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我觉得有必要啊, 柯年,我们这是合作关系。你既然利用我和你订婚, 当然也要帮我做点事。”沈可的语气有些骄纵,身体靠得柯年紧紧的, 如此亲密而又小鸟依人的模样。这么一对男帅女靓的情侣,让不少人都侧目多看了几眼。

    柯年并没有再说话, 也不去看沈可。

    沈可过了中午便拉上柯年来到了他们毕业的大学, 她的昂贵手包里放着十几张请帖,要过来送给几位沈可熟悉的校领导和教授。她得意洋洋地带着她的未婚夫来到她毕业的大学, 向那些认识她的学弟学妹们亲切地问好,告知他们她即将和她身边的柯年订婚的好消息。

    并不像是单纯的返校,更像是故意来这里大张旗鼓地炫耀一样。

    曾经她在这里被柯年甩了又怎么样, 最后要和柯年订婚的人还是她。

    “我要回去了。”柯年的耐心并不足以和沈可呆在校园里多长时间, 没多久他便不耐烦地甩开了沈可的手,“只不过是给我外公看的一场订婚宴, 你没必要邀请这么多人。”

    “你知道, 这并不算数。”柯年认真盯着女人姣好的容貌, 严肃地说道。

    沈可抬头眨着眼看着柯年,轻笑着说, “柯年, 请这么多人来参加订婚宴,就算我们之后取消婚约,丢脸的人也是我,你有什么好急的呢?”

    柯年本想要说什么, 但还是叹了口气,转身就走。

    “李老师!”

    还没等柯年走几步,就立刻被沈可拽住了,然后听到了沈可高兴地喊声。他被沈可硬拉着,走到了教高数的李老师跟前,沈可一如既往地欣喜地打招呼,告知着要和柯年订婚的消息。

    柯年瞥眼望着沈可。

    他真的觉得,这个女人太过可笑。

    明明说是喜欢他,却更像是将他当做一个可以肆意炫耀的挂件一样,满足她的虚荣。

    一点都不像他的辰逸……

    “辰逸。”柯年的脚步突然停下来,震惊地望着窗户外无意间瞥到的一个身影。

    李老师和沈可的步伐也自然而然停顿下来,沈可听到柯年突然喊出辰逸的名字自然不开心,顺着柯年的目光看去,才发现佑辰逸真的就在大学里。

    柯年驻足在了窗户边。

    远眺着佑辰逸正坐在操场边上的一处僻静的角落里,靠墙眼睛微眯着,似乎是在小憩。他并没有在意刺眼灼热的阳光落在他的身上,青年的身上都被夏日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辉,照射得泛金的发丝垂落在眼角,安静而又祥和。

    那个男人,与周遭的炎热和嘈杂,都显得那么格格不入,却又自然而然地入了柯年的眼。

    回忆,在这一刻涌入柯年的脑海。

    他记得,在大一的时候,当他和佑辰逸同时测完了一千米的长跑之后。辰逸已经完全站不起来了,他气喘吁吁,脸上完全没了血色,像是快要虚脱晕过去了一样。

    那个时候,虽然累但体力还算可以的他硬是将辰逸从地上拎了起来,半抱着他拖着在地上慢走。后来,他就将辰逸带到了那个角落,让他靠着墙站着,随便走走,千万不要坐着瘫下来。

    他去买了两瓶矿泉水过来,开了一瓶递给辰逸。

    辰逸的面色苍白,完全无力地半靠在他的身上,仰着头喝水。因为喝得有些急有不少水从唇角边落了下来,顺着颈脖漂亮的弧度,落入衣领里。

    那个时候,他已经察觉到他喜欢辰逸了。即便炎热得全身是汗,他也搭着辰逸的腰让辰逸可以紧靠着他。他静静地望着辰逸的侧颜,熟悉的而又俊秀的五官。当辰逸转过头来看向他时,那双眼眸里似乎透着潋滟的光,完整地将他的轮廓沉入眼底。

    他的心脏在砰砰加速地跳动着。

    如此的悸动,也是如此的喜欢。

    那个时候,大概是阳光正好,气氛正好,心情正好,一切都那么自然而然得刚刚好。

    他转头看了看四周,在无人注意的瞬间,轻轻吻了辰逸泛着水光的唇。

    他还记得那时,佑辰逸惊讶得微微瞪大的眼眸。

    [辰逸,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那个时候,他是这么说的。

    ——然后,他们在一起了,也曾经那么坚信着,会一直在一起。

    “他怎么在这里!”沈可下意识紧拽住了柯年,口气里是无法掩饰的厌恶。

    “哦,你们说佑辰逸啊。他早上就过来了,和我们几个老师说他下个礼拜就要去美国的事情。”李老师并没有听出什么来,也没有感觉柯年和沈可的神情不对,只是解释了沈可的问题。

    然后,李老师也突然记了起来,转头问柯年,“柯年,你不是当时说要和佑辰逸一起去读研的吗?你不打算去了?”

