾了九个月,终于到了预产期了,阿福前期瘦下去的肉,都在后期补回来了,但是卫熠却是实打实的瘦了整整一圈,他表面上一无所惧,其实自己知道自己的心理缺陷,他心里总有忧虑,他总是担心阿福会不见,阿福好好的时候,他尚且有这样的担心,阿福不好受的时候,他更是受不了,最严重的时候他晚上看着阿福睡觉时候皱着的眉头,脑子里的胡思乱想吓得他不能入睡,他甚至偷偷问过太医,要是不要这个孩子,对皇后的身体有没有影响,把太医差点吓死。

    阿福进了早就准备好的产房,卫熠在外面等着。

    先开始阿福还挺镇定的,还吩咐喜乐给自己端一碗红糖鸡蛋吃,过了一会,阵痛一阵阵加大,她就坚持不住了,那痛苦如同浪潮一袭来,不断加强,不断绵延,阿福几乎觉得自己要在这样漫长的疼痛中死去了,她死死抓住床单,竭力用唯一清醒的情绪听着接生嬷嬷的话使力。

    卫熠先开始还站在门前,然而阿福第一声喊疼出来的时候,他就忍不住了,果断推门就进去了,进去的时候被门槛一绊腿软的险些摔倒。

    他进来的还不能过去给接生嬷嬷碍事,只能在旁边看着,阿福嘴里胡乱的叫着,她喊着疼,喊着母亲,喊着小火苗,卫熠不断的想往前去,太监总管拉着他不让他动,卫熠整个人都要崩溃了,他觉得这是自己带给阿福疼痛和伤害。

    还是平安上去拍了桌子,说您这是在碍事,才让卫熠安静的坐下了,他死死的盯着阿福那边,记住阿福现在受过的每一分苦痛,这都是为了自己而承受的。

    阿福生的并不顺利,她前期吃不下东西,后来能吃下了,肚子也没有多大,也就是正常大小,没想到里面这是两个孩子。

    好容易屏风里面传来一阵孩子得哭声,卫熠从椅子上蹦起来。

    嬷嬷出来报信“恭喜陛下得一千金。”

    嬷嬷心里还有点怕陛下不高兴,说了句“先开花后结果,姐姐领着弟弟跑。”

    卫熠心里倒是很高兴的,他想着阿福终于不用疼了。

    他满心欢喜的等着里面料理一下,自己就可以进去看阿福了。

    结果没一会嬷嬷手上全是血,刚才的喜意一点也没有的出来“皇后娘娘肚子里还有一位龙子,但是娘娘已经没有气力了。”

    “接着说。”卫熠深吸一口气。

    “现在可以用药,最大程度的催发娘娘的力量,但是对娘娘的身体有害,若是不用药就只能看娘娘的意志力了,孩子就······”

    人们心里一跳,华安长公主赶来的时候正听见这个消息,她心里也是一颤,从心里对于她来说,当然是女儿更重要,但是在皇家,总是龙子更重要的,华安长公主还没来得及盯着卫熠施压呢,就听见卫熠干脆利落的道。

    “朕要皇后平安无事。”他看着嬷嬷的眼睛,握拳的手微微发着抖。

    屏风外面的人们揪心不已,刚出生的长公主在外祖母的怀抱中大声的哭泣着,仿佛也在担心母亲和弟弟的命运。

    当然,上天不会这样残忍,虽然过程很煎熬,但是总归还是母子平安了。

    阿福醒来的时候,卫熠在床边守着,他一天一夜都没合眼了,生怕阿福有什么需要,自己注意不到,就死死的在床前盯着。

    “宝宝呢?”阿福微笑着问。

    卫熠愣了一下,回头问总管“小皇子和小公主呢?”

    总管心中也是有些无语,陛下光顾着守着皇后了,两个小孩他还一眼没看呢“在侧殿,华安大长公主在那边看顾着。”

    阿福瞪小火苗一眼,知道他定是没反应过来。

    “去和姑姑说一声,阿福醒了,把孩子也抱过来看看。”

    “别”阿福道“别招了风,等白天天气暖和了再抱过来吧。”

    总管也知道陛下是从来不会反驳皇后娘娘的决定的,点点头出去了。

    ······

    出生的时候就够折磨人了,抚养孩子长大的过程也不轻松。

    阿福生了一对龙凤胎,名字卫熠早就准备好了,长女起名叫卫长歌,儿子起名叫卫潇然。

    先开始卫熠顾不上这两个孩子,一直专心看顾着阿福这边,等到阿福身体养的差不多了,孩子也搬到这边来了,阿福发现卫熠有点抵触两个孩子,要不是自己抱着孩子得时候,卫熠从来不主动说要去看。

    晚上夫妻二人躺在一起的时候,阿福就问了“阿熠,你不喜欢两个宝宝吗?”

