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坦丁堡,皇宫。东罗马帝国皇帝,菲利浦克斯饮,极是欢娱。

    “来,我们干了这杯!”菲利浦克斯举起酒杯,声音很高,极是兴奋:“自从查士丁尼之后,罗马帝国丢土失地,国土失去大半,如今,小亚细亚已经收复,叙利亚、埃及收复只是时间问题。罗马的荣耀由我们重铸,我们应该更加努力!”

    不能怪菲利浦克斯幻想,实在是萨斯禀报的消息太好,由不得他不高兴。自从查士尼之后,东罗马帝国一直过着屈辱的日子,丢土失地不说,还给敌人压着打,尤其是大食崛起来,更是把东罗马帝国的土地进一步削弱。

    一百多年来,东罗马帝国每况愈下,就没有扬眉吐气的时候,如今,荣耀重光在即,他们能不高兴么?兴奋得好象过年似的,一众君臣聚在一起,饮宴庆祝。

    “重铸罗马帝国的荣耀!”群臣大声吼起来。一齐举杯:“陛下,干!”

    菲利浦克斯美美的饮干杯中酒,放下酒杯,问道:“贝卢,你现在有何话可说?”

    贝卢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虽有不甘,仍是不得不认错:“陛下,我错了。还是陛下英明,料事深远!”

    “哈哈!”菲利浦克斯得意的摸着胡须,开心的笑了。

    “陛下!陛下!”菲利浦克斯的笑声刚停,只见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冲了进来,急急惶惶的叫起来。

    菲利浦比克斯定睛一瞧,不是别人,正是萨斯。此时的萨斯浑身是血,左肩上一道老长的伤口,鲜血还不断在往外渗。萨斯一见菲利浦比克斯之面,好象落水的人抓住稻草般,喘着粗气道:“陛下,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出了什么事?”菲利浦斯眉头一挑。急忙问道。

    萨斯结结巴巴地回答:“陛下。唐人打来了!请陛下早做准备!”

    “什么?唐人打来了?这怎么可能?”菲利浦克斯猛地站起来:“你不是禀报说一切顺利。收复埃及和叙利亚指日可待么?”

    这问题正是群臣心里所想。不由得盯着萨斯。焦急地等待他说话。

    “陛下。一开始收地是很顺利。我们收复小亚细亚没有遇到一点问题。”萨斯开始述说经过:“收完小亚细亚。我就带领军队南下。准备收复叙利亚、埃及。哪里想得到。在路上遇到唐人地大军。他们好多人呀。差不多有三十万。是我们地三倍。我们给包围了。是我拼死冲杀。方才逃出来。陛下。你瞧。我这身上地伤。一身地血。”

    心里想地是:“要是实话实说。十万大军给人家三万军队打得大败而归。太也丢人了。多说点。才能保全面子!至于我身上地伤。那也是我自己弄地!我逃出战场时。一根汗毛也没有毁坏!”

    他这一私心可是让菲利浦克斯心胆俱寒,脸色大变,苍白如纸,差一点摔在地上,颤声问道:“真的三十万?”

    “真的!”萨斯立即肯定的圆谎。

    “三十万,这可如何抵挡?”菲利浦克斯的额头上渗出了冷汗,抹了一把,手上全是亮晶晶地汗水,喉头发干,一个劲的道:“当年大食进攻,他们也才十几万军队,唐人却来三十万。要是十几万的话,我们还能抵挡,三十万,该当如何抵挡呢?”

    一众群臣你望望我,我望望你,谁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置。

    还是萨斯道:“陛下,赶紧逃吧。”

    “对!逃!”群臣齐声响应。

    此时地东罗马帝国虽以正统的罗马自居,却一点也没有罗马帝国时期那种勇猛无畏精神,他们只知道芶活,却不想恢复旧地,连一战的勇气也没有。他们失去了他们祖先那种一往无前的勇气,也许,这才是东罗马帝国数百年偏安地原委所在。

    还是贝卢清醒,提醒道:“陛下,帝国的国土狭小,早已不复以前了,我们能往哪里逃?再说了,帝国境内还有比君士坦丁堡更坚固的城市吗?没有!只有在君士坦丁堡里才是最安全的。”

    这话立即提醒了菲利浦克斯,不住拍额头:“对对对!你说得太对了!君士坦丁堡是帝国内最坚固的城市了,这世上就没有比君士坦丁堡更坚固的城市了!没有了,也不可能有!我们就在这里,和唐人决一死战!”

