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扬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美梦被打断, 她抬头, 不满的拧着眉。

    小团子听到电话铃声,怕吵到妈妈睡觉, 从房间里箭步冲出来,到了电话机跟前, 还没看清号码就拿起话筒。

    几秒后, 就听他奶声奶气的说:“谢谢,不需要。”

    挂了电话, 对着苏扬无奈的说道:“是卖门面房的。”

    他经常接到这样的电话, 爸爸已经教过他怎么回复。

    苏扬望着他,意识回笼, 再低头看看面前,手绘稿都被枕的发皱, 刚才在手绘r729系列的宣传片, 画着画着, 就睡着了,还做了个梦,梦到她和蒋百川的初恋时光。

    他背着她轧马路,聊人生。

    小团子端了一杯温水过来:“母后大人请用茶。”

    苏扬坐起来, 发觉身上有条毛毯,不用想就是小团子给她盖的, 她揉揉脖子, 接过水杯。

    “跪安吧。”

    小团子转身就要去房间玩游戏, 又被苏扬喊回来:“蒋易初,你爹呢?”

    “我爸去公司了,说很快就回来。”

    苏扬点点头,喝了口水,又把水杯递给他:“水有点热。”

    小团子又去厨房给她兑了点冷开水。

    苏扬拍拍自己的腿,示意他坐过来,她笑着说:“听说你前几天为情所困,现在解决的怎么样了?”

    小团子趴在苏扬腿上,手托着腮,开心的说:“跟我女朋友和好了,好男人不能喜新厌旧。”

    苏扬没忍住,‘噗嗤’一声,小团子抽了张纸巾给她擦擦嘴,忍不住嫌弃:“你怎么跟小糖果一样,还流口水!”

    苏扬还是忍不住想笑,用力揉揉他的脑袋,又捏捏他的腮,最后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小团子无奈的眼神:“...”

    做男人真的好难,在幼儿园要哄女朋友,回家还要哄妈妈。

    蒋百川晚上临时参加了个饭局,回家已经很晚,小团子和小糖果已经睡着,苏扬没睡,在客厅的沙发上继续画手绘图。

    这次的手绘图像个连续剧,所有场景都在她脑海里重播。

    蒋百川开门,苏扬闻声从沙发上爬坐起来。

    “怎么在客厅?”

    “因为能第一眼就看到你呀。”

    蒋百川笑,把外套挂起来,边走边把衬衫的纽扣松开几粒。

    “下午睡到几点?”他去公司时,她睡的正香,他就没喊醒她。

    “四点多。”若不是被电话铃声吵醒,她还能再睡一会儿。

    她张开手臂,蒋百川弯腰抱抱她,“我去洗澡,晚上喝了点酒。”

    苏扬在他脖子里嗅了嗅,“我喜欢闻这个味。”

    淡淡的酒精夹杂着清冽的气息,还有似有若无的烟草味。

    蒋百川抬起她的下巴亲上去,他舌尖的酒味全部进入她的口腔,离开他的唇,她还是吊着他的脖子,“我今天下午做了个梦。”

    “什么梦?”

    他抵着她的额头,轻轻蹭着她的鼻尖。

    “我喂你吃冰淇淋的梦,就是第一次在公园喂你吃冰淇淋,我又做梦梦到了。”

    瞌睡之前,她一直在想着‘我学会了看,世界变美了’的构思,很多画面她取材于十几年前拍摄的视频。

    而那些视频又是在他们第一次互喂冰淇淋的下午,想的多了,就连做梦时都是那些画面。

    蒋百川咬了咬她的鼻尖,“苏扬,我现在才发现,你以前挺坏的。”

    苏扬笑,“我怎么坏了?”

    “每天都给我挖坑,每次都挖好多个。”

    这么多年,掉进她的坑里,他再也没爬上来。

    她随意的一句话,对他来说就是坑。

    她说只要跟他在一起,哪里都一样,还说唯一的愿望就是嫁给他,跟他过一辈子。

    最想做的事就是做他媳妇,做他孩子的妈。

    这些话,他全都记得。

    蒋百川弯着腰,有些累,坐下来,将她抱在腿上。

    苏扬问他:“那我现在给你架个梯子,你上不上来?”

    “不上去了,上去后又会掉进你挖的另一个坑里。”

    苏扬笑。

    亲了下他的喉结,“我现在想吃冰淇淋。”

    “大冬天的,不许吃。”

    “想吃。”

    “不行。”

    “你喂我吃。”

    “...那我下楼去买。”

    苏扬穿上衣服陪他一起去。

    冬天的午夜,大街上的人并不多。

    一阵寒风吹来,苏扬缩着脖子,不由往蒋百川怀里钻。

    蒋百川解开风衣的纽扣,将她裹进怀里。

    苏扬环着他的腰,抬头:“这样不好走路。”

    “那就走慢点。”

    苏扬嘴角弯着,眼睛带笑。

    他们配合的还算默契,她退一步他就上前一步。

    他们已经好几年没有像这样大半夜在街头腻歪,自从有了孩子,更多的精力和时间都放在了两个孩子身上。

    蒋百川提起女儿的名字,“我爸下午又打电话给我,让我去把小糖果名字改了。”

    说他给女儿取的名字太随意,不负责任。

    苏扬:“那你改不改?”

