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贺学文又往返了广州两趟,拉来了三车皮货,这才满足了杭州市的需求,虽然还差点,可贺学文也不打算再去了,钱是挣不完的,现在的风头还是太紧,若是弄得太明显,他和杨文斌都会有麻烦。

    杨文斌也不反对,他并不是那种摔进钱眼里出不来的人,这大概也是他和贺学文合得来的原因。两人把这次挣的钱清点了一下,这几天忙着进货批发,都没来得及清点手头的现金,没想到这么一点却把他们俩吓了一大跳。

    现在的钱最大面值也就是十元的,欲称“大团结”,杨文斌将收进来的钱都塞进了一只大编织袋里,两人拉好旅馆房间的窗帘,把袋里的钱都倒在了床上,一张一张地数了起来。

    “十五万零三百五十块。”

    两人一人数了一遍,这个数字确定无误,这下他们俩人傻眼了,手里拿着钱,大眼瞪小眼地互看着对方。

    这次生意本来是打算贺学文进货,转批给杨文斌,贺学文只挣个中间的差价,可是杨文斌一算本钱得要三四万,正巧他的钱刚给家里送回去,手头有些紧张,便和贺学文商量一起合资。

    贺学文当然没问题了,于是他们便各出一半,一人一万八,总共三万六,现在他们手上有十五万块,除去本钱,也就是说他们两人一人挣了五万七。

    “学文,你掐我一下,我不是在做梦吧?”

    杨文斌虽然做生意也有十来年了,可一直都算是小打小闹,一次挣个几千块也算是大生意了。可这一次就是十几万啊!头一次见到这么多的大团结,他激动得声音直打颤。

    贺学文也很激动,不过他好歹有贺家宝库打底,是以并没有像杨文斌那么夸张,他鄙视地瞟了眼杨文斌,狠狠地掐了他一下,杨文斌疼得跳了起来。瞪了贺学文一眼。但随即又开心地笑了起来。

    “哈哈,学文,我们发财了。发大财了。”杨文斌抱着贺学文大叫着。

    激动过后,两人分好钱,小心地找了个银行把钱存好,银行的工作人员也被两人的大手笔给惊住了。这年头能有个几千块存款就是土豪了,可这两人是几万几万地存啊!哪来的土豪啊?

    这趟虽然挣得多。可也算心力交瘁,杨文斌便打算回家休息一段时间,他想到之前答应要替贺学文引荐云先生,便咨询贺学文的意见。是和他一道去北京,还是过几天再去?

    贺学文想了想便道:“我还是回去准备一番再上北京找你吧,再说我也得把这些衣服给阿囡送回去。让她高兴高兴。”

    这次的货里有好些漂亮的女童装,贺学文替田思思挑了好几套料子好的衣服。当然都是新的,他才舍不得让宝贝女儿穿旧衣服呢!

    杨文斌了然地笑了笑,他也挑了几件时髦女裙,打算回去送给妻子和家里的几个年轻女人穿,她们肯定会很高兴的。

    于是两人便约好了时间,就此分道扬镳。

    贺学文在杭州买了些当地特产,像西湖藕粉、丝绸、花纸伞之类的东西,便拎着大包小包地回家了,这一连在外面呆了十来天,他都想死女儿了。

    贺学文带回来的东西十分受欢迎,西湖藕粉送给了老爷子和赵老太,当然田八斤、钟伯强、唐铁山那里也都送了,藕粉营养丰富,很适合年纪大的人喝,而且喝起来也十分方便,用开水一冲就好,赵老太他们几个老年人都十分喜欢这份礼物。

    最高兴的还是田思思,她的礼物是最多的,最让她喜欢的还是那几套衣服,阿爹这次带回来的衣服很合她的心意,不光料子好,款式也很大方。

    当然家里的孩子贺学文都考虑到了,几乎每个人都有礼物,有送书的、送笔的、送玩具等等,皆大欢喜,尤其是田守华和唐秋白这两个最爱书的人,捧着手里的书嘴都合不拢了,对贺学文非常感激。

    晚上吃过饭后,田思思便跑到贺家去了,她是去送补酒的,这几天她又新酿了一种养身酒,对于身体亏损的人十分有益。

    “阿囡,阿爹过两天还要再去趟北京,你拿几瓶特制琼酒给阿爹,阿爹有大用,若是这次能够成功,阿爹就能光明正大地认回你了。”贺学文十分兴奋,迫不及待地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女儿。

    “阿爹,你去北京有危险吗?若是有危险的话,那你还是不要去了,我们不着急的。”

    田思思听贺学文提起过害贺家的幕后仇人就在北京,且势力极大,贺学文就这么跑到人家的地盘上去,那不是自投罗网吗?反正再过个四年这场运动就结束了,随后不久就会改革开放,正是大展鸿图的好时候,还不如现在就这么呆在月泉村养精蓄锐呢!