    一想到君士坦丁堡地坚固,群臣的惊惧全然不存,又恢复了镇定自若地状态,七嘴八舌的嚷起来:“唐人再凶悍,能奈君士坦丁堡怎样?”

    “那个阿提拉那么凶残,还不是止步在君士坦丁堡城下!”

    “大食也受挫于此,还损失了二十多万军队!”

    士坦丁堡绝对是西方世界最坚固地城市了,然而,并不是没有可能攻破。阿提拉就有一个攻破君士坦丁堡的良机,只不过,他没有抓住。曾经一场地震,把君士坦丁堡地城墙给震塌了不少,当时,阿提拉和东罗马帝国正进行战争,要是阿提拉趁机赶到君士坦丁堡城下的话,肯定一举破城。

    只是,他并没有去。等他后来率军到达时,君士坦丁堡已经给修复,阿提拉错失了千载难逢的良机,不得不把打击对标改为西罗马帝国,才有后来的事情发生。

    “你们

    们该如何打这一仗?”菲利浦克斯问计了。

    萨斯为了献媚,抢先道:“陛下,我们还是用对付大食的办法。坚守城池,等海军赶来,再前后夹击,有希腊火助战,这一仗必胜!”

    当年,大食进攻东罗马帝国,十几万军队受挫于坚城之下。而同时,大食的海军与东罗马帝国的海军在地中海大战一场。凭借希腊火的犀利,东罗马帝国的海军打败了大食海军,然后回头,海军登岸,前后夹击大食军队,才使得大食军队惨败。

    士坦丁堡离海不远,这是一条不错的计策,立即得到众人的响应,这事就定了。

    “来!吃饱喝足,我们和唐人大战一场!”菲利浦斯端起酒杯,递给萨斯道:“萨斯,你大战一场,辛苦了!来,喝了这杯酒!”

    败军之将居然有此殊荣,这是没落帝国的通病,一味偏安地东罗马帝国也例外。

    萨斯谢一声,接过酒杯,一饮而尽,喜滋滋的谢恩:“谢陛下!”

    “那就是君士坦丁堡?怎么这么小呢?要五六个才能比得上长安吧!”程晓天在望远镜里把君士坦丁堡打量一通,不屑的一撇嘴,讥嘲起来。

    长安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达到百万人口的“超级城市”,其规模、繁华程度远非同时期的西方城市所能比,是君士坦丁堡的六倍大小,是稍后的巴格达八个那么大。

    作为唐人,见惯了长安的宏大与繁华,自然是对西方人眼里不可一世地君士坦丁堡不屑一顾了。

    程晓天的话,正是一众将军要说的,不由得开心的笑起来:“是呀!就这么屁大的城市,还说如何如何坚固。大食攻下来,并不说我们攻不下来。即使我们没有火炮,光是车弩就能攻下来了。我们现在有了火炮,要攻下来,易如反掌!”

    唐军地车弩也是攻城的利器,就是不如火炮犀利,得到火炮之助的唐军更是如虎添翼。

    “监军,下令吧!”程晓天不住搓着双手:“这一仗,我们一定要打出威风来!”

    陈晚荣放下望远镜:“传令:围城!”

