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爷爷,唐爷爷”,田新华冲他们打招呼,老爷子放下镰刀,“怎么了?又出什么事了?”

    “没事,我刚想到一件事,过来和大爷爷你说一声。”田新华停住脚步平复气息。

    “你说。”老爷子知道这个侄孙不会无的放矢,索性扔了镰刀,喊了唐铁山一道去树荫下。

    “我刚才想到一件事很不对劲,高红梅这人虽然一直都和阿囡不对付,可她以前总是忍着不敢挑衅阿囡,顶多也就是不理阿囡罢了,依照高红梅一根肠子的性格,绝对是因为家里大人警告过她,才不敢挑衅阿囡的。”

    老爷子听了田新华的分析,脸上神情郑重了起来,示意田新华继续说下去,田新华得了鼓励,接着说道:“可是中午的高红梅和以往大相径庭,不仅主动挑衅阿囡,而且还敢骂得那么难听,我觉得应该是高红梅得到了一种指示,或者说是暗示,觉得不用像以往那样对我们田家忌惮了,这才敢这么大胆。”

    末了,田新华舒了口气,说道:“所以我觉得问题应该是出在高玉柱身上,高玉柱这个人我一点都看不透他,我觉得他应该是想对我们田家不利,或者说是想弄垮我们田家,只是我没有想到高玉柱到底是想从哪方面着手。”

    田新华的脸上带着点郝然,也不知道自己的想法对不对,他忐忑地看着老爷子,想知道老爷子的态度。

    唐铁山羡慕地看着老爷子,“老兄弟,你这个侄孙可不得了,这要是搁在打仗的时候。妥妥地就是个军师啊!唉呀,咋风水都出在你们田家了呢?孙女儿俊俏,孙子聪明,你们田家祖上可真是积了八辈子德了。”

    老爷子得意地笑了,嘴上却谦虚道:“你家秋白不也是好人才吗?咱们就别互夸了,来,老唐你也来一道分析分析。这个高玉柱到底是想怎么下手?”

    “新华也一道来参谋参谋。年轻人脑子快,像今天这事咱们两个老家伙就没想到不对劲,小伙子值得表扬。”

    老爷子不吝表扬侄孙。他是真的觉得欣慰,一般来说一代只要能有一个出挑的子孙就是大幸了,上一代有个爱国,这一代看来可是不止一个呢。像守华、新华、建国这三个娃都不错,下面几个年纪还小了点。等过个几年再看看,看来阿囡真是个带福的孩子,田家可真要应了老先生的话,能兴旺至少百年呢!

    得了表扬的田新华两眼亮晶晶的。脸上带着点得意,老爷子笑着摇了摇头,到底还是小了点。当下他又指点道:

    “真正的高人心里想什么是不会让别人知道的,明明你恨不得把那个人杀了。但你还得装出一副和他是好朋友的样子,这才是真正的厉害,你大爷爷我是达不到这个造诣了,就看你们这些小辈能不能做到了?”

    田新华立刻收敛了面上的表情,重又变成不动声色,老爷子满意地颔首,孺子可教也,于是,田家的第二只小狐狸又被老爷子调教出炉了。

    唐铁山笑看着老爷子指点侄孙,这个老田可真是有趣,当初不就是在老张手里吃了几次亏吗?至于记这么些年?老张名叫张子墨,也是他们的生死之交,但与他们几个大老粗不一样,老张可是喝过洋墨水的,还是北平大学的老师呢?

    以前在部队里,老田和老张是老搭档了,一个是师长,一个是参谋,老田经常喊老张老狐狸,老张则喊老田一根筋,两人虽然经常斗嘴,但两人的感情却是最好的,是真正的生死之交。

    看来老田这是想让田家的孙子们都向老张学呢!不过老张这人的确是挺厉害的,要不他也教教秋白,让他也学着点?(唐老爷子您的孙子早就是一只狐狸了,哪还用得着学啊)

    两老一小就这么席地而坐,商谈了起来,老爷子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头绪,这种分析问题的活还得是老张那条老狐狸,绝对十分钟不到就能分析得头头是道,唉,老张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不过他这个老狐狸应该不会过得太差吧?老爷子自我安慰着。

    唐铁山想到以前老张说过的一个方法,便道:“既然不知道高玉柱要怎么动手,那我们就倒着来分析,高玉柱的目的是为了弄垮你们田家,那他肯定得找出一些对田家不利的事情来,这样他才能有借口动手,那我们现在要弄明白的就是田家有哪些地方是高玉柱有可能做手脚的?”

    还别说唐铁山的这套方法挺管用,老爷子和田新华一下子便思路清晰起来,他们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起,当然唐铁山也想到了,他们三人互看了一眼。

    唐铁山有些不好意思,“看来还是我拖累你了,老田,要不我还是回北平吧?”

    “你说的是个啥事?我田六斤是那种怕事的人吗?我既然敢把兄弟你弄来,早就做好这手准备,他高玉柱不就是想在月泉村称王称霸吗?哼,他想得美,新华,这段时间你们几兄弟多盯着点高玉柱这家伙,我就不信他能一清二白?”

    老爷子被老朋友的话激怒了,脸红脖子粗的,“就算他高玉柱真是清水,老子也要把他染成黑水,老唐,回北平的话你再也别提了,你他妈的连个小毛虫都要怕,还是不是当年和我一道杀鬼子的唐铁山了?我还想着打听到老张的消息,把老张也弄过来呢,到时候我们三人一道做伴多美啊!”

    老爷子吹胡子瞪眼,对着田新华发号施令,仿佛又回到了当年驰骋沙场的时候,老唐也被他激起了雄心壮志,冲着老爷子说道:“中,新华几个小家伙当前锋,咱们两个老家伙坐阵后方,一道把那条小毛虫灭了。”

    “这才是我田六斤的好兄弟呢!新华,还不速速前去,随时来报!”老爷子的心情想来极好,竟然还用上了戏腔。

    田新华也挺配合,应道:“得令!末将去也!”

    老爷子和唐铁山相视而笑,又开始割草了,水牛吃得多,得多割点让牛当夜宵,这四头牛可是村里的宝贝,不能亏待了它们。

章节目录

我成了六零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老羊爱吃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羊爱吃鱼并收藏我成了六零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