    贺学文轻轻地抚摸着田思思柔顺的头发,欣慰地笑了,“没事的,这次阿爹是跟着你杨叔叔一道去的,那个人不敢拿阿爹怎么样的。”

    “阿囡就只管放心吧,阿爹还要看着阿囡长大成人呢,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的。”

    见田思思的面上仍然有些犹疑,贺学文又笑着解释,最后保证绝对不会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这才让田思思松了口。

    田思思想了想还是有些不放心,她从商场里拿出了一根电棒和一瓶防狼喷雾器,她此刻也顾不上是不是会暴露了,贺学文对她这么好,她也得投桃报李才是。

    贺学文不明白这两个奇形怪状的东西有什么用,疑惑地看着女儿,田思思小声地说道:“阿爹,这个叫电棒,这个是辣椒水喷雾器,都是可以用来自卫的,若是你在北京遇上了危险,那你就这么用。”

    说完田思思便示范给贺学文看,只是可惜现在没有可以被使用的对象,她只得教给贺学文使用方法,并解释这两样东西的工作原理。

    “阿爹,这电棒你只要将这个按钮按下去,就能产生2万伏的高电压,能够将敌人一次击晕,而这个辣椒水喷雾器只要按着这个喷头,对着敌人的脸喷,里面喷出的高浓度辣椒水就会把敌人辣得失去行动能力,而你也可以趁机逃跑。”

    贺学文自小在上海生活,2万伏高电压是什么概念,他当然明白,只是这个像电筒一样的小东西真有这么大的威力吗?阿囡又是从哪来的?

    先祖当初留下的遗言里,只是说福地里有酿酒的密方和材料以及一些吃食,并没有说里面有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啊?

    难道这些是阿囡自己带来的?贺学文不知怎么的,突然就有了这样的念头,但随即他便被自己这个念头吓了一大跳。

    “阿囡,这些东西都是福地里的吗?那里还有很多这样的东西吗?”

    贺学文虽然心里惊涛骇浪,但面上却仍然云淡风轻,小声地问田思思。

    “是的,都是福地里的,福地里不光是有酿酒的材料和密方,还有一个很大的房子,里面有好多稀奇古怪的东西,这两样只是其中最不起眼的,可惜阿爹你不能进去,要不然你就能亲眼看见了。”

    田思思半真半假的说了商场的事情,并为了表示她所言为真,她还从商场里拿出了一个手机,笑嘻嘻地把手机递给贺学文看,饶是贺学文见多识广,他又怎会认识未来的东西?

    贺学文把这个会发光,并且还像电影一样会放出人像的小方块在手里研究了半天,也没研究出所以然出来,田思思心里暗暗好笑,这个东西你要是能认出来,我就跟你姓。(老羊吐槽,你本来就该跟他姓的啊!)

    “阿爹,这个是什么东西啊?里面有好像图像,还会唱歌呢,就跟电影一样。”

    田思思故意这么问,也是存着让贺学文相信她确是不认识这些东西的心思,这样贺学文便不会怀疑她不是原主了,其实田思思也是多心了,贺学文再怎么都不会怀疑她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的。

    贺学文面上微红,显得有些难为情,这个问题可真是难住他了,亏他还在阿囡面前吹嘘有什么不懂都可以问阿爹呢,太伤自尊心了。

    “这个东西阿爹也不认识,应该是一种类似收音机的东西吧,阿囡快收好,以后也不要拿出来了,免得被别人看见不好。”

    贺学文说得倒也不算全错,手机可不就和收音机是一个祖宗嘛,只不过差的辈份有点多而已,田思思听话地点了点头,将手机重又收了进去,和贺学文再说了几句话后便去自己的房间睡觉了。

    对于田思思拿出来的东西,贺学文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在他看来,先祖说的福地谁都没有进去过,里面究竟有什么谁也不知道,而且也有可能福地也是因人而异的呢!

    就和穿衣服一样,同一件衣服甲穿出来显得妖娆,而乙穿起来却显得清纯,同样道理,福地在不同的人手里,也许里面的东西也是不一样的吧。

    贺学文自动为田思思空间里的商场找到了解释,也不觉得福地里出现这些古怪的东西有什么不正常的,他将电棒和喷雾器放在手里又看了会,才小心地把它们收进了包里。

    虽然他不觉得自己会有机会用到,不过这是阿囡一片孝心,他可得保管好了。

章节目录

我成了六零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老羊爱吃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羊爱吃鱼并收藏我成了六零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