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秋梦送他们出了供销社,田思思坐上自行车后座后,甜甜地对王秋梦说,“小婶,你把振华他们送到家里来嘛,我和东华带着他们玩。”

    “好,过两天就让你小叔送过来,振华他们也想来呢,二哥,你路上骑慢点,看着点路。”王秋梦送走了田思思四个,笑了笑,便转身进去了。

    “小王,你不是说你二哥家是农村的吗?看你那侄女儿可不像是农村人,打扮得比城里人还洋气。?”李姐好奇地打听。

    王秋梦把桌上的饼干和雪花膏收好,坐在李姐对面,笑着说道:“李姐你不知道,我这侄女儿可是我公婆的眼珠子,虽然我二哥是农村的,但我公婆可都是拿工资的,老爷子那是打过日本鬼子的老革命,正师级待遇,要不是因为腿受伤了,他老人家可还在北京呆着呢。”

    王秋梦脸上带了点自豪,当然她也是有着故意的成分,这个李姐仗着丈夫是革委会的主任,又比她年长,平时很会拿架子,虽然无伤大雅,但是也挺烦的,现在正好借机把家里的背景说说,也压压李姐的气馅。

    果然李姐面上带了些尊敬,正师级的老革命,那可不得了,而且那工资也不得了啊,“那你家公婆两人工资加起来可有小两百了吧?我的乖乖,这还能花得完吗?难怪你侄女儿身上有这么多钱了。”

    王秋梦笑了笑,没出声,李姐也没在意,自知道田老爷子的身份后,她的心态一下子就变了,就连她自己也没有意识到,不知不觉变得大度了,也温柔了。

    “小王,那你公婆是和你二哥一家住的吗?”停了好一会儿,李姐突然问道。

    “是啊,怎么了?”

    “没什么,不过你家老爷子工资这么高,总要分点给你们两口子吧,不能让你二哥一家吃独食吧。”李姐用极暧昧地语气问王秋梦。

    王秋梦哪会不知道李姐的意思,这不是想要挑拨她和二哥家的关系吗?她心里虽然不舒服,但面上并没有显露出来,“老爷子他们的钱要怎么花,随他们高兴,我和满铜工资够花了。”

    这倒是实话,当初田满铜的工作机会本是二哥田满银的,不过田满银说他做惯了农村人,再说他还要照顾爹娘,就把机会让给了弟弟,这事要是田思思知道了,恐怕又得感慨了,自己这个老爹可真是学雷锋上瘾了。

    所以老爷子才会在她刚嫁进来时就把三个儿子儿媳聚在了一起,表示以后他和赵老太的工资会用来补贴老二家的生活,田爱国和田满铜都表示没意见,他们是真心地感谢田满银,也对田满银觉得愧疚,后来王秋梦得知老爷子的工资是那么高时,说实话她心里也是不满过的,有一次委婉地和满铜提了几句,田满铜当即便拉下了脸,狠狠地发了顿火。

    见妻子委屈的样子,田满铜便把事情的原委说了出来,并严厉警告她以后不可以再有这种想法,要不然别怪他不客气,王秋梦本就是个以男人为天的女人,见丈夫发这么大的火,她就是有再大的想法也不敢再提了,到后来田满铜的外快越来越多,家里的日子也越来越红火,这时她倒是真心感激田满银了,要不是二哥的相让,她哪能过上这么体面的生活?

