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叶只在北京呆了一个月就回广州了,贺学文随后没多久也离开了北京,在他离开前,身边多了一个人,这人正是思思在香港认识的东北虎——袁金。

    据贺学文说,袁金是上个月在广州找到他的,拿了思思写的便笺,贺学文本就有找帮手的打算,是以一看是女儿推荐的,二话不说便同意了。

    而袁金似乎家里还有事,贺学文便让他先去家里处理完事情,处理完了再来北京找他,这也是袁金会在北京出现的原因。

    见到旧人,思思很是开心,看袁金的模样,似是开朗了不少,想来他应该从阿柔的死中走出来了吧?

    关于袁金的事情,思思问过田新华,她也就是随口那么一问,没指望田新华真能回答出来,不过这事田新华还真知道。

    想到田新华脸上的遗憾,思思也为袁金感到痛惜,造化弄人呀!

    原来袁金有一个好兄弟,就是大刚,他们之间有着过命的交情,大刚也是一名十分优秀的特种兵。

    出事的时候,他们这一组特种兵正在丛林里执行任务,小组中有一个空降而来的,想借着这次出任务捞点功劳回去好再往上升一升。

    本来这次任务不是什么特别危险的行动,大家都以为在丛林里转个几天就能回部队了。

    可老天往往最喜欢捉弄凡人,谁也没有想到在这片丛林里竟然隐藏着一支敌军小队,那位因为贪生怕死。竟然把身旁的大刚推了出去挡枪,猝不及防的大刚中了一枪,而且还成了敌军的俘虏。

    敌军很狡猾,抓了大刚做人质,伤了好几名特种兵,大刚在痛苦之中请求袁金开枪打死他,袁金只得忍痛朝好兄弟开枪,后来那队敌军也被袁金他们灭了。

    “那为什么菲菲说袁金差点要上军事法庭呢?”

    听到这里,思思觉得奇怪,虽然袁金杀了自己的战友。可这也是不得以而为之。应试不至于闹到军事法庭啊?

    田新华叹了口气,“那名死了。”

    “袁金杀死的?”思思震惊。

    “不清楚,这始终是个谜,没人知道这个的死是否与袁金有关。因为是在睡梦中被毒蛇咬死的。可是。的家人却一口咬定是袁金放毒蛇咬死了他们的儿子,并且还有人作证,这个作证的人也是和他们一起的特种兵。他说他亲眼看见袁金捉了条毒蛇放进的睡袋里。”

    “后来呢?”

    “后来这事是上官家压下来了,因为上官红和袁金有过命的交情,而且上官红也是那次任务的队长,他出面说那名是死于学艺不精,本领没有学好就跑到丛林里去找死!”

    田新华摸着下巴笑了笑,继续说道:“不过因为对方家族势力也不小,袁金虽然免了上军事法庭,不过他可能是担心连累上官家,自己打了退伍报告,就此杳无音讯,没想到竟是在香港。”

    思思叹了口气,什么时候都有这种特权主义啊?

    “那死了的是哪家啊?这么大的官威。”思思忍不住问道。

    “唐家,正是唐安志的堂哥。”田新华正色道。

    一听是唐家,思思对唐安志的感觉更差了,难怪这个唐安志看起来不像是好人,原来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一家人都是一路货色。

    思思觉得那名应该极有可能是袁金杀死的,以袁金因为好兄弟的一句话就可以在香港找阿柔那么长时间,他又怎么可能看着害死兄弟的仇人逍遥法外呢!

    思思抽空把袁金的事大概和贺学文说了,贺学文听了后对袁金的好感更甚,有情有义,有勇有谋,这种人才不正是他当前需要的吗?

    之后的贺学文对袁金愈发看重,而袁金也对贺学文十分忠心,成为了贺学文的左膀右臂。

    前面说到特权主义害死人,这里还有一位受害者,正是小许老师,小许老师被开除了。

    因为此次出去写生,闹出了这么大的事,受伤的学生家长不依,刘家人更不依,尤其是刘锦衣,他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一个孙女儿,还没有发挥作用就这么废了,他能不心痛吗?

    他当然也恨贺思思,恨上官菲菲,可是这两人他现在都惹不起,只得把一腔怒火发泄到了学校,联合了其他的几位家长一道向学校施压,一定要给他们一个交待。

    其实大家都知道,有什么好交待的呢?不过是这些家长想要找个人出出气罢了。

    学校领导都是人精儿,哪会不明白这些家长的意思,如果这些家长都只是普通人,他们倒也无须理会,关键是这些家长都还有点来头,虽然一个两个他们学校也不惧,可这人数一多,能量也不小啊!

    于是乎,小许老师就这么被推出来顶缸了,成了这次事件的主要责任人,被开除了公职。

    学生们得知这个结果都有些愤怒,那天晚上的事情他们都看得清清楚楚,明明是马教授刚愎自用,不听劝告才造成这种结果的,为何被处分的却是许老师呢?

    只是没有人会理睬这些学生,包括他们的家长,在他们双方看来,这已是一个十分圆满的结果了!

    学校没有什么损失,家长们也出了气,大家都十分满意,至于这中间倒霉的小许老师,根本就没人提起,谁让你恰好赶上这茬了呢?

    马教授依然还是和原来一样风度翩翩地来上课,只是班上的同学们都不再像以前那样尊敬他了,甚至对他还有了些轻视,当然除了常云欢外。

    常云欢和从前一样对马教授尊敬异常,人前人后十分殷勤,让因为学生们的态度有些失落的马教授十分窝心。

    马教授也想起了那天晚上也是常云欢留了下来与他一道同甘共苦,许老师和贺思思他们可都是把他抛下了呢!

    想到这,马教授更是看常云欢顺眼了,觉得这种有情有义的好学生真是太难得了,是不是应该和院长提一提,把常云欢的考察期提前结束?

    思思也特意去找了张明柳,把事情的真相说了出来,觉得不应该让许老师背这个黑锅。

    张明柳叹了口气,说道:“阿囡,这次开除许老师的决定是校领导下的,我这个名誉院长也无能为力呀!”

    事已成定局,思思只得接受了这个事实,虽然她可以找云先生出面,不过许老师与她也不过是泛泛之交,没必要给云先生添麻烦,听田新华说,这次云先生出面让h市的驻军出动,让不少人在后面说闲话呢!

    思思和班上的一些同学去送了许老师,大家一起凑钱买了些礼物,许老师见有这么多学生来送他,心里也是很感动的,本有些愤世嫉俗的心也平复了不少。

    起码他也不算是太失败吧?有这么多学生还是认同自己的呢!而且这样的结果他自己不是也料到了吗?

    一个是享有盛名的老教授,一个是学艺不精的年青老师,学校会选择哪一个,傻子都能猜到啊!

章节目录

我成了六零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老羊爱吃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羊爱吃鱼并收藏我成了六零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