    柯年一顿,脸上露出了复杂的神情。

    “是啊,老师,柯年打算在国内好好发展了,他爸妈都觉得在公司里历练比读书重要。”沈可赶忙插过话来,她暗藏着愤怒的眼神瞥向远处的佑辰逸。既然不打算参加订婚宴,那就赶快去美国啊,老是在眼前阴魂不散,看着就感到厌恶至极。

    李老师点了点头,然后又觉得哪里不对,看了看请帖上的时间又蓦得想了起来。“佑辰逸走的时间不是正好是你和沈可的订婚宴吗?他不参加完你的订婚宴再走?”

    柯年和佑辰逸形影不离,这是当时认识柯年的任课老师都知道的事。后来才听说这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比亲兄弟还要亲。李老师这时才意识到柯年的神情不太对了,这件事好像也不太对劲。而且今早佑辰逸来的时候,被问到柯年,佑辰逸也只是说因为一些事,最近没有怎么联系。

    李老师还是挺喜欢佑辰逸的,认真学习成绩好的,老师一般都喜欢。特别是大学里,学生们都想方设法水课的时候,像佑辰逸这样认真的孩子格外稀少了。

    “柯年,你是和佑辰逸闹矛盾了吗?”李老师关心地问道。

    沈可在一旁皱眉不知道该说什么,明明是她和柯年到这里,怎么话题还能谈到佑辰逸的身上。

    “恩。”柯年随意嗯了声。

    “你们从小一起长大,关系那么好,不要因为一些事情就坏了关系,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谈呢。”李老师也觉得正常,两个男孩子都年轻,摩擦出些矛盾然后闹得不联系也是可以理解的,“你们一个要订婚了,一个要去美国了,都快分开了,还不趁这几天好好相处。”

    一个要订婚,一个要去美国。

    柯年的心一揪,下意识转头去望窗户外远处的佑辰逸。

    是啊,他很快就要和佑辰逸分开了。

    分开之后,也不知道能不能再见面了……

    不知道是不是感应到了什么,柯年看到,靠墙小憩的青年缓缓睁开了眼睛。青年的右手抚了抚自己垂落的发丝,遮挡了一下有些刺眼的阳光,随后他的目光淡淡看向操场,然后随意瞄过了教学楼里的廊道。

    柯年的身体一颤。

    这一刻,他和那一双眼睛对上了。

    佑辰逸看到他了。

    柯年感觉到了一种心底深处涌上的激动,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就像是,冥冥中有什么在牵扯着他和辰逸,即便是相隔如此遥远的距离,他们也能在第一眼找到对方。

    恍若是命中注定一样,那个人就是他已定的另一半,无法分割,他的一举一动都足以牵动着柯年的心绪。就如同是现在,柯年能清晰地感觉到心脏的悸动,那不是因为别人,仅仅是为了佑辰逸一个人,仅仅只是因为这一眼。

    柯年就这样伫立着,透过窗户,看着佑辰逸站起来,看着他拿出了手机。

    “想借天使的翅膀,抓住云端的彩虹,总在将要触碰时消散。

    错觉的地久天长,其实是一无所有……”

    柯年的手机响了。

    这个手机铃声,还是辰逸设置的他喜欢的一首歌。

    “柯年!”当沈可看到柯年拿出手机的时候,立刻拽住了柯年的手。

    柯年下意识地甩开了沈可,然后按下了接听。

    不应该这样的,应该要更加决绝的,明明已经下定决心要分开了……柯年的脑海里充溢着复杂的思绪,但是他的身体本能促使着他的手接下了电话,他的心迫切地想要听到辰逸的声音。

    [柯年。]

    那是他的辰逸的声音,淡漠地唤着他的名字,但就是让柯年觉得温柔。

    [你也来学校了,真巧。]

    “恩。”柯年远远地注视着佑辰逸,轻声应了声。

    沈可看着柯年此时专注的神态,心底简直愤怒而又嫉妒得要发疯。

    [你和沈可……]

