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田新华带着两个弟弟去北京的一些名胜古迹逛了逛,田思思并没有跟去,这些地方她都去过了,再说这大热天的,她宁愿呆在凉爽的云府后花园喝着清露闻着花香。

    经过三年的调养,云先生的身体算是彻底地恢复正常了,只不过他的身形也肥了好几轮儿,原本仙姿玉色的云仙人也变成了一个只比普通老头好看一丢丢的胖老头儿。

    田思思这次为云先生带了另外一种养身酒,极适合老人喝的,若是每天喝上一小杯,健健康康活至人瑞甚至更长一点问题都没有,老爷子他们几个老人和贺学文也是在喝这种养身酒,当然里面也添加了稀释了的琼液,效果更好一些。

    “云爷爷,这酒是我阿爹酿的另一种养身酒,每天也是一小杯,您和罗爷爷牛奶奶一道喝!”田思思让罗大头把五坛酒收好,这次她总共带了八坛,杨家三坛,云府五坛。

    云先生笑眯眯地喝着梅花清露,听小丫头说话,“这里还有三坛清露,一坛是玉兰花清露,两坛是桃花清露,您可别一下子都喝完了。”

    这次他们三个人除了几件衣服和吃的外,剩下的行李就是这十一个坛子了,也幸好是车接车送,要不然他们可拿不动呢。

    “知道了,我肯定省着喝,小丫头越大越罗嗦了,都是跟大头学的。”云先生嘟嚷着,一脸不高兴,现在他最烦的就是有人在他耳边说让他少吃点,他老人家好不容易吃东西有感觉了,还不让他吃个过瘾。

    田思思不由好笑。现在的云先生就像个被限制了零食的小孩一样,满腹怨念。

    “云爷爷,罗爷爷也是为了您好,您看看你的肚子,都比我小姑三个月时的肚子还要大呢,太胖了的话,身体会出现很多毛病的。您得控制食量了!”

    “知道了知道了。不就是让我少吃一点嘛,你呆会和二妞说一声,就说先生我这个月吃素了。让她少烧点肉!”

    云先生被田思思说得火大,一气之下说出了吃素的话,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可是田思思却极快地接了过去。笑嘻嘻地说道:“云爷爷您可真是为我们做出了好榜样呢,我这就去和牛奶奶说。让她给您这个月准备素菜。”

    话刚说完田思思便小跑着去通知牛二妞了,生怕云先生反悔似的,云先生被她气得半死,冲旁边笑个不停的罗大头发火道:

    “我说你们两口子也真是。晚上一个被窝里也不知道商量好,一个让我少吃点,一个却烧那么多肉。先生我看了能不想吃吗?”

    罗大头被云先生说得一脸愕然,这思思丫头惹出来的事。先生咋怨上他了呢?

    云先生冲罗大头发了顿牢骚后,心里舒坦了点,又把新得的桃花露倒出一瓶子,用水调了一杯,喝了一小口,齿颊生香,不错,云先生满意地点了点头,一口将杯里的桃花露喝尽,又重新泡了一杯,这才高兴地去书房了。

    罗大头笑着摇了摇头,先生现在就像小孩一样贪吃,以前他是为先生吃得太少担心,现在他又要为先生吃得太多担心,不过,他还是喜欢先生现在的样子,胖就胖点好了,只要先生身体健康就好!

    三天后,田新华田思思他们四人便出发去乌兰察布盟了,乌兰察布盟便是现在的集宁市,北京距乌兰察布盟(以后称为集宁)也就四五百公里,田新华打算自己开车过去,坐火车还得转好几次车,倒不如自己开车过去方便,就算是路途不熟,顶多一天也就能到了。

    田思思带了十几坛普通烧酒,是这几天晚上她和田新华一道酿的,足足酿了千把斤,够罗大头喝几年了,田爱国也是爱喝两口的,这次给他带几坛过去。

    临出发前一晚上,罗大头倒是又给车上加了十来坛酒,说是让他们到了集宁后,再去趟,给他大儿子送些酒过去。

    “罗爷爷,您大儿子也在内蒙吗?他是做什么的?叫什么名字?”田思思还是第一次听罗大头提起他儿子。

    “叫罗志刚,是内蒙军区的司令员。”牛二妞在一旁笑眯眯地说着。

    “啊呀,罗爷爷,您可瞒得真牢呢,原来您儿子这么厉害啊,真是将门世家呢!”

    田思思不吝赞美之词,罗大头乐得嘴巴都咧到耳朵根了,当即便对田思思拍着胸脯说,到了内蒙尽管横着走,要是有哪个不长眼的敢冒犯,就去找他儿子,报上他老人家的名字,他儿子肯定得出头。

    云先生鄙视地撇了眼罗大头,耳根子太浅,鬼丫头就等着你这句话呢!

    牛二妞为他们准备了不少酱牛肉、鸡蛋饼、茶叶蛋等吃食,让他们在路上吃,另外她还做了一些易贮存的咸菜和辣椒酱,让田思思到时候带给她大儿子。

    第二天一大早,他们便从云府出发了,呼吸着清晨清新的空气,听着鸟雀清脆的鸣声,再看着街道旁郁郁葱葱的行道树,田思思觉得心都要飞起来了,没想到前世21世纪她没有实现自驾游的愿望,来到七十年代反倒实现了。

    “新华哥,你汽油准备充足了吗?”坐在副驾驶座的田思思兴奋过后开始操心起来了。

    “尽够了,就算是开到包头都够了。”

    “新华哥,要是半路上抛锚怎么办?”田思思又想起来一个严重的问题,现在可不是前世,可以打电话求助,万一要是荒山野岭车坏了,他们可怎么办?

    “没事,我会修车,工具我都备齐了。”田新华一点都不担心。

    “新华哥,你好厉害!”田思思崇拜地看着开车的男孩,让男孩挺得意。

    “新华哥,你带了地图没,可别开错方向了。”田思思又想起来现在可是没有导航仪的,万一要是开到陕西去可咋办?

    田新华哭笑不得,今天阿囡怎么回事,兴奋得有些过头了吧?他将车缓缓前近,低下头在田思思耳边小声道:“新华哥什么都准备好了,阿囡只需乖乖地坐着就好,你要是再问下去的话,我可要亲你了!”

    田思思吓得立马闭嘴坐端正,脸红通通的,生怕田新华这个家伙真亲了过来,后面可还有田庆华和胡维新看着呢!

章节目录

我成了六零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老羊爱吃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羊爱吃鱼并收藏我成了六零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