    命令一传下,唐军开始围城。唐军地行动非常迅速,只一会儿功夫,就把君士坦丁堡围了个水泄不通。

    菲利浦克斯君臣站在城头上,看着唐军围城,他们虽然不如他们罗马祖先那般英勇善战,不过,他们还是看得出,唐军的动作非常快,组织得非常好,整个过程迅速而井然有序。这点,远非东罗马帝国的军队所能及,就是打败他们的大食军队也是做不到。

    能如此迅捷动作地军队,可能只有罗马巅峰时期的军队了。

    这是他们从来没有对阵过的大军,一众人不由得脸上变色。菲利浦比克斯吸口气,镇定一下心神,大声道:“有请你们的将军说话。”

    一个通事翻译过来,陈晚荣策马来到城下,一抱拳道:“罗马帝国的皇帝陛下,我是大唐的监军,我正告陛下,赶紧开门投降,要不然,等到城破之日,后悔莫及。”

    菲利浦斯一脸茫然地望着陈晚荣,等到通事翻译完,他的嘴角一扯,高声道:“大唐地将军,你也太狂妄了。你也不看看这是哪里,这是君士坦丁堡!不落的雄城!数百年来,就没有人攻下来!凶残地阿提拉败于此城之下!善战的大食人在此城之下损兵折将。我劝告你,赶紧把你地人马撤走,要不然,你一定会后悔!”

    等到通事翻译完,不等陈晚荣说话,菲利浦克斯又道:“你们在撤走之前,得把小亚细亚,埃及、叙利亚归还给我们。要不然,我一定派出大军,从后追击,让你们匹马不得回去!”

    “哈哈!”一众大臣自恃有坚固的君士坦丁堡,大声嘲笑起来。

    通事一译完,程晓天勃然大努,刷的一下拔出横刀,喝道:“井底之蛙,也敢猖狂!等城破之后,我要杀个鸡犬不留!”

    听完通事的翻译,菲利浦克斯指着程晓天,尽情的嘲笑起来:“将军,你的愿望会给实现,要是你长有翅膀,能飞进城来的话!请问将军,你有翅膀吗?这可是君士坦丁堡!不是大马士革!”

    程晓天又要叫骂,陈晚荣挥手阻止他,对通事道:“请你告诉皇帝陛下,我们和他们之间,总有一方会跪地求饶,当然,不会是我们!”

    “总有一方会跪地求饶,当然,不会是我们!”菲利浦克斯君臣断章取义,大声嘲笑。萨斯更是一竖大拇指:“富有哲理,将军,你是学哲学的吧?”

    调侃的话,又惹来一通轰笑。

    “火炮,准备!朝他们轰!给老子轰死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杂碎!”程晓天怒气冲天,气恨恨的把头盔砸在地上。

    战阵说话,不过是古代战争的一种惯例,没想到东罗马帝国君臣是如此的下作,陈晚荣也是来气了,右手一挥道:“火炮准备!给我轰!狠狠的轰!要他们知道,君士坦丁堡在大唐地利器面前,不过是一张纸!”

    菲利浦克斯君臣的话,不仅让陈晚荣他们生气,就是唐军兵士也是来气,炮兵们更是准备送一份“大礼”给他们,闻令而动,把火炮瞄准菲利浦克斯君臣,对着他们是一个排炮打了过

    自从分兵之后,炮兵就给分成几部分,杨思、高仙芝带走一部分,在大马士革有一部分,陈晚荣带到君士坦丁堡的火炮有四百门。

    威力虽然不能与一千门火炮齐发时相比,也是相当可观,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炸之后,菲利浦克斯君臣不少人给当场炸死。

    菲利浦比克斯本人给气浪掀翻在地上,屁股摔得生疼,手忙脚乱的爬起来,不住摸着屁股,嘴里嘀咕起来:“上帝显灵了,雷打得这么响!”

    到现在,他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虔诚的在胸口划了个十字。这才发现眼前情景是一幅他从来没有见过的惨景,残肢断臂,破碎的内脏还在博动。而适才与他一起嘲笑唐人地大臣更是死伤惨重,就是萨斯也是给炸掉半边身子,已经气绝。

    “上帝呀,您赶快制服撒旦呀!”菲利浦克斯卟嗵一声跪在地上,向上帝祷告。

    撒旦是魔鬼的意思。菲利浦比克斯没见过火炮,不知道这是唐军的利器,还以为是恶魔在肆虐。

    就在祷告之际,只见一团火网落在城头上,一个接一个的火球闪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接二连三地响起,震得他的耳朵嗡嗡直响。

    菲利浦克斯终于清醒过来了,这不是什么撒旦,是唐军的利器。吓得屁滚尿流,手忙脚乱地逃到远处,直勾勾的看着唐军轰炸。

    一连几轮轰炸之后,城墙依然坚固,没有崩塌,菲利浦克斯惊惶的心终于安定下来,心想:“只要城墙在,君士坦丁堡就在!”

