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俊基叫醒了还在昏迷的刘小姐,拿了一叠钱给她,让她自己打车回家,他则屁颠屁颠地跟着思思他们去看热闹了,刘小姐气得直跺脚,但也无可奈何,看了眼手里的几百块钱,心里稍舒坦了些。

    “思思,菲菲会不会出事?”末流实在是很担心。

    他曾经亲眼见过两个黑拳手打拳,一个黑人,一个泰国人,打得无比血腥和残暴,最后是那个矮小的泰国人打赢了,黑人全身血肉模糊,当场就咽了气,但是那个泰国人也好不到哪里去,一条腿断了,一只手也断了。

    那一年他只有12岁,是他叔爷爷特意带他去看的,当时看过之后,他接连半个月不敢吃红色的东西,就是看见蕃茄酱这种食物他也想吐。

    “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吧!”思思箴着眉头,幸好是在自家的拳场,不怕有人在背后搞鬼。

    拳场离他们吃饭的地方并不远,没几分钟就到了,乔兴帮停好车,便带着思思他们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里面看场子的人都恭恭敬敬地称他‘二少’。

    台上似乎正结束一场比赛,空气里充斥着血腥味和观众的汗臭味,闻起来一点都不美妙,思思皱了皱眉头,因为在战场上闻过更难闻的气息,此刻倒没有什么不适应的,末流则用手捂住了鼻子,一脸苍白,思思从包里拿出清凉油,递给末流。

    末流赶紧抹了点在人中,这才舒服了些。感激地冲思思笑了笑。

    他们去了阿飞的办公室,阿飞似是在见一个人,是个相貌普通的年青男子,精瘦的身材,中等个子,十分平常的一个人。

    但一眼看过去,思思就知道这人肯定是个军人,而且还是特种兵出身的军人。

    当然,思思只从他身上看出了军人的气质,特种兵则是张洁在她耳边说的。声音很小。不过那个男人也听见了,微微地抬了下头,打量了他们一眼,很快便又垂下头。

    “阿金。你这样突然请假让我很不好做呢。本来我已经安排好你今晚对战那个泰国佬的。消息都放出去了,钱都收了,可是你却跑来告诉我说不能打了。你让我怎么办?难道让我亲自出马吗?”阿飞的语气不是很好。

    “飞哥,我知道是我不对,可是我有阿柔的消息了,我一定要去找她,等我找到阿柔,我一定回来打拳。”阿金语气很坚决。

    “你今晚打了拳,明天再去找那个阿柔,这样不是两不耽搁嘛!”阿飞也放缓了语气。

    “不,我来香港就是为了找阿柔的,现在好不容易有了阿柔的消息,我不想耽搁。”

    见阿飞面色不好,阿金也有些愧疚,毕竟这事真是他不对,可是他也没想到,阿柔突然就有消息了,在香港找了一年,好不容易有了阿柔的消息,他恨不得当时就跑去找人,要不是看在飞哥平时比较照顾他的份上,他根本就不会想到来解释的。

    “东北虎!”

    上官突然叫了声,那个叫阿金的男子身子一震,突地转过身来,全身发出一股冷厉,慑人心神。

    “你是谁?”男子冷冷地问道。

    “上官菲菲”

    “上官红是你什么人?”

    “我大哥,他一直在找你。”

    随着上官的回答,阿金身上的气息渐渐回暖,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找我干什么?我还有什么脸见他?”

    “不,大哥说你一直是他心里的东北虎,也是永远的东北虎,没人可以取代你!”上官认真地说着。

    屋内的人都被这两人的对话弄得莫名其妙,敢情这是碰上熟人了?不过东北虎是什么玩意儿?

    阿金眼眶发红,还想说些什么,上官又说话了,“你是不是有急事?你的拳我替你打,你放心去办事吧!”

    “不,太危险了,这个泰国佬很厉害,我不能让你替我冒险。”阿金咬了咬牙,毅然决然道:“还是我自己打吧,等打完了拳赛我再去找人。”

    阿金可不能让好兄弟的妹妹替自己冒险,只得强捺住找人的急切,同意亲自出场。

    阿飞眉开眼笑,“这就对了嘛,打完拳再找照样来得及的。”

    “你不信我?”

    上官话一落音便突地冲上前,众人只觉眼前一花,上官与阿金便缠斗在了一起。

    这也是思思第一次看上官打拳,虽然她不懂拳术,但此刻也能看出来上官的拳法确实很厉害,她的拳并不是那种花拳绣腿,招式简单,但快、狠、准,准确地来说,上官学的就是杀人的招式,不好看,但实用,出拳必伤人。

    而阿金也是同样如此,招招都是实招,没有一招是虚的,而且他的拳劲明显还要大于上官,不过上官的速度却快于阿金,两人算是打了个平分秋色。

    “好!真好!”

    乔兴帮看得津津有味,左一拳右一拳,学着场中两人的招式,一个人也打得不亦乐乎。

    阿飞也看出兴味了,没想到思思的朋友竟有如此好身手!

    阿金与上官你来我往对了几十招,实际上时间只过去了十几秒,两人同时各退一步。

    “怎么样?”

    “不错,那就拜托你了,我先走一步,后会有期!”阿金说完还真走了,不一会儿便消失不见。

    阿飞也没叫住他,饶有兴味地打量上官,问思思道:“思思,你朋友真要替那阿金打这场拳?要知道我们这里打拳可是要签生死状的。”

    “飞哥,一切就按照你这的规矩来吧。”思思征求过上官的意见,开口说道。

    “行,明仔,拿生死状来,给这位小姐画押。”阿飞也不多说废话,立刻便唤手下。

    上官毫不犹豫地在生死状上按下了手印,迫不及待问道:“什么时候打啊?”

    “半小时后,兴仔,带菲菲下去准备,你给她讲讲咱们这里打拳的规矩。”阿飞笑眯眯地说着。

    乔兴帮屁颠颠地领着上官下去了,思思他们也跟着,休息室里,那个泰国人已经在场了,是个身材中等的年青男子,看着阴森森的,一脸狠厉,此刻正死死地盯着思思他们,一看就不是个善茬。

章节目录

我成了六零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老羊爱吃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羊爱吃鱼并收藏我成了六零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