    卫熠摇摇头,道“没有,我喜欢的。”

    “可是······”阿福把自己的观察说了。

    卫熠沉默了一会,低声说“我就是很害怕。”他只要一看见两个孩子就想起当时的惊心动魄,那是他一生中最无能为力,最接近失去阿福的时候。

    阿福有些心疼的握住他的手,没再说什么。

    阿福总是抱着两个孩子一起玩耍,时间长了,卫熠也适应一点了,对于孩子们的关注度这才正常起来。

    虽然是龙凤胎可姐弟的性格一点也不一样,姐姐爱哭爱闹,中气足嗓门大,还特别娇气,有一回卫熠一进殿门就听见女儿的哭声,他过去一看,阿福正在旁边笑呢,卫熠不明白原委,一问才知道,女儿刚才抓着弟弟的手咬了一口,然而她自己也没长牙呢,大概是太用劲膈到了牙床,她弟弟没什么反应,姐姐倒先委屈的不行。

    虽然是一同出生的,但是姐姐要比弟弟大一号,弟弟反而瘦一点,小潇然不爱哭闹,只有有需要了才哼唧两声,用阿福的话说,这小子一副嫌弃脸,台词就是你们这些愚蠢的凡人啊。

    两个孩子渐渐长大了,女儿的长相柔和了两个人的优点,但是和他们两中的单独一个并不相像,儿子眉眼处长得反而像阿福,就因为这个,这孩子后来犯错闯祸,卫熠一看他眉眼就不舍得重重责罚了。

    其实教养小孩子真的是一件难事,一般人家都是严父慈母,但在宫中反而是严母慈父,对于女儿,卫熠当然是狠不下心来,虽然这个女儿淘气的很,对于儿子卫熠虽然要求严格,但是碍于儿子的眉眼长得太像阿福,他也舍不得责罚,所以常常是阿福下命令去惩罚。

    公主封号柔嘉,实在是想让她温柔一点,不要天天带着弟弟爬树翻墙了,虽然你弟弟只是在底下看着。

    柔嘉是真正的天之贵女了,阿福当年虽然帝后宠爱,毕竟是郡主,柔嘉是正儿八经的嫡长公主,简直是阖宫之力都要宠着这位小公主,索性还有阿福把着大方向,要不然这孩子将来又是一个混世魔王。

    小儿子毕竟安静,虽然柔嘉长公主反应“是弟弟告诉我点心放在尚膳监的,是弟弟告诉我有小宫女给父皇抛媚眼的。”然而大家并不相信,所以看出潇然的腹黑性格了吧,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卫熠对于自己的一双儿女是很自豪的,女儿活泼可爱,儿子聪慧稳重,然而有的时候,孩子的问题还是会让人有些尴尬,比如我是哪里来的?

    柔嘉蹦蹦跳跳进来的时候,卫熠正抱着阿福要亲亲呢,柔嘉欢快的上来问“我要有弟弟了吗?还是要有小妹妹?”把阿福弄了个大红脸,命令卫熠这个月都滚去睡书房。

    “你怎么知道会有弟弟妹妹的?”

    “不是亲亲就有弟弟妹妹吗?”柔嘉长公主表示这不是事实吗?

    “额不是的。”

    “那我是怎么来的呢?”柔嘉很有探究精神的进一步询问。

    “这个······你长大就知道了。”卫熠只能这样解释。

    后来阿福告诉柔嘉“因为你爹爹很爱我,我也很爱你爹爹,然后就有了你和弟弟,只有两个人结婚相爱才会有小宝宝。”

    柔嘉似懂非懂的点了头,心中记住因为相爱才有宝宝。

    岁月过的总是很快的,两个孩子也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和英姿勃勃的少年。

    到了定亲的时候,父母们更要费心,这个不好,那个不成,反正是都配不上自己的孩子。

    没想到两个孩子都有自己的主意,柔嘉跑到阿福这边来,大大方方的说“我选好人了。”

    阿福心中也纳闷“你选上的人是谁?”

