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卫红的确是相中田新华了,张卫红此人出生于一个普通的大院家庭,父亲是武装部一名很平凡的工作人员,母亲也是一名普通工人,还是那种集体工,上面还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她是老小,这样的家庭在北京来说属一般,不上不下。

    不过这位张卫红从小就表现出了极高的政治觉悟和革命热情,平生最爱的就是绿军装和主席徽章,从她十二岁时成为一名光荣的红小兵时,张卫红每天都沉浸在批斗与造反的热情之中。

    也因为她极高的革命觉悟,再加上六亲不认的行事作风,让张卫红在一众红小兵中脱颖而出,远近闻名,若不是她生不逢时,以她那极具风头的名声,很有可能会受到主席接见,这也让张卫红一直引以为恨,抱憾终生。

    虽然倒台了,可是张卫红的革命热情一点都没有降温,反而还更加高涨了,进了大学后,张卫红那一长篇光辉历史自然让她成为了一名光荣的班长。

    而此时的张卫红除了继续革命外,还多了另一项人生目标——寻找革命伴侣,恰在此时,相貌英俊、出身良好(革命家庭)、实力雄厚的田新华童鞋出现了。(清大校园一直有一个美丽的传说,田新华是某位高级领导人的后代)

    张卫红对于田新华就如同对待绿军装一般热情,只是田新华一直不买她的账,让她深觉懊恼。不过这一点点小挫折是击不退革命小将张卫红的。

    我是不会放弃的!

    张卫红对未来充满信心!

    正在长城上与一众朋友聊天的田新华打了一个喷嚏,肯定是阿囡在想我呢?田新华摸着鼻子美滋滋地笑了。

    “新华,不会是张卫红那个老姑婆在念叨你吧?”雷刚打趣道。

    田新华白了他一眼,昨晚听了雷刚那瞎说一通,他一晚上恶梦做个不停,被一只母老虎追了一晚上,累死他了。

    “张卫红是谁?新华,是你朋友吗?”张洁耳朵极灵。

    “不是,是我们班上的班长,一个很烦的女同学。我们不提她了。”田新华现在一听到张卫红这个名字就头大。

    雷刚在媳妇耳朵边叽叽咕咕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张洁的表情也越来越奇怪,不停地打量田新华。

    田新华懒得理会这两个二货,自从离开内蒙后,雷刚和张洁这两人都画风大变。一点都不像以前在军区时候的模样。要是阿囡知道她的张姐姐其实是个喜欢动拳头的女人。肯定眼珠子都会弹出来的。

    “新华,你可得注意一点啊,要是思思知道有个张卫红的话.....”

    后面的话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是大家都感觉到了张洁所要表达的意思,尤其是她那不停伸缩的拳头,所有人都忍不住抖了抖,谁能想到这个身材单薄的张大姑娘竟然是个武术高手,他们可都亲眼见到那双白嫩嫩的小手劈断一块板砖呢!

    当然,吴天放是一点都不吃惊的,身为张洁雷刚的发小,他对这两人的尿性早就一清二楚、知根知底,也所以他才会躲在旁边看卢菲像个小丑一般瞎蹦哒,看得津津有味。

    田新华忙大声保证:“我向保证,我和那个张卫红绝对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张洁你可别和阿囡乱说。”

    张洁嘻嘻笑了笑,很满意田新华的表现,她和思思一直都有联系,也成为了好姐妹,自然有义务替好姐妹肃清一切障碍。

    “新华,你过年哪过?”黄小光啃了只猪蹄,嘴上油光光。

    “当然是回去了。”

    “要不我跟你一道回去吧?我爹妈现在都还不让我进家门呢!”黄小光苦着脸。

    田新华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过年你不回自个家去我家干啥?你爹妈说的是气话不知道啊?他们要是真不认你了,你这买猪蹄的票哪来的呢?你这好吃好喝的是谁供着呢?光靠你那点生活费?”

    黄小光脸上顿时有了光彩,是啊,爹娘要是真不认他了,大哥干嘛总给自己送钱送票呢?这两人也真是的,跟自己儿子还有啥害羞的,直说不就得了嘛!

    “兄弟谢了啊,要不是你提醒我,我还打算去内蒙找你表哥一道玩呢!”黄小光高兴地拍了拍田新华的肩膀。

    “我表哥后来怎么样?他的手没事了吧?”田新华一直没抽出工夫问胡维文的事情。

    “没事了,就跟没断过一样,而且自从那个李桩子死了后,厂里的那些老兵都收敛了不少,不敢再像以前那样明目张胆了。”

    黄小光说到这里,忍不住悄悄地打量了田新华几眼,见他只是淡笑着,听到李桩子这个名字时毫无反应,连瞳孔都没有一点点变化。

    黄小光特意研究过,书上说一个人对外界反应最直接的应该是瞳孔,就算身体没有反应,但是瞳孔也会收缩的,可是现在看田新华的模样,要不是他真一点都不知情,那就是这个人的掩饰功力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当初李桩子、朱向东、徐菲菲这三人先后出事,刘永生就对他说这事肯定是田新华干的,那时他还觉得不可能,田新华一个十六七岁的小男孩,哪来那么大的能量?而且就这狠厉的手法,也不像是一个小男孩能做出来的啊?

    可刘永生就是一口咬定是田新华干的,让黄小光半信半疑,所以今天他才会带着试探的心理提起这个话题,可是结果让人郁闷。

    唉,算了,不管是不是新华做的,都与他无关,再说那帮渣子也是罪有应得,新华这算是为民除害吧!

    黄小光本就是个心里存不住事的人,胡思乱想了一会儿,他便又嘻嘻哈哈与雷刚他们扯皮了,嘴里还不忘啃猪蹄。

    田新华笑眯眯地看着黄小光,他当然知道刚才黄小光是在试探,当然黄小光的试探肯定是没有恶意的,也许是好奇吧,但不管如何,他都不会把真相说出来,有些事是永远都不能同朋友一道分享的,真相就让他永远埋进土里吧。

章节目录

我成了六零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老羊爱吃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羊爱吃鱼并收藏我成了六零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