    事情的发展远非他所能想象,唐军一连十几轮轰炸过后,城墙就出现裂逢了,再几轮排炮打过去,传出“轰隆隆”地巨响,沙飞石走,烟尘弥漫,坚固的城墙就垮掉了。

    等到烟尘散去,菲利浦克斯一双眼睛死盯着缺口,打死他也不相信,数百年来固若金汤的君士坦丁堡城墙居然会垮掉,长声大叫:“不!这不是真的!”

    贝卢最先清醒过来,大声喝道:“布阵!不能让唐人冲进来!”

    东罗马帝队原本对坚固的君士坦丁堡有着无上的信心,现在城墙居然垮了,士气大受打击,很是惊慌,忙乱了半天这才在缺口边布好阵势。

    然而,让他们意外地是,唐军并没有从缺口冲进来,而是继续进行轰炸。

    这是扬威之战,陈晚荣自然是不会疼惜炮弹,决定要把君士坦丁堡轰成废墟。君士坦丁堡是西方人眼里不落的雄城,若是给唐军轰成废墟地话,对西方人的士气打击非常大。

    火炮继续肆虐,一直打天黑,给轰坏地城墙已经有好长一段了,不下五里之宽。如此之宽的缺口,东罗马军队无论如何也是不可能守住,菲利浦克斯叹息一声:“求饶地居然是我们!投降吧!”

    命令一传下,原本就士气不高的东罗马帝队纷纷扔下武器,跪在地上,双手高举在头上,大声喊道:“我们投降!我们投隆!快停下来,这是要命!”

    “哈哈!他们投降了!”程晓天看在眼里,喜在心头,嘲笑道:“这帮兔崽子,居然连打一仗的意思都没有,这仗打得没劲。”

    “那就来点提劲的!”陈晚荣命令道:“火炮前移,对着人群开炮!把他们通通炸死!”

    不是陈晚荣嗜杀,而是在君士坦丁堡的威风越足,以后进攻欧洲也就越顺利。战场上的威风,要用鲜血来铸就!

    炮兵得令,把火炮前移,对着人群就开炮了。

    那些跪着等待受降的东罗马帝国兵士给炸死炸伤无数,幸存者四处逃蹿!只是,他们的身后却是一幅惨烈的战争画面。

    火炮不断变动动置,对着城里猛轰,凡给轰过处,必是一地碎裂的尸体,没有一具是完好的。地上的鲜血不住涌动,在残阳照射下,格外美丽。

    陈晚荣用望远镜观察,只见此时的君士坦丁堡乱成了一锅粥,人喊马嘶,躲避要命的炮弹。也许是因为麻木了的缘故,人群先是四处躲避,到后来,干脆跪在地上,不住划十字,向上帝寻求庇护。

    差不多了,再炸下去已经没有意思了。陈晚荣这才传下命令,要通事翻译:“大唐接受你们的投降!”

    城里立时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欢呼声:“大唐万岁!”

    原本以为死定了,没想到,唐朝却接受了他们的投降,人人生出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这是上帝的恩赐,是唐朝的恩德,他们不期然的就喊出来了。

    “进城!”陈晚荣传下命令,唐军秩序井然的进城。

    陈晚荣打量着开进城的唐军,心想:“东罗马帝国一再失地,没有战略纵深,都城一破,等于是亡了。更重要的是,君士坦丁堡在西方人眼里是不落的雄城,此城一破,西方人必然破胆。到时,会有很多西方人向我们投降,不战而下者不在少数!最重要的是,君士坦丁堡是连接欧亚大陆的咽喉,我们控制了这里,等于是踏上了欧洲的土地。而此时,欧洲处于黑暗时期,根本没有力量与大唐对抗,华夏文明照亮西方的黑暗是必然的结局!”

    全书完)

章节目录

化工大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殷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殷扬并收藏化工大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