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吧。”萧毅说,“稿子给我看看,没关系,到时候我和柴导到最后一排去看你。”

    卢舟没有说话,杜梅拿来稿子,萧毅怕卢舟上场以后还是要忘词儿,说:“能记得么?”

    “能。”卢舟说。

    萧毅说:“别的事情咱们回去再说,我是你捧出来的,你替我拿奖,再合适没有了。”

    卢舟破泣为笑,说:“这是整个团队的奖,当着柴导的面你不能谦虚点?”

    柴导哈哈大笑,摆手道没关系没关系,你们聊,于是和杜梅又出去了,萧毅怪不好意思的,说:“对,是陈老师的作品。”

    卢舟看看萧毅,又看手里的稿子。

    “你等我给你报仇。”卢舟说,“不把齐全和常世青整死我就不在这圈子里混了。”

    萧毅说:“行啊,不过还是先背稿子吧。”

    “还好来了。”卢舟和萧毅在沙发上面对面坐着,卢舟说,“你听黎长征说了什么吗?”

    “没有。”萧毅说,“我只是觉得今天来了,一定会有收获的,不知道为什么,直觉……拍这部电影拍得这么辛苦,虽然受众不多,不过好东西就是好东西……所以……”

    萧毅有点愧疚,这个电影最后没能令卢舟当上影帝,反而成就了他。

    不过人生路漫漫,还很长,今后他们还有太多的时间、太多的机会,可以在一起努力。

    光芒万丈,灯光辉煌,颁奖开始。

    卢舟和黎长征坐在一起,黎长征小声问:“没事吧。”

    卢舟说:“挨揍了。”

    黎长征低声道:“我找人给揍回去。”

    卢舟低声道:“别,我要整到他俩死为止。”

    萧毅坐了一会,头还有点晕,用水漱过口,迪乐敲门进来,说:“走,我带你去看。亚晴要拿奖了。”

    萧毅跟着迪乐,走到会场的最后一排站着,这里全是记者。

    “最佳女主角——”

    密集鼓点声响。

    “宁亚晴!”嘉宾读出这三个字,说,“。”

    全场疯狂鼓掌,不少人激动地大喊,宁亚晴款款走上台,在灯光下漂亮得简直不可一世,容光焕发。

    “今年是你作品爆发的一年。”那位老教授笑着说,“有褒有贬,尤其是在里,你扮演的这个角色卓玛,我看到了来自网友的肯定,当然,也有许多人表示了不同的意见。亚晴,你有什么想对大家说的吗?”

    “有人说。”宁亚晴笑着说,“娱乐圈就是个江湖,刀光剑影,快意恩仇。”

    “对此。”宁亚晴说,“我只想说,付出总会有回报,江湖人,讲究的就是一个自由自在。自由自在地演戏,自由自在的生活,时间会为你证明一切。”

    下面又开始疯狂鼓掌。

    “谢谢陪伴着我成长的所有朋友。”宁亚晴说,“谢谢我的经纪公司,也感谢所有的粉丝。”

    三年前,宁亚晴的第一场女主戏,就是,萧毅看着宁亚晴,一时间感慨万千,不知如何说起,那个时候,她刚刚进组,还要小心翼翼地朝卢舟说对不起,没想到在这三年里,既跟对了导演,又有强大的投资人做后盾,已经成为了影后。

    “有种看着自己的学生出道的感觉吗?”柴导笑着说。

    “有一点。”萧毅忍不住一个人在那里傻乐,确实有点,虽然他并未帮过宁亚晴什么,但是陪伴着一个人成长,那种感情,也是很美好的事。

    有的人成功后就会忘本,有的人则十分念旧,宁亚晴就是念旧的人,出道以后,谁对她好,谁对她不好,她都记得,当年在剧组里,卢舟对她的一点恩情,以及萧毅的几次大度不计较,都令她铭记在心。

    迪乐说:“我听说发财哥跟她闹过绯闻,差点和她翻脸?”

    “对。”萧毅说,“其实舟哥第一场戏的时候和她有点不对付,可能是因为我和她玩得好,舟哥最后才没说什么。当然她演戏是真的很认真,舟哥很尊敬那些有才华而且工作认真的人,不管是不是新人。”

    “谢谢亚晴。”主持人说:“我能问问这句话是谁说的么?”

