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新华一见田思思东看西看的模样就知道这小丫头又在想花头了,于是他便故意让承思庆华几个去远处拾柴禾,他自己则去了另一处。

    果然没多久便听见了田思思的叫声,“新华哥,快来看,这里有野鸡。”

    “来了!”田新华无奈地笑着摇头,以后可得提醒阿囡,得找个远点的地方,就这路边上,哪只野鸡会有这么笨飞到这里来啊?

    见到田新华来了,田思思指了指不远处一只傻乎乎的野鸡,田新华不费吹灰之力就抓住了它,就这样,不出十分钟,田新华便抓住了一只野兔一只野鸡。

    田思思想了想,又跑到建国他们那边,悄悄放了一窝鸡蛋,凑巧让卫国发现了,于是他们就又收获了一窝野鸡蛋,几个人都开心得叫了起来,晚上可有大餐吃了。

    贺承思将捡好的柴禾搂到一起,扯了根藤曼绑成两捆,他和田新华一人一捆就背上了肩,村口的孩子们见到田庆华和建国手里的野鸡和野兔还有野鸡蛋,眼睛都冒火了。

    这寿建国的表哥表姐怎么这么厉害,这么会工夫就能抓到这么多野物,黄坑村虽然是在大山下,但是野物也不是那么好抓的,所以对这些山里人来说,吃肉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田满兰正在厨房里准备晚饭,她把赵老太送来的三四斤肉切了一半下来,准备烧个红烧肉,再炒几个鸡蛋,弄几个蔬菜,晚上就这么对付过去,明天她起早点。拿豆子换点豆腐来,这样就能多几碗菜了。

    “小姑,快看我们抓了什么好东西?”田思思还没到门口就叫了起来。

    田满兰闻声出来见到侄子竟然搂了两大捆柴禾回来,忙帮着把柴禾放了下来,嘴里不停说道:“哎呀,你们到小姑这来做客哪能让你们小孩子去捡柴禾呢,小姑会弄的。”

    “小姑。为什么小姑夫不去捡柴禾呢?他是男人。这些活本来就应该他去干的,我们家里都是我爹爹干的,还有小姑夫为什么不去地里干活。要小姑你一个人去地里干活?”

    田思思早就想说这些话了,现在正好借着田满兰的话说出来。

    “你小姑夫有时也会去干的。”田满兰尴尬地笑了笑,为丈夫说好话。

    “才不会,阿爹从来都不会干这些活。阿爹就只会吃饭睡觉,要不然就是跑到外面去胡来。一点都不像个男人,我以后长大了绝对不要做他那样的男人。”

    建国气田满兰到现在还替寿继祖隐瞒,丝毫不留情戳破她的谎言。

    “小姑,那小姑夫岂不是吃软饭的了?娘娘说了。靠女人养活的男人就叫吃软饭的。”

    田思思天真地说着,里面寿继祖先是被建国的话气得想要冲出来教训儿子,可是田思思的话却让他更气了。他怎么变成吃软饭的了,他只是时运不济而已。等他挣了大钱,肯定会让满兰和孩子过上好日子的。

    “阿囡,别乱说,你小姑夫不是吃软饭的。”

    田新华笑着纠正田思思,里面的寿继祖这才面色好看了些,还是大一点的懂事些,只是田新华后面的话让他气得吐血。

    “小姑夫只是没有能力而已,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比女人都不如,就算是捡柴禾都捡不动,所以只能让小姑养他了,你心里知道就好,不要说出来。”

    田新华的嘴更毒,他也是相当看不惯这个寿继祖,一个大男人有手有脚,却让妻子去出工,自己在家里睡觉,这种男人真是......。

    而且对小姑田新华也很有意见,俗话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话说得真不错,男人不去干活,小姑自己反倒干得起劲,任男人在家里睡大觉,还要回来烧三餐饭伺候这个男人,说得不好听一点,真是犯贱!

    田满兰脸上有点不高兴,寿继祖再怎么不是,到底是她的丈夫,是新华他们的长辈,这当着她面这么埋汰她丈夫,她面上真有些挂不住。

    “新华,阿囡,你们不可以这说你们小姑夫,毕竟他是你们的长辈,还有建国也是,他到底是你阿爹。”田满兰有点严厉地说道。

    “我宁肯不要这样的阿爹,别人家的阿爹都会赚钱养家,可他做了什么,只知道跑到外面去玩,今年我和弟弟们要不是新华哥和思思姐带走,怕是饿死了都有可能,这样的阿爹我们宁可不要。”建国有些激动,声音大了起来。

    “啪”,田满兰一巴掌打在了建国脸上,在场的人都惊呆了,谁也没有想到向来温顺的田满兰竟然会打建国一巴掌,田满兰自己也惊住了,她缩回了手,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但到底什么也没说出来。

    “小姑,你干嘛打建国,建国哪里说错了?小姑夫确实一点都没有尽到做阿爹的责任,建国不想要这样的阿爹有什么不对?建国和卫国保国被外面的孩子欺负的时候,你和小姑夫都在哪呢?现在倒好,建国不过是说了句实话,你就打他了,小姑,你一点都不是一个好姆妈!”

    田思思有点激动,因为前世她自己的亲生父亲就是这种不负责任的人,从来不管家,也从来不管她,她妈妈钟菊英的脾气暴躁也和这有很大关系,是以现在见到田满兰竟然为了那么个渣男打自己的孩子,田思思怒了。

    田新华虽不明白田思思为何情绪如此激动,不过他的面上也不高兴,田新华冷冷地对田满兰说道:“小姑,你为了那么个男人伤了大爷爷和大娘娘的心,现在仍是为了这么个男人伤建国和我们的心,你自己好好想想,这样做到底值不值得?”

    “阿囡,庆华,承思,我们回家。”田新华让田庆华把野物都扔在了地上,便跑去推自行车。

    田思思也不想在这里过夜了,她现在有点不想看见田满兰和寿继祖这两口子,这两人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他们这都是白操心,以后都不要管田满兰了,田思思心里恨恨地想着。

章节目录

我成了六零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老羊爱吃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羊爱吃鱼并收藏我成了六零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