    柯年顿了顿,恍惚一直到这个时候才猛然意识到他是和沈可一起来到这里的。那辰逸也一定看到沈可了,他一定会以为他是带着沈可来发订婚宴请帖的。虽然事实也差不多是这样,但是柯年就是并不想让辰逸看到。

    佑辰逸的话并没有说下去,这样的停顿反而让柯年更感到难受而又压抑。

    [我先走了。]

    电话被挂了,柯年握着手机站了好一会儿,才收起手机来。

    他的神色是任何人都能看出的黯淡,甚至还有些迷茫。

    然后,没有理会李老师的问话和沈可的尖叫,柯年就这么冲下了楼去。明明只是几层楼的距离,柯年却追得感觉心都在发疼。

    一直等到他追到了佑辰逸的背影,柯年顿住了,他紧咬住下唇,双手紧紧握拳像是在极力按捺住自己的冲动。瞪着眼,望着佑辰逸越走越远。

    洛旻知道柯年就在身后。

    但是他没有回过头,也没有再停下脚步。

    灰暗的记忆里,只有佑辰逸一味卑微地追逐,和柯年离开的背影。

    现在洛旻要将这个背影留给柯年。

    这也是,佑辰逸的诅咒。

    柯年并没有再说话,也不去看沈可。

    沈可过了中午便拉上柯年来到了他们毕业的大学,她的昂贵手包里放着十几张请帖,要过来送给几位沈可熟悉的校领导和教授。她得意洋洋地带着她的未婚夫来到她毕业的大学,向那些认识她的学弟学妹们亲切地问好,告知他们她即将和她身边的柯年订婚的好消息。

    并不像是单纯的返校,更像是故意来这里大张旗鼓地炫耀一样。

    曾经她在这里被柯年甩了又怎么样,最后要和柯年订婚的人还是她。

    “我要回去了。”柯年的耐心并不足以和沈可呆在校园里多长时间,没多久他便不耐烦地甩开了沈可的手,“只不过是给我外公看的一场订婚宴,你没必要邀请这么多人。”

    “你知道,这并不算数。”柯年认真盯着女人姣好的容貌,严肃地说道。

    沈可抬头眨着眼看着柯年,轻笑着说,“柯年,请这么多人来参加订婚宴,就算我们之后取消婚约,丢脸的人也是我,你有什么好急的呢?”

    柯年本想要说什么,但还是叹了口气,转身就走。

    “李老师!”

    还没等柯年走几步,就立刻被沈可拽住了,然后听到了沈可高兴地喊声。他被沈可硬拉着,走到了教高数的李老师跟前,沈可一如既往地欣喜地打招呼,告知着要和柯年订婚的消息。

    柯年瞥眼望着沈可。

    他真的觉得,这个女人太过可笑。

    明明说是喜欢他,却更像是将他当做一个可以肆意炫耀的挂件一样,满足她的虚荣。

    一点都不像他的辰逸……

    “辰逸。”柯年的脚步突然停下来,震惊地望着窗户外无意间瞥到的一个身影。

    李老师和沈可的步伐也自然而然停顿下来,沈可听到柯年突然喊出辰逸的名字自然不开心,顺着柯年的目光看去,才发现佑辰逸真的就在大学里。

    柯年驻足在了窗户边。

    远眺着佑辰逸正坐在操场边上的一处僻静的角落里,靠墙眼睛微眯着,似乎是在小憩。他并没有在意刺眼灼热的阳光落在他的身上,青年的身上都被夏日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辉,照射得泛金的发丝垂落在眼角,安静而又祥和。

    那个男人,与周遭的炎热和嘈杂,都显得那么格格不入,却又自然而然地入了柯年的眼。

    回忆,在这一刻涌入柯年的脑海。

    他记得,在大一的时候,当他和佑辰逸同时测完了一千米的长跑之后。辰逸已经完全站不起来了,他气喘吁吁,脸上完全没了血色,像是快要虚脱晕过去了一样。

    那个时候,虽然累但体力还算可以的他硬是将辰逸从地上拎了起来,半抱着他拖着在地上慢走。后来,他就将辰逸带到了那个角落,让他靠着墙站着,随便走走,千万不要坐着瘫下来。