    宁亚晴对着镜头嫣然一笑,走下台去,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主持人又说:“老师请留步,还有一个奖项请您‘顺便’揭晓。”

    “其实我觉得胡杨的演技不行。”萧毅说。

    迪乐说:“有人捧他,他又小心谨慎,从来不得罪人……”

    “最佳男主角。”老教授对着卡纸,看了一会,又扫视坐在前排的男人们。

    卢舟无奈地笑,望向胡杨,做好准备,身体微微前倾,要起来与胡杨拥抱,恭喜他拿奖。

    胡杨没发现,还在和郑小聪说话。

    “卢舟!”老教授说:“入围作品!”

    老教授的话音落,整个会场内瞬间奏起了的电影配乐,电视墙上,一望无际的黄土高原出现。

    王根宝跪在坟前,拉着二胡的苍凉背影,风卷残叶。整个会场舞台特效刷然变化为萧瑟秋风,漫天黄叶,以及无边无际的长空阔野!

    秋来长天阔,一去九万里!

    全场的气氛爆了,就连萧毅和迪乐说着话,瞬间也愣在当场,迪乐张着嘴,半晌没回过神来。

    卢舟还有点没回过神来,一时间忘记站起来了,镜头转向他的脸。

    “最佳男主角,卢舟!作品!”主持人又笑着重复道。

    卢舟已经完全傻了,那表情有点像个不知所措的大男孩,黎长征马上推推他,让他站起来,卢舟有点迷茫地起身,第一个动作就是回头看,望向观众席最后一位。

    萧毅抱着迪乐,哭得稀里哗啦的。

    郑小聪最先起来,和卢舟拥抱,继而是黎长征,胡杨马上就恢复了镇定,挤出笑容,起身和卢舟拥抱,黎长征拍了拍卢舟的肩膀,作了个示意他快点上去的动作。

    卢舟定了定神,电视墙上景色再变,整个颁奖会场里全是飞舞的花瓣与漂亮的□□特效,现出春天时王根宝家里的院子,儿孙满堂。

    卢舟英俊的面容出现,看着孩子们笑。

    卢舟走上领奖台,眼里带着泪水,音乐停,全场肃静。

    “这样领奖太丢人了。”迪乐在观众席最后说。

    萧毅闭着眼,靠在墙上,忍不住地哭着,一刻也停不下来。

    “卢舟。”主持人笑着说,“我们还是先来颁奖吧,老师请。”

    “这是一个迟到的奖项。”老教授说,“当年你是系里最优秀,也是最勤奋的学生,之后,你在大荧幕上整整缺席了十年,现在又回来了,欢迎你回来,卢舟!”

    全场爆发出一阵疯狂的鼓掌,所有人起哄。

    老教授又说:“希望你以后能在演艺的道路上,坚定地走下去。”

    卢舟忙接过奖,下意识地说:“谢谢老师。”

    全场哄笑,老教授笑着说:“亚晴说得不错,问心无愧,自由自在,努力一定会有回报。”

    主持人做了个手势,说:“卢舟有什么对大家说的?”

    卢舟终于镇定下来了,扫视全场一眼。

    “来了吗?”卢舟拿着奖杯,有点不知所措地举了举,说:“看到了吗?”

    他扫视全场,像是在找什么人,摄像机对着他满是泪痕的,英俊的脸。

    迪乐在观众席上,和萧毅一起朝他挥手。

    卢舟:“嗯。”

    全场都回头,迪乐马上拉着萧毅坐下。

    卢舟镇定下来了,想了想,又说:“刚刚亚晴提到的那句话,是我说的。”

    镜头转向宁亚晴,全场起哄,宁亚晴笑了起来,笑容甜美。

    卢舟笑了笑,他一旦笑起来,瞬间就能令所有人感觉到如沐春风。

    “因为当时在拍的时候。”卢舟眼睛通红,笑着哽咽道,“我和她闹了点不太愉快的小绯闻,亚晴因为是新人,有点介意,特地朝我道歉。”

    是这样吗?萧毅这才知道。

    卢舟的情绪平复了,微笑着说:“我跟她说没关系,不要去在乎别人对你的评价,演好你的戏,做好你的工作,问心无愧,一切努力都会得到回报,剩下的,就交给时间去检验吧。”

