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晚饭后,田新华照例去一楼信箱取信,本以为今天又要失望而归,不过在看到信封上熟悉的笔迹时,田新华露出了开心的笑容,阿囡应该是从广州回来了。

    新华哥:

    我找到亲生妈妈了,她在那边过得很好,已经另嫁他人,只是她嫁的那个男人有点复杂,不过对我妈妈很好,妈妈她应该是幸福的吧!只是,我很心疼阿爹,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

    阿囡

    其他的都是一些吃了好吃的,买了好看衣服之类的生活琐事,田新华含着笑看完了整封信,并把那页写了穆秀莲的信点燃火烧成灰烬。

    没想到阿囝的亲生母亲竟然去了香港,而且还嫁人了?

    田新华不禁有些烦闷,这件事情可不能透一点风出来,若是让有心人知道阿囡和贺叔有海外关系的话,会很麻烦的,明天就打电话回去和阿囡说一声,让她口风紧一些。

    晚自习时,教室里灯火通明,学生都认真地坐在位子上读书,这些学生们的年纪参差不齐,有三十多岁胡子拉碴的大叔,也有不过十七八岁的年青姑娘和小伙子,看着就像是两辈人,但事实上他们却是同班同学,这种现象在七十年代的大学校园里比比皆是。

    “新华,明天爬长城,去不去?”

    田新华旁边一个男同学探过身子在他耳边小声说话,这人赫然是内蒙古军区的雷刚。

    除了雷刚,军区里他的娃娃亲对象张洁也来了。不过张洁读的是外语系,是在北京大学,另外还有那位口琴吹得非常棒的吴天放,不过这位吴天放童鞋选的专业实在是太高大上了——天体物理,田新华和雷刚表示听都没有听说过。

    而罗军刘大头等人却去了部队当兵,和他们走了不一样的路。

    “都谁啊?不会就你和你媳妇吧?我可不去受那罪!”田新华头也没抬,一点都不心动。

    这个雷刚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军区的时候和他青梅张洁一天天装得跟路人似的,结果一到了北京,好嘛。每天粘粘糊糊的。要不是年龄没到,田新华毫不怀疑这两人会跑去登记的。

    雷刚尴尬一笑。

    “这次绝对人多,黄哥、刘哥、顾哥他们都去,还有天放。都是老朋友。”

    缘分有时候真的很奇妙。田新华在内蒙认识的这几个朋友都以同样的方式在北京聚集了。黄小光、刘永生、顾家明这三人也都在今年被推荐成为了工农兵大学生。

    黄小光出乎意料地去了电影学院,他学的是导演专业,据说为这事。黄小光的爹妈把他狠揍了一顿,至今都还没有原谅他。

    刘永生和顾家明则都在北京大学,刘永生学的是一门比田新华还要高深的专业——哲学,而娃娃脸顾家明则学了另一个高大上的学科——数学力学系,和吴天放非常有共同语言。

    每当朋友聚会时,这两位大人凑一起讨论各自的学习成果时,旁边的众人都能感觉到这两家伙脸上蕴含的意思——你们这些鱼唇的凡人。

    一听有这么多老朋友,田新华干脆地同意了。

    下课时,田新华和雷刚一道走出教室,后面一位穿着绿军装别着主席徽章的女同学叫住了田新华。

    “田新华同学,明天下午我想在班上组织一场关于声讨的讨论会,你也来一起参加吧!”

    这个女同学说的是一口京片子,不是那种女孩娇嫩柔软的声音,而是带着一种阳刚之气,十分爽利,她是田新华班上的班长,叫张红卫,是个十分积极踊跃的女孩。

    张卫红身材适中,一头齐耳的短发,面如满月,皮肤也挺白,是符合时下的大众脸,只是她的脸上总带着一种很严肃的表情,仿佛永远都处在一种批判与自我批判的状态中,让人觉得难以亲近,也让她看起来老成不少,本是二九佳人,却总让人误会是二十多岁的老姑娘。

    “张卫红同学,真是不巧,明天我已经和朋友有约,不能参加你组织的讨论会了。”田新华也一脸严肃地回答。

    “田新华同学,明天我们的讨论会是极严肃的批判与自我检查会议,你做为班级的副班长,参加讨论会是你的职责和义务!”

    张卫红皱着浓眉,对于田新华竟然不参加讨论会非常不满意,不过她说得还是比较委婉的,如果对象换了别人的话,她肯定会直接指责对方的政治觉悟不高,上升到另一个更深层次了。

    田新华暗骂了一声娘,面上还是微笑地说道:“张卫红同学,我明天去北大也恰巧是要参加同样的讨论会,虽然在班级上开办这种讨论会是一件极重要也极有意义的事情,不过我们也需要和兄弟学校共同探讨,不是吗?”

    张卫红:.......

    “张卫红同学,我相信以你非凡的组织能力,一定会把明天的讨论会组织得非常棒的!”

    田新华说完后便拉着一旁窃笑的雷刚开溜了,留下还在思索人生的张班长。

    走到教室老远,雷刚终于憋不住笑了出来,“哈哈,新华,没想到你也挺能忽悠的嘛,瞧那个老姑婆被你唬得一愣一愣的。”

    田新华无奈地摇了摇头,要不是云先生说一定要在班级里担任职务,他才懒得当这破副班长呢,搞得那个张卫红一天到晚总是用那种严肃的语气说:

    田新华同学,你身为班级的副班长,你应该........

    真是烦都烦死了!

    “新华,这个老姑婆不会是看上你了吧?”雷刚突然想到一个可能性,神秘地说道。

    田新华惊得跳了起来,双手掐住雷刚的脖子,“你乱说什么?怎么可能?我可是有媳妇的人,你别给我到处瞎咧咧。”

    “咳咳咳,你发疯了!老子都要被你掐死了。”

    雷刚揉着脖子,瞪了田新华一眼。

    “谁让你乱说话的。”

    “我可没乱说,要不是看上你了,那个老姑婆干嘛总是找你?怎么没见她来找我这个学习委员?”

    雷刚越说越觉得有道理,兴奋地说道:“这个张卫红九成九就是相中兄弟你了,兄弟你艳福不浅哪,居然能让那老姑婆相中?”

    ps:  还在心痛中!

章节目录

我成了六零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老羊爱吃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羊爱吃鱼并收藏我成了六零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