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镇离月泉村大概二十来公里路,路倒都是大道,只不过现在的路都是黄泥路,坑坑洼洼的,田思思坐在后座被颠得屁股生疼,她硬忍着没吱声,像她这样已经是最享受的了,村里可还有许多人上镇里买东西都是走着去的,来回四十多公里路可得走上大半天,打死田思思也吃不消走这么远的路,屁股疼点就疼点吧,总比腿疼强。

    田满银骑车又稳又快,一个多小时点便来到了镇政府(老羊不确定那时改名字去哪里),他把车停好,走到大门口,冲门卫大爷拔了支新安江,打听办改名字的办公室在哪。

    新安江的面子还是很大的,门卫大爷十分热情地给田满银指了路,还把他们几人送到了办公大楼下面,田满银感激地又拨了支新安江递给大爷,门卫大爷小心地收好了,这可是好东西,他可舍不得抽,得空时就拿出来闻闻解解馋。

    办公室的办事人员是个严肃的中年妇女,三十多岁,穿着灰色的列宁装,齐耳短发梳得整整齐齐,脸上瘦削没一点肉,一看就不是个好相处的人,田满银一看不是男的,把想拔烟的手抽了回来,大声地说了声:“同志,您辛苦了,我来给女儿改个名字。”

    “为人民服务,不辛苦,改啥名?”中年妇女回答得一丝不苟,田思思在一旁差点忍不住要笑出声,总算是听到传说中的语录了,以前老娘说特殊时期时有一段时间出门买东西办事都得背语录,要是背不出来可就惨了,碰上有心人就会被造反派抓走做典型。

    田满银忙把田八斤的证明还有家里的户口本都拿了出来,递给中年妇女看,中年妇女略看了眼,沉着脸说道:“田思思这名字不好,有资本主义娇小姐的作派,换个。”

    田思思一听急了,这女人怎么回事?叫田思思怎么就是资本主义娇小姐了?不过她也知道不能和这女人对着干,便大声说道:“伟大的教导我们,要经常忆苦思甜,我名字里的思就是来源于他老人家的这句话。”

    中年妇女一听到田思思说时,便坐端正了身子,一脸尊敬,田思思说得冠冕堂皇,她要是再反对可就是反对了,她狠狠地盯着田思思看了几秒钟,田思思一点也不惧,哼,本姑娘现在可是根红苗正的红三代呢,不怕你!

    其实中年妇女只是看不惯田思思那一身洋气时髦的装扮,一个农村小姑娘竟然比她吃国家粮的女儿还打扮得漂亮,心里不平衡的女人便想着用职权压压,没想到反被田思思将了一军,无奈之下她只得盖了章,把户口本上的名字改成了田思思,田招娣变成了曾用名。

    等他们出来时,田满银惊喜地问女儿,“阿囡,你怎么知道老人家说过忆苦思甜这句话的?”

    刚才一听中年妇女说田思思这个名字有资本主义作派时,可把田满银吓得出了一声冷汗,这年代谁要是和资本主义挂上钩,那可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可偏偏他是个老实人,笨嘴笨舌的,想申诉也不知道从何说起,还好闺女儿聪明,一下子就把局面反转过来了。

    “爷爷收音机里听说的,他老人家说要忆苦思甜,对待朋友要像春风一般温暖,对待敌人要如严冬一般寒冷,还说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田思思随便编了个借口,得意地卖弄起了她前世记住的那些语录经典句子,有段时间网上十分流行有关语录的段子,田思思研究了段时间,没想到现在倒是用上了。

    “我闺女就是聪明,都知道背这么多语录了!”田满银得意之极,村里可没哪个女娃像他闺女一样漂亮聪明的。

    “那是,我最聪明了!”田思思傲娇地应合,对田满银的夸奖极为受用。

    “爹爹,咱们去街上逛逛吧,我想买东西。”田思思冲田满银撒娇。

    女儿奴的田满银当然同意了,田思思冲冬华和清华得意地眨了眨眼,让他们赶紧跟上,后世的王家镇因为大力发展了服装业,镇上十分繁华,像一个小城市,不过现在的王家镇却是满目疮痍,十分破败。

    街上只有光溜溜的一个饭店,一个供销社,还有一个邮局,一个小摊小贩都看不见,田思思一下子便泄了气,看来形势比她估计的还要严峻,指望上街卖东西是不可能了,还是想其他办法挣钱吧。

    饭店门口摆着热气腾腾的大包子,散发着阵阵肉香,田思思倒是没啥,冬华和清华两小家伙受不住了,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包子摊,就这么定住了,田满银看两儿子这么没出息,沉下脸想给两小家伙一人一巴掌,自家算是吃肉多的了,一月都能吃上三四回,咋还这么馋肉?

    田思思见状忙劝住了田满银,在她看来冬华和清华已经是极懂事了,每天都不闲着去捡柴禾,后世的那些孩子像他们这么大时有些连吃饭都还要大人喂呢!

    田思思小跑着穿过马路来到饭店门口,脆生生地冲里面的服务员喊道:“阿姨,给我来十个肉包子。”

    漂亮的小姑娘总是惹人喜欢些,再加上田思思一身穿着打扮一看就是出身极好的人家,饭店的胖服务员笑眯眯拿出十个大肉包子,用纸包好,递给田思思,“六分一个,十个包子六角钱,小姑娘当心烫,你家大人呢?怎么让你一小孩来买包子?”

    田思思从衣兜里掏出一元钱,递给服务员,笑眯眯地说道:“谢谢阿姨,我不怕烫!”

    接过找的四角钱,田思思抱着一大包热包子冲田满银那跑过去,刚才田满银见女儿说也不说一声就跑到马路对面了,唬了一跳,拉着冬华和清华也跟了过来,见田思思买好了包子,他忙接了过去,嗔怪道:“阿囡你可吓死爹爹了,你要想吃包子怎么不跟爹爹说,爹爹会去给你买的呀!”

    田思思暗暗翻了个白眼,田满银可真是偏心得没边了,不知道还以为两儿子是捡的,只有闺女是亲生的呢!不过这样的爹爹她喜欢,“包子是我买给爹爹和弟弟吃的,我买了十个,还可以剩下带回去给爷爷娘娘姆妈吃。”

    她边说边把肉包子递给冬华和清华一人一个,两小家伙开心地接过包子,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阿姐自从病好后好奇怪,不仅会把好东西让给他们吃,今天竟然还花钱给他们买肉包子,以前可是都买给钟玉英吃的,这样的阿姐真好,真希望阿姐不要再变回以前那样了!

    田思思哪知道两弟弟的心理活动,她把包子给田满银,田满银哪能和孩子抢食吃,他摇摇头慈爱地让田思思吃,无奈的田思思只得把手里的大包子咬了一口,露出了里面油油的肉,本来田思思是打算象征性地咬口就推说吃不下给田满银吃的,不过她没想到现在的包子真是太实在了,里面满满的都是肥腻的肉。

    得,这下也不用装了,她是真的不想吃,田思思嫌弃地把包子递给田满银,“爹爹,我不爱吃肉馅包子,太油了,你吃。”

    冬华和清华抬头看了眼,阿姐真是太娇了,肉包子多好吃啊,又香又肥,吃到嘴里都是油,要是他们每天都能吃到肉包子,那日子可比神仙都要舒服了。

    ;

章节目录

我成了六零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老羊爱吃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羊爱吃鱼并收藏我成了六零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