    全场又热烈鼓掌,卢舟稍稍抬起手里的奖座,说:“谢谢萧毅,没有他,我不可能站在这里。”

    整场哗然。

    卢舟:“也谢谢我的经纪公司,以及郑小聪工作室,谢谢在我前进道路上,所有鼓励我前进的粉,以及刺激我继续努力的敌人。”

    全场又爆笑,黎长征快要被笑疯了,一边鼓掌一边笑。

    萧毅心想真是够了,你怎么什么时候都惦记着你的敌人啊,还以为你终于长大了点。

    “我会继续前进。”卢舟说完这句,笑了笑,说,“剩下的就交给时间来检验,我问心无愧,谢谢大家。沉沉浮浮,时而声名鹊起,时而寂静无声,就是我们的江湖。”

    掌声达到巅峰,卢舟下来,和黎长征再次拥抱,黎长征比划了个拇指,朝他点头。

    林尧匆匆过来,一边和柴导说话,一边带着他去前面坐。

    镜头给了柴导,卢舟已经有点坐不住了想离场,去和萧毅分享他的这个奖,却被杜梅以眼神示意制止了。

    的配乐再一次在会场中回荡,最佳音乐奖由柴导上台代领,循例是感谢所有的工作人员,并且谈了几句在电影中寄托的情怀,柴导已经领过n次这种奖了,宠辱不惊的。

    最后散会后,卢舟心不在焉地去和一群人合影,被记者拍照,影帝影后合照,和制片人邓晓川合影,和柴导,和的导演……一轮拍照后,才得以抽身。

    萧毅看着卢舟笑。

    卢舟冲过来,直接把他抱了起来,两人站在走廊里,卢舟和他紧紧抱着,什么也没说,死死地吻住了他。

    萧毅稍微一动,卢舟便小心地放开了手。

    “先去医院看看。”卢舟说,“别碰到头了。”

    萧毅忙道没关系没关系,片刻后郑小聪又叫住卢舟,与黎长征三人站在走廊里商量了片刻,杜梅低声问:“怎么搞的。”

    “齐全找的人。”萧毅小声说。

    杜梅深吸一口气,想了想,笑着说:“今天咱们拿了个满贯,待会去摆庆功宴!”

    众人都说好,三大影帝说了几句话,萧毅想起郑小聪说的,心道齐全应该已经跑了,乌恒古的经纪人也不知道去哪儿了,你们待会三个人要殴打乌恒古给他出气吗?叫到厕所去打一顿?

    幸亏没有,卢舟说完就撤了,和杜梅约了时间,先带萧毅去医院拍片,生怕伤到脑部。萧毅已经完全好了,就是脑袋有点疼,脸上还有点肿。

    卢舟说:“商量好了,过几天一起动手搞乌恒古和张欣然,搞死他俩。”

    萧毅说:“乌恒古可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刚才他还问我呢。”

    卢舟:“他专业演戏的,能不会装?迪乐刚刚看到他躲在安全通道里抽烟打电话,紧张得手都在抖,这事儿绝对有他份儿。”

    “一个公司的。”萧毅说,“你搞他经纪人,暂时不要搞他,等下杜总那里没法交代。”

    “我心里有数。”卢舟道,“你到底跟谁是一边的啊!”

    萧毅笑了起来,卢舟又说:“不要动!拍片了!”

    萧毅拍了片,卢舟又接了个电话,说:“唔,拍片呢。”

    “这么勤奋啊。”那边说,“刚拿了个影帝又拍?”

    卢舟:“在医院!老婆被人打了!拍片呢!”

    卢舟那声音大得要死,又是晚上十点,整个走廊里都听见了,萧毅忙示意他别太大声,应该是易小米打电话恭喜他来了。

    没啥事,卢舟又很不放心,对着医生一副“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影帝如果他出了事我找你偿命当然如果他没事我就给你大大滴打赏的”的态度,最后医生再三担保回家绝对不会半夜脑溢血挂掉,卢舟才一脸悻悻地领着萧毅走了。

    萧毅心想要不是杜梅打电话来催了三次,估计你自己脑震荡以后有阴影,还得把我关在医院里观察三个月。

    “谁叫你上次把我关在医院里。”卢舟一边开车一边说。

    “我来吧。”

    “不行!”