    晚上田满铜出车回来时,见到三儿子欢快地吃着饼干,皱了皱眉头,“你可别娇惯孩子,男孩子吃啥饼干?有饭吃就不错了。”

    田家的传统向来如此,对男孩挺苛刻,但对女孩却比较宽容,王秋梦替丈夫端来了一盆热水,让他洗把脸去去乏,解释道:“这可不是我买的,是你的宝贝侄女儿买的。”

    王秋梦端来了热着的饭菜,再倒上浸在热水里的黄酒,等田满铜坐下吃饭时,她便把下午田思思的事情细细地说了一遍,“你还别说,阿囡这一病过后真懂事了不少,就跟小大人似的,还一定要给我买一瓶雪花膏,推都推不掉。”

    田满铜挺得意,“阿囡本来就懂事,既然是侄女儿孝敬你的,你就用着好了,不过阿囡也是,都不知道给我买点东西?哪天可得问问她。”

    没收到礼物的田满铜吃味了,王秋梦娇嗔了他一眼,“你也好意思向侄女儿讨要东西?”

    田满铜呵呵笑了几声,这有啥不好意思的?田满铜在心里是把田思思当成自己亲闺女一般的,所以他是真没觉得不好意思,要说田满铜为何对田思思这么好,这也是有原因的。

    其实田思思就是田满铜抱回来的,当初田满银和朱艾青结婚五年都没啥动静,去医院检查两人都没问题,赵老太就想着从外面抱回来个女娃,带点福气回来。

    那时他正好高中毕业没多久,晚上和一帮同学约好去邻镇看电影,散场后他一个人回家,就这么走在大道上,只有月亮跟着他,就这样让他看见了躺在地上的年轻女人,怀里还抱着个小娃娃。

    田满铜忙把身上带的水壶倒了些水给女人喂下,这时他才注意到这个女人的美丽,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的女孩,看起来和他差不多大,女人喝了水后醒了过来,定定地看着他,让从没有单独和女孩说过话的田满铜红了脸,但心里却有一种甜蜜心慌的感觉。

    女人大概是饿狠了,吃了田满铜给她的饼子后,才恢复了力气,虽然她吃得很急,但是动作仍然很斯文优雅,一看就不是普通家庭出来的,后来就是追来了好些人,远远地听见人声,女人咬了咬牙,把孩子往田满铜怀里一塞,只是说了句“求你好好待我女儿,我叫穆秀莲,若我不死一定会来找我女儿的”,还从手上褪下了一个手镯给他,就这么朝另一个方向跑了。

    田满铜被弄得蒙蒙的,他想去把女人追回来,可是女人跑得很快,向路边的山上跑去,后面跟着好些打着手电筒的人,田满铜吓了一跳,他知道这事情不简单,于是他就这么抱着小女娃回了家,将这事和爹娘说了,老爷子沉默了半晌,才说道:“天意啊,这是老天爷送来的孩子,以后这娃娃就是我们田家人了。”

    就这样小女娃便成了田满银的女儿田招娣,对外他们都是说孩子是从外地抱来的,关于田思思的身世就只有田老爷子、赵老太还有他知道,就连田满银两口子都不知道。

    据老爷子分析,孩子的出生绝对不平凡,那些追赶的人肯定是造反派,单看女人拿出的羊脂玉手镯以及孩子身上精致的衣服和包被就看得出这家人的家世极好。

    但是在这个年代,家世好代表的就是灾难,甚至可以说是灭顶之灾,也所以老爷子让田满铜死守了秘密,任何人都不可以说出来,要不然就是害了阿囡,也害了田家一大家子人。

    田满铜知道这其中的厉害,十年来一直守着秘密,也因为那晚上初见的蒙懵,还因为那个女人的一句话,他对这个自己亲手抱回来的女娃很亲切,随着孩子的长大,越来越像她的亲生母亲。田满铜也不知道为何只是一次短短的见面,却让他一辈子都忘不掉,每次想起来,都会为自己当时的愣头愣脑羞惭,但也觉得甜蜜。

    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个叫穆秀莲的女人从来都没有找来过,田满铜不愿意往坏处想,他只当她是找不到这个地方,当年他也没时间告诉她自己家是哪里,也许她就是找不到地方才不来的,田满铜总是这么想,似乎只有这么想了,他的心里才会好受一点。

章节目录

我成了六零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老羊爱吃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羊爱吃鱼并收藏我成了六零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