    蒋百川:“不改,我觉得好听。”

    又问苏扬什么意见。

    苏扬说:“我也喜欢蒋小溪这个名字。”

    然后问他:“那你怎么跟爸说的?”

    蒋百川:“我说我准备把团子的大名也改了。”

    苏扬知道蒋百川怼自己爸爸从来都不口下留情,便好奇问道:“你跟爸说要把蒋易初改成什么?”

    “改成蒋大海。”

    苏扬笑了出来,“爸估计要被气的犯高血压。”

    蒋百川:“由小糖果给他压着,高不起来。”

    小糖果就是蒋父的心头肉,捧在手里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就是去国外,也要每天打电话,还要跟小糖果视频。

    买了冰淇淋回到家已经凌晨十二点半。

    蒋百川先去冲了澡,出来后就喂冰淇淋给苏扬吃。

    两人嘴对嘴喂着,才吃了几口,就没心思再吃冰淇淋,两人回到楼上,刚进卧室就缠在一起。

    从卧室门口一直亲到床上。

    衣物褪去,蒋百川埋头在她的胸前,细细咬着,慢慢挑逗。

    他说:“冰淇淋没你好吃。”

    “...”

    苏扬没忍住,嗯了一声。

    很快,她的身体湿滑,蒋百川进入时,她的双腿攀上他的腰。

    蒋百川的身体在她的身体里冲撞,他专注的眸光攫住她的视线,两人的眼神就这么无声的纠缠着。

    谁也没说话。

    就跟他们的第一次一样,深刻到骨髓里。

    翌日。

    苏扬起床后腰酸腿疼,感慨岁月不饶人。

    蒋百川笑,说下回注意。

    把她拉起来,给她穿衣服。

    苏扬扯过衣服:“我自己来吧,你去看看团子和糖果。”

    蒋百川:“团子和糖果都起来了,团子正在教糖果说话。”

    他拿过她手里的衣服替她穿上。

    苏扬双手扣住他的脖子,懒洋洋道:“教糖果说什么呢?”

    “教糖果喊爸爸。”

    这个小笨蛋,除了会喊妈妈和奶奶,其他的都不会喊。

    小糖果会喊爸爸是在一岁零两个月,正值初夏,那天在蒋父蒋母那边过周末,小糖果围着沙发走来走去,自娱自乐,玩的不亦乐乎。

    蒋百川拿着奶瓶过来,里面是鲜榨的西瓜汁。

    “宝贝过来,到爸爸这里喝西瓜汁。”蒋百川在不远处蹲下来。

    小糖果刚会走路不久,摇着手臂,兴奋的一晃一晃的朝蒋百川走去。

    走近后扑到蒋百川怀里,嘴里喊着:“爸爸”

    蒋百川一怔,反应过来后,抱着小糖果一直亲,最后咬咬她的小脸蛋:“没良心的。”

    这么久才会喊爸爸。

    吃过晚饭,蒋百川和苏扬带着小团子和小糖果去院子里玩。

    小团子和小糖果在草坪上玩球。

    苏扬坐在秋千上,蒋百川靠在秋千的木架上,轻轻晃着她。

    他看着她,思忖片刻,对她说:“童童,明年春天我们举行婚礼吧。”

    孩子长大了,已经可以做他们的小花童,可他还欠她一个婚礼。

    苏扬歪着头,看了他一会儿。

    “我能不能把婚礼推后?”

    蒋百川点头,又问:“想什么时候举行?”

    苏扬又是静默许久才说:“欠到下辈子怎么样?下辈子你再来找我。”她听过一句话,若无相欠,怎会相见?

    所以,如果这辈子他欠了她的,那下辈子,他们一定会再见面。

    这一回,蒋百川沉默的时间比她还长。

    后来,他想对她笑笑,但没笑出来,最后只能用力点点头。

    他们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视线被小团子和小糖果银铃般清脆的笑声吸引过去。

    小团子和小糖果在草坪上打着滚去抢皮球,笑的停不下来。

    蒋百川收回视线,问苏扬:“还要不要继续荡秋千?”

    苏扬笑着点头。

    蒋百川轻轻摇着秋千。

    初夏的微风习习吹来,苏扬散落在肩上的发梢被吹起。

    蒋百川想起多年前她发给他的那条信息:【天上飘着些微云,地上吹着些微风,微风吹乱了我的头发,教我如何不想他。】

章节目录

教我如何不想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筱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筱二并收藏教我如何不想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