    萧毅只好喝奶茶,看网上评论,卢舟说:“黑们说什么?”

    “说你被组委会轮流睡了一次。”萧毅面无表情地说,“所以才拿了影帝。”

    “哈哈哈哈哈。”卢舟差点把车给开到西湖里去,说,“哎呀,这些黑们还是这么幽默,没有办法啦,老子都不知道前进到哪里去了,黑们还是在原地踏步的啦。”

    萧毅:“……”

    卢舟:“我决定把微博名改一改。”

    “喔。”萧毅登了卢舟的微博,说,“改了要掉v喔,你要改成什么?”

    卢舟:“改成‘我是影帝卢舟’,可以吗?”

    萧毅:“实至名归啦。”

    卢舟:“哈哈哈哈哈——”

    萧毅:“你还真的改啊!”

    卢舟:“……”

    萧毅快要被卢舟给笑死,当天晚上,开庆功宴,萧毅一直戴着帽子,侧过脸,和卢舟合照,杜梅又安排宣传,发到网上去,家里终于出了个影帝,这下整个公司最少可以high个一年了,出去走路都是带风的。

    乌恒古也拿了个最佳男配角,卢舟喝醉了还拍拍他的肩,朝他说:“好好努力,这个奖迟早有一天也会是你的。”

    乌恒古感激涕零,又问萧毅好点没有,要把自己订的房让给萧毅住,经纪人也十分关心,问长问短,萧毅一边呵呵笑,一边心想那三个影帝过几天是不是要让乌恒古掉条腿儿,这样也可以演影帝吗。

    回到酒店里:

    “能有今天,我要谢谢我的助理萧毅……”卢舟醉醺醺地躺在床上,领带也没解,嘴里反反复复地念着那几个字。

    萧毅心想尼玛这不是我做梦的时候说的话嘛?!站在闪光灯前说谢谢我的助理卢舟才对吧!为什么我现在还是这么丝啊啊啊!到底还有没有天理了!

    “喂。”萧毅接了卢舟的电话。

    郑小聪:“萧毅吗?你告诉发财,迪乐去安排好了,大家周一见吧。”

    萧毅:“……”

    第二天是周日,萧毅还在睡觉,早上四点的时候,卢舟亲了亲他的脸。

    “起床喽。”卢舟坐在床上,摇摇萧毅,两人衣服都没脱就这么抱着睡了一晚上。

    萧毅睡得正香,连闹钟都没听见。

    “老婆。”卢舟说,“起床了,要么我给导演打电话,咱们再在这边休息一天?”

    萧毅迷迷糊糊睁开眼,卢舟端详他的脸,说:“消肿了。”

    “迪鸭的药好好用,唔。”萧毅抱着卢舟,完全不想动。

    “他自己在外面采访黑煤窑什么的,经常被打成猪头。”卢舟说,“跌打擦伤,用他的药没错,死人都能救活。”

    萧毅:“……”

    萧毅哈哈笑了起来,完全醒了。

    “改签的几点?”卢舟问。

    “糟了。”萧毅说,“七点半……喔还好还好,得抓紧时间。”

    卢舟抱着萧毅,进去刷牙洗脸洗澡,生怕碰到他的伤口,洗完以后萧毅把东西草草收拾了,过去敲杜梅的门,杜梅还穿着睡衣出来,跟他们告别,林尧开车送两人去机场,当天还得回天津拍戏。

    “你们的奖!”杜梅追着下来,卢舟连奖都没拿,直接就走了,萧毅急急忙忙回来拿奖,一阵兵荒马乱,当天回剧组,回去以后所有人又给卢舟欢呼,投资商尤其高兴,因为这代表着他们的戏在明年的情人节一定会拿一个大满贯。

    周一。

    各大版块上飘着乌恒古叫鸭的新闻,经纪人刚回到公司,就被调查组带走了,理由是偷税,判了五年。

    郑小聪特地打了电话,准备等经济人放出来以后再想个办法送他进去,再判他十年,十五年差不多了。

    杜梅反而没有吭声,就当作没发生这件事,准备让乌恒古和他的经纪人解约,奈何叫鸭的事讨论了足足一周,乌恒古在网上多了个乌菊花的外号,简直令萧毅忍无可忍,都不想看到他。

