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思回到北京没几天,十月便匆匆来到了,思思有些小兴奋,因为忙得团团转的贺学文来北京了,贺学文嘴上说是来送药酒的,思思听了却觉得好笑,上个月不是刚来送过吗?

    窥知了自家阿爹内心的小春芽,思思颇有一种吾家老爹始长成的感慨,也不知道阿爹是单相思还是两厢情愿?要不让阿流去探探他堂姑的口风?

    末叶她所在的剧团在贺学文来了没多久后也赶到了北京,电视台、收音机以及报纸都对这次广州粤剧团公演的事情作了大幅的报道,看来很是看重。

    思思得到了好几张前排座位的票,她把票分给了云先生及老爷子赵老太他们,并且还神秘地卖了个关子,说有一位演员很有可能会是她未来的继母呢!

    思思的话掀起了惊涛骇浪,对于粤剧并无兴趣的老爷子及赵老太,还有杨浩元夫妇、杨文斌夫妇、罗大头、张明柳、唐铁山等都去了,他们可得替贺学文把好关,别找个四六不通的女人回来让阿囡不舒服。

    浩浩荡荡的一群人,把剧院的领导都吓坏了。这是咋地了?电视里的人咋地都跑到他这剧院来了?

    贺学文也被这群声势浩大的队伍惊呆了,而且最让他觉得疑惑的是,为何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暧昧的笑容?

    “学文啊,年纪到了是该考虑人生大事了,不过得慎重再慎重!”云先生意味深长。

    “我们来替学文你把把关,你们年轻人就只图美色。不靠谱!”老爷子倚老卖老。

    “学文你真是太不够意思了,有了意中人也不和我说一声,要不是阿囡说了,你怕是要等到结婚才通知我这个朋友吧?”杨文斌不高兴。

    贺学文面上带着尴尬的笑容,心里却是恨不得把思思的屁股打成三半,这个死丫头搞的什么事?回去再收拾她!

    正在后台与末叶交流感情的思思只觉得耳朵发痒,谁念叨我呀?思思掏了掏耳朵,浑不在意,又继续和末叶聊天。

    “叶姨,你的皮肤越来越好了呢?”思思凑到末叶面前。看着她光滑细腻的皮肤感慨道。

    正在上妆的末叶看了她一眼。娇笑道:“这还要感谢阿囡你送我的养颜酒呢!效果真不错!”

    “有效果就好,我让我阿爹再多酿点。”

    思思边说边仔细地探查末叶的反应,果然在听到思思说阿爹时,末叶的眼神闪了闪。

    有反应就好呀!

    不过想想也是。自家阿爹好歹也是钻石王老五呢!相貌英俊。最富男性魅力的年纪。家产丰厚,学识不凡,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有她这么个拖油瓶了。不过想来以她这人见人爱的小模样,这也只是小问题啦!

    末叶表演的依然是《王宝钏》,演出十分成功,当散场后,老爷子邀请末叶去他家吃晚饭,思思也在一旁帮腔。

    末叶淡淡地瞟了贺学文一眼,笑着应下了,贺学文的脸有些红,其实云先生他们跑过来,还说了那些莫明其妙的话,他哪会不明白其中的意思?

    对于末叶,贺学文承认他是有好感的,不过这好感还远未达到非卿不娶的地步,现在贺学文的心里排第一的是女儿,排第二的是贺家酒,剩下的对他来说都不是特别重要的事,可有可无。

    而且他也担心再娶一个女人回来,会委屈了阿囡,是以,他在得知穆秀莲再婚后,曾有一度是打算就此度过余生,不再结婚的。

    只是感情的事谁也说不准,上天就这么安排他遇上了末叶,末叶是个好女人,对阿囡也好,贺学文看得出来,末叶是真的喜欢阿囡,不是装装样子的。

    而末叶应该也是对自己有好感的吧?于是他们便这么交往了起来,说是情人却都彬彬有礼,说是普通朋友,可他们却都很了解对方的喜好。

    其实贺学文觉得有一个若即若离的红颜知己也挺不错的,他觉得末叶应该也是这般想的,两人闲时一起喝喝茶,听听歌,说说话,十分自在。

    他们两人都经历得太多,对感情都已变得畏首畏尾了,谁也不愿意先打破这层暧昧的薄纱。

    只是今天阿囡这个死丫头搞了这么一出,怕是要打破这层自在了吧?

    想到此的贺学文又忍不住朝对面的思思瞪了眼,真是越大越不安份!

    田家的晚饭十分丰盛,宾主皆欢,大家提都没提末叶和贺学文的事情,说的也都是些平常话题,让末叶在北京的时候多来家里坐坐,末叶自然是笑着应好。

    饭毕后,贺学文担负着送末叶回酒店的重任,在几位老人意味深长的眼神中,如坐针毡的两人逃也似地离开了田家。

    “真是不好意思,我没想到阿囡这孩子会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来,让你为难了。”贺学文歉意地笑道。

    “不,长辈们都很热情,我怎会为难呢?”

    末叶忙摇头,她是真的不觉得难为情,说起来,她也不是什么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不过是多问了几句,有什么好觉得难为情的呢?

    一句话说了,两人竟没有什么话要说,就这么默默地在月光下走着,拉出两道长长的影子,一前一后,一大一小。

    思思本以为搞了那么大的动静,贺学文和末叶应该会有进一步发展才是,可是看他与末叶却仍然不愠不火的,怎么回事?

    难道阿爹与叶姨真的只是纯洁的友谊?

    不应该啊,她虽然不懂爱情,可是明显叶姨和阿爹之间很暧昧嘛,肯定不是普通朋友的关系!

    为什么这两人还能这么淡定呢?思思不明所以,问田新华,某人则是笑她皇帝不急太监急,问云先生,得到的却是‘顺其自然’的回答。

    问赵老太,她更不懂,在她老人家看来,贺学文既然喜欢末叶,那就应该抓紧时间把事情办了才是,哪能这么拖泥带水的,真是不痛快!

    百思不得其解的思思最后只好跑去问当事人了,结果被贺学文说了一通,让她少管闲事,顾好自己就行。

    好吧,思思觉得贺学文应该是恼羞成怒了,看在阿爹害羞的份上,她就不计较阿爹说自己多管闲事了!

章节目录

我成了六零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老羊爱吃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羊爱吃鱼并收藏我成了六零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