    他去买了两瓶矿泉水过来,开了一瓶递给辰逸。

    辰逸的面色苍白,完全无力地半靠在他的身上,仰着头喝水。因为喝得有些急有不少水从唇角边落了下来,顺着颈脖漂亮的弧度,落入衣领里。

    那个时候,他已经察觉到他喜欢辰逸了。即便炎热得全身是汗,他也搭着辰逸的腰让辰逸可以紧靠着他。他静静地望着辰逸的侧颜,熟悉的而又俊秀的五官。当辰逸转过头来看向他时,那双眼眸里似乎透着潋滟的光,完整地将他的轮廓沉入眼底。

    他的心脏在砰砰加速地跳动着。

    如此的悸动,也是如此的喜欢。

    那个时候,大概是阳光正好,气氛正好,心情正好,一切都那么自然而然得刚刚好。

    他转头看了看四周,在无人注意的瞬间,轻轻吻了辰逸泛着水光的唇。

    他还记得那时,佑辰逸惊讶得微微瞪大的眼眸。

    [辰逸,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那个时候,他是这么说的。

    ——然后,他们在一起了,也曾经那么坚信着,会一直在一起。

    “他怎么在这里!”沈可下意识紧拽住了柯年,口气里是无法掩饰的厌恶。

    “哦,你们说佑辰逸啊。他早上就过来了,和我们几个老师说他下个礼拜就要去美国的事情。”李老师并没有听出什么来,也没有感觉柯年和沈可的神情不对,只是解释了沈可的问题。

    然后,李老师也突然记了起来,转头问柯年,“柯年,你不是当时说要和佑辰逸一起去读研的吗?你不打算去了?”

    柯年一顿,脸上露出了复杂的神情。

    “是啊,老师,柯年打算在国内好好发展了,他爸妈都觉得在公司里历练比读书重要。”沈可赶忙插过话来,她暗藏着愤怒的眼神瞥向远处的佑辰逸。既然不打算参加订婚宴,那就赶快去美国啊,老是在眼前阴魂不散,看着就感到厌恶至极。

    李老师点了点头,然后又觉得哪里不对,看了看请帖上的时间又蓦得想了起来。“佑辰逸走的时间不是正好是你和沈可的订婚宴吗?他不参加完你的订婚宴再走?”

    柯年和佑辰逸形影不离,这是当时认识柯年的任课老师都知道的事。后来才听说这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比亲兄弟还要亲。李老师这时才意识到柯年的神情不太对了,这件事好像也不太对劲。而且今早佑辰逸来的时候,被问到柯年,佑辰逸也只是说因为一些事,最近没有怎么联系。

    李老师还是挺喜欢佑辰逸的,认真学习成绩好的,老师一般都喜欢。特别是大学里,学生们都想方设法水课的时候,像佑辰逸这样认真的孩子格外稀少了。

    “柯年,你是和佑辰逸闹矛盾了吗?”李老师关心地问道。

    沈可在一旁皱眉不知道该说什么,明明是她和柯年到这里,怎么话题还能谈到佑辰逸的身上。

    “恩。”柯年随意嗯了声。

    “你们从小一起长大,关系那么好,不要因为一些事情就坏了关系,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谈呢。”李老师也觉得正常,两个男孩子都年轻,摩擦出些矛盾然后闹得不联系也是可以理解的,“你们一个要订婚了,一个要去美国了,都快分开了,还不趁这几天好好相处。”

    一个要订婚,一个要去美国。

    柯年的心一揪,下意识转头去望窗户外远处的佑辰逸。

    是啊,他很快就要和佑辰逸分开了。

    分开之后,也不知道能不能再见面了……

    不知道是不是感应到了什么,柯年看到,靠墙小憩的青年缓缓睁开了眼睛。青年的右手抚了抚自己垂落的发丝,遮挡了一下有些刺眼的阳光,随后他的目光淡淡看向操场,然后随意瞄过了教学楼里的廊道。

    柯年的身体一颤。

    这一刻,他和那一双眼睛对上了。

    佑辰逸看到他了。

    柯年感觉到了一种心底深处涌上的激动,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就像是,冥冥中有什么在牵扯着他和辰逸,即便是相隔如此遥远的距离,他们也能在第一眼找到对方。

    作者有话要说:  荒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3-13 18:01:39

    不是黛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3-14 05:56:12

    一只风铃精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3-19 17:28:07

    灯塘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3-21 11:49:26

    不是黛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4-08 19:22:12

    violentmonkey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4-09 16:23:33

    false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4-11 02:14:52

    27692924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4-13 17:51:31

    诸葛千年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4-24 14:14:58

    诸葛千年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4-24 14:15:19

章节目录

情深不寿[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袋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袋之并收藏情深不寿[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