    “那个守门的侍卫,他还帮我从树上摘果子呢。”

    阿福安抚了女儿一下,把女儿送走,把事情和卫熠说了,守门侍卫的身份实在是有些低,而且也得让卫熠查一查,是不是这人哄骗了自己的姑娘。

    正好小太子在,就把这件事也告诉了他,太子无奈的望天“我和笨长歌说过很多遍了,不是所有带着佩剑的都是侍卫,她一直也分不清。她说的应该是英国公府的嫡长子,受封亲勋翊卫羽林中郎将,她和我说过一次,我去查的。”

    这下身份倒是够了,但是还要担心本人靠不靠谱。

    小太子道“我查的还行,名声不错人也努力,但是我查的不深,父皇还是再仔细查查比较好。”

    卫熠派人查了查,确实不错,家风人品都是好的,他的师傅是裴玥的夫君甘将军,也说这孩子十分的踏实努力,又反复挑选之后,帝后二人觉得不错,就先让小太子去探探他的意思,虽然可以直接下旨吧,毕竟是要结亲,最好还是他也喜欢比较好。

    让小太子没想到的是,这人居然婉拒了,是人都知道柔嘉长公主使帝后的心头肉,而且就算小太子觉得长歌不像别人说的那么完美,那也不是别人能嫌弃的,他心中就有点怒“卿为何?”

    “臣已心有所属,愿等她从宫中放归之日迎娶。”

    “宫中?”

    “那人是宫中的女侍,臣曾见她一面,她央臣帮忙摘果子。”

    太子不明显的翻了个白眼,也懒得绕圈圈“那就是柔嘉长公主,孤的姐姐。”

    “啊?”

    “那孤刚才说的事情。”

    杨赟有些晕,还是反应过来了“臣愿意,臣一万个愿意。”

    柔嘉出嫁之后,全国上下都盯着太子的婚事,家里有女儿的是使劲了浑身解数想要让皇后知道,帝后二人感情甚笃,这么多年宫中连个嫔妃都没有,更没有什么庶子,嫡子也只有这一个,谁嫁给了太子,那就是妥妥的下一任皇后啊。

    谁也没想到一向稳重严肃的太子,婚事居然比他姐姐还难办,主要是他喜欢的人。

    他想娶的人不是什么官家女子,就是长安城中的一位小家碧玉,姓安名曦晗,家里开了一间药房,对于平民百姓来说,姑娘家里条件也不错,小富人家,但是对于太子来说,着拍马也追不上啊。

    卫熠端坐案后,卫长歌站在殿下,父子二人沉默的对视。

    卫熠看得出儿子眼中的认真,理智告诉他应该拒绝,但是他想起很多年前,自己也站在那个位置,看着自己的父皇,希望父皇能给与自己支持。

    他沉声道“你认定了?”

    小太子如同他当年一样坚定的点头。

    “我给你五年时间,到你二十岁那年,去做吧,让别人不敢质疑你的决定,如果二十岁的时候还做不到,我就会为你选择妻子。”

    太子跪下行礼“谢父皇。”

    阿福知道了之后,只和儿子说“去做吧,下定决定就不要后悔,做个顶天立地的人,承担你每一个决定的后果,如果你后来又觉得后悔了,觉得这不过是你年少的冲动,那才是丢人。”

    后来怎么样了呢?

    太子十八娶妻安氏,安氏性文静,侍上孝顺,对下有礼,夫妻和睦,时妇之典范。”

    ——《大周史记》

    ------题外话------

    千万不要不好意思拒绝别人的追求,我特么最近就因为这个被烦死了。

    亲爱的,你们以后一定要考虑好,不喜欢就明确的拒绝,其实我说的够明确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弄得好像是我把人家辜负了似的。满心的吐槽,还没法子说,气哭。

    我最讨厌给别人传播负能量了,说的好像很轻松,其实这几天我整个人都被气傻了,妹子们一定要擦亮眼睛。

    希望你们都能幸福。

章节目录

贵女明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木芙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芙蓉并收藏贵女明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