    两个月的周期,终于把拍完了。

    杀青的那天,齐全被人打骨折了,在医院里躺了一星期,张欣然因为本来就有点过气,票房又连扑了好几部,外加年纪也大了,娱乐节目都碍着郑小聪和宁亚晴的面子,没人敢请她去。

    回北京后,卢舟上了的封面,春天,他和萧毅躺在客厅里的沙发上。

    百花奖的奖座被塞在角落里,卢舟对它已经完全没有感觉了,暖洋洋的阳光从落地窗外投入。

    “本期封面人物!”萧毅笑着读道,“卢舟!”

    “金鸡百花电影节最佳男主角,凭一部登上影帝宝座。”

    “三十四岁的卢舟一生中经历了三落三起,刚出道时,浪里白条张顺几乎要将他推上了至为辉煌的宝座,然而璀璨夺目的聚光灯下,他仍与影帝之位无缘。从此他走上了影视生涯的漫漫道路。”

    “这个个性执着、单纯,且充满阳刚之气的男人,曾经认定了电影,一去不回,在四处碰壁之后,意识到既要追梦,也要生活,既要接受现实,又不能放弃理想……”

    “他在剧组打过杂,当过配角,当过郑小聪的武术指导助理,最后凭着大型连续剧的男主角朱长春一鸣惊人。这是他的第一起,由他主演的电视剧已成为收视率保证,然而就在电视剧生涯达到巅峰之时,事业遭遇了突如其来的大滑坡。”

    “的拍摄事故,令卢舟不得不在家休养,在助理的陪伴下,度过了人生中最艰难的日子,最终凭借,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二春。”

    “的剧组成员透露,在这部电影的拍摄期间,卢舟曾与助理走遍西北大地,在山西安家落户,一住就是三个月时间,更甘愿当一个目不能视的盲人长达半年……”

    “然而却遭遇了票房滑铁卢,这部由不被四大影视集团看好的片,被卢舟、郑小聪工作室以及多家公司投资的电影,甚至只收到了八分之一的预期票房,卢舟遭遇了第三落,曾经长时间无人找他拍戏,只能与助理赋闲在家。”

    “直到这部电影,给了他超过预期的回报,当的配乐在金鸡百花电影节上响起时,这个三十四岁才问鼎影帝之位的实力派、偶像级双料影帝,竟是一时不知所措……”

    “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毅然舍弃了选秀比赛一步登天的光环与机会,退居幕后,留在他身边的音乐创作人,卢舟的私人助理萧毅……提到我了!提到我了!啊啊啊啊!!”萧毅像条疯狗一样狂叫道,“我啊我啊!我的名字也印在杂志上了!”

    卢舟:“……”

    萧毅双脚乱蹬,两手抽搐,全身痉挛:“啊啊啊啊——”

    “你羊癫疯发作吗!”卢舟怒吼道,“给我念下去啊!”

    “他为卢舟量身定做了这首歌。”萧毅一本正经道,“男人如山,女人似水,走进人生第四个十年的卢舟,在他的演艺事业上再次迎来了一个新的高峰,他的形象也为之蜕变,成熟的,稚嫩的,认真的,绅士的……”

    “……光环褪尽后,他会亲自下厨,会找助理学钢琴,会听歌,会上网,天王巨星,与你我一样,也是一个普通人,他拥有普通人的七情六欲,也有普通人的爱情……”

    萧毅心想这稿子好像口吻有点不太对,文采也不通啊,该不会是卢舟自己写的吧……

    “这稿子写得太好了。”萧毅佯装崇拜地说。

    果然,卢舟说:“这个是我自己写的啦,只是让编辑随便改了下,让他改了改错别字。”

    萧毅:“……”

    卢舟:“怎么?”

    “你太有才华了!”萧毅由衷地赞叹道,“我真的爱你,舟哥。”

    “唔。”卢舟认真地说,“我也爱你,我爱你到永远,萧毅。”

    卢舟俯身,吻在萧毅的唇上。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鸣谢:

    校对:年糕

    网络封面:阿瑭。

    定制封面:阿嘎。

    方言民俗指导:大鱼

章节目录

金牌助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非天夜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非天夜翔并收藏金牌助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