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思思每天都要写信,和田新华及贺承思写,也和云先生写,信上都是些平时的生活琐事,也会写一些她和张明柳争论的话题,像上次关于徐小娜的事她便写进了信中和田新华讨论。

    田新华回信也很频繁,每天都会把学到的东西以及做的事情写下来,就如同写日记一般,每日发生的事情都会向田思思汇报。

    阿囡:

    见信好!上次你说的那个徐小娜,我特意问过先生了,先生说那个女人不是好人,阿囡万万不可学习此人的品性,若是张爷爷再提起此人,阿囡就说是先生不喜欢此妇人即可!

    新华哥!

    张爷爷不会再提让我学徐小娜了,不过我看他很喜欢徐小娜,我觉得徐小娜应该是张爷爷的梦中情人,他还死不承认!

    我新做了不少金银花露,还有一些药酒,已经托人带去北京,你让云爷爷省着点喝,可别跟罗爷爷一样牛饮!

    替我向罗爷爷牛奶奶问好,就说阿囡很想他们!

    阿囡:

    先生说你做的花露味道不错,下回他想喝桂花味的。先生还说小孩子别关心大人的感情问题,好好学习,明年他要考你的。

    阿囡还记得上回替我们通风报信的马小明吗?我昨天抽空去了他家一趟,原来这个马小明有一手开锁的绝活,李黑子和另外的混混一直都想招揽他,不过都被马小明拒绝了,他说他不愿意和那些人混。

    我觉得马小明还不错,所以就和他做了朋友,也帮了他一些忙。先生总说要我多结交三教九流的朋友,我想马小明应该算是一个吧!

    新华哥:

    桂花花露得等桂花开了才能做,等做好阿爹会托人带过去的。

    云爷爷这人还是很厉害的,你听他的准没错,只要新华哥觉得对的就去做吧,阿囡一定会支持新华哥的!

    云爷爷的身体怎么样了?现在入秋天气凉了,你让他别老是呆在花园里。园子里湿气太重。对他的身体不好!

    北京

    田新华推开书房门,无奈地看着云先生津津有味地喝着金银花露,阿囡才写信过来交待让先生少喝点。可是先生倒好,拿这花露当茶喝了,有事无事总喜欢泡两杯喝。

    “先生,阿囡不是说让您少喝点吗?您怎么又喝上了?”

    云先生手抖了抖。差点把杯里花露抖了出来,面上云淡风轻。“我这不是口渴么,一时找不到水喝。”

    口混找不到水喝?喝的水找不到难道调花露的水就能找到了?先生真是撒谎都不打草稿。

    “先生,您要是再把花露当茶喝的话,我会写信告诉阿囡。让她别再做花露了。”

    田新华只得釜底抽薪,果然最有效的还是绝招,云先生嘴里说着”知道了知道了“。一口气把杯里的花露饮尽,冲田新华瞪了两眼。田新华一点都不在意。

    “先生,阿囡刚寄了相片过来,您要不要看一看?”

    田新华从袋里取出四五张相片,递给云先生,都是田思思的玉照,有她在自家院子里照的,还有后山照的,而且每张相片背面都有说明。

    “阿囡这丫头好像抽条了,瘦了不少!”云先生笑眯眯地看着相片说道。

    “是啊,阿囡说她现在有了,比上半年长了好几公分,好些衣服都短了,阿囡说有些衣服她都还只穿了一两次呢!”

    “短了就扔了,让贺学文给她做新的,别学那些扣扣缩缩的作派,小家子气,你写信给阿囡说,听到了没?”

    “知道了,我一会就回去写信,对了,阿囡还问先生能不能去我们村里住,那样她就能天天给您做好吃的了。”田新华其实是极希望云先生去月泉村住的,那样他就能学习陪伴阿囡两不误了。

    云先生当然是心动的,只是。他叹了口气,将相片放进抽屉里,摇头道:“现在还不行,等再过个几年吧,若是那时候我还活着,定会去月泉村住段时间的。”

    “先生,您现在的身体不是已经好很多了吗?再说就冲您现在一餐能吃两碗饭,肯定能长命百岁的。”

    云先生哈哈大笑,“那就承你吉言了。”

    田思思接到田新华的来信时,正是桂花飘香的时候,整个月泉村都笼罩在桂花香中,清晨披着花香出门,夜晚闻着花香入睡,每个人都带着笑容,心情舒畅。

    云先生不来这里住在她的预料之中,之前写信也不过是不死心问一声而已,存着万分之一的侥幸,如果云先生能够过来,她也就能更加方便调理他的身体,而不用贺学文总是托人带去了。

    信中新华哥说云先生的身体恢复得还是很好的,手心现在已变得温热,胃口也好了很多,每餐都能吃两碗饭,身材也日趋圆润,双下巴快成三下巴了。

    田思思对于云先生的发福又担心上了,特意写信让田新华注意控制云先生的饭量,并且还让他监督云先生每日锻炼身体,不可整天躺在藤椅上一动不动,吃了睡睡了吃,不长膘才怪呢!

    信中田思思指出了老年人发胖的各种危害,从三高到冠心病、糖尿病等等,最后她还制订了云先生的减肥日程表,让田新华严格依照此表执行。

    接到田思思信时,云先生正躺在椅子上开心地吃着牛二妞特意做的炸春卷,春卷炸得金黄酥脆,里面的馅也鲜香美味,他吃得卡嚓卡嚓响,不时还用手接住掉下来的碎沫。

    自从二十年前那次受伤后,他不仅变得畏寒,就连舌头也失去了味觉,吃任何东西都似在嚼蜡,现在他好不容易恢复了身体,不把那二十年没吃到的东西补回来,他老人家岂不是亏大发了。

    “先生,阿囡说您得减肥了,照您这么吃下去,这张椅子怕是要断了。”

    田新华伸手拿走春卷盘子,将盘子里剩下的十来根春卷与贺承思分吃了,气得云先生干瞪眼。

    罗大头也觉得自家先生是胖了点,眼睛都眯成条缝了,一点都不好看,还是以前的先生好看,多有仙气啊!

    云先生看了田思思的减肥日程表后,整个人都不好了,他老人家最讨厌的就是跑步,这个死丫头居然让他老人家这么大岁数还要每天绕着后花园跑三圈,岂不是要了他老人家的老命?

    只是他的抗议无效,这次的减肥行动得到了云府所有人的支持,就连罗大头也是保留意见,拗不过众人的云先生只得在田新华美食的诱惑下哀怨地进行着他的减肥大业。

章节目录

我成了六零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老羊爱吃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羊爱吃鱼并收藏我成了六零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