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0年来到,好消息源源不断地在电视上报道,先是6月份中央发布了统一平反的文件,接着八月召开了十五大,宣布在深圳、珠海、汕头、厦门四个城市成立经济特区。

    对于这些好消息,国人们都是高兴的,但也有一个人不太高兴,那人就是田新华,因为国家新推出了婚姻法,将男女的合法婚姻年龄改大了,男22周岁,女20周岁,也就是说他还得等三年才能和思思结婚呢。

    这个新推出来的婚姻法犹如一桶冰水一般,把田新华本因思思即将迈入十八岁而激动的心泼得如冰窑似的,凄凄冷冷凄凄。

    与田新华同病相怜的还有雷刚,这小子本来打算今年十月一满二十周岁就和张洁去领证的,可是九月份的新婚姻法一出来,雷刚立时就蒙了。

    “就差一个月啊!他娘的,老子还有一个月就可以吃肉了!这下好了,还得再做两年和尚!”

    雷刚又痛又恨,痛的是还得再做两年和尚,恨的则是为什么他妈不把他早生一个月。

    “迟生我几个月也成啊,别他娘的就迟一个月啊,这滋味真他娘的难受!”

    看着眼前憋屈的雷刚,田新华突然觉得心里好受了些,超码还有个比他更倒霉的呢!

    人总是这样,在倒霉催的时候,如果发现了另一个比自己还要倒霉的人,那么心情绝对会好很多的。

    虽然心情还是有些不爽,不过看在好兄弟这么痛苦的份上。田新华还是安慰他道:“你也别难受了,不就是两年吗?兄弟我还要等三年呢!”

    雷刚嫣然一笑,“对啊,还有比我更惨的,新华,咱再过两年就能吃肉了,比你早一年,哈哈!”

    田新华郁闷:老子是吃多了才会去安慰你!

    反观两位男士的郁闷,两位姑娘的心情则美好极了,思思本就不怎么想早婚。如今还有三年缓冲期。当然是最好不过了。

    而张洁亦是如此。

    “本姑娘还没玩够呢!结婚了就得生孩子,生了孩子就得养孩子,哪有现在自在?还有两年可以玩,真是爽啊!”

    张洁大学毕业后被分去了侨务办。因为现在允许与海外亲人联系。海外很多人都通过侨务办寻找家人和朋友。也有很多人想回到故乡看看,侨务办就得负责接待。

    是以侨务办的工作还是比较忙的,不过张洁只不过是个新人。大事也轮不上她做主,还算轻松。

    思思今年并没有去香港,因为穆秀莲要回来祭祖,穆家祖宅并不是在上海,而是在宁波。

    穆家也是大家,与贺家不同,穆家是当地的纺织大户,穆家的人丁也比较单薄,比贺家稍好些,穆秀莲还有个哥哥,穆秀莲与她哥哥是同父异母,思思的外婆是她外公的继妻。

    不过穆秀莲与她哥哥的感情还是很不错的,因为思思的大舅比穆秀莲大十六七岁,对这个妹妹就跟自己女儿一般。

    而且这位舅舅还是位爱国人士,据穆秀莲说他大哥还在读高中的时候就加入了国民党,并且还是军统的精英,刺杀了很多日本人,当时很有名的一个日本女特务就是她大哥杀死的呢。

    穆秀莲在说到这里的时候,一脸骄傲,思思也挺敬佩这个大舅的,就问道:“姆妈,那我大舅现在在哪呢?还有我外公外婆呢?”

    穆秀莲一脸黯然,摇了摇头。

    “我也不知道,大哥47年就失踪了,不过姆妈说阿爹知道大哥的下落,好像是在外国,但是阿爹从来不对外说大哥的下落,我记得那个时候有很军统的人会来我家找阿爹聊天的,每次他们来我和我姆妈都吓得要死。”

    “那大舅应该还是活着的吧?”

    “不知道,不过大哥本事那么好,肯定不会死的。”穆秀莲笃定地说着。

    “你外公和外婆解放前就带着我去了香港,财产也都变卖了,只留下了宁波的祖宅。”穆秀莲又接着解释她父母的事情。

    思思倒是吃了一惊,疑惑问道:“姆妈,你和外公外婆都去了香港,那你和阿爹是怎么成亲的?”

    一个香港,一个上海,这根本就是两个世界嘛!

    穆秀莲笑了笑,“你外公和你爷爷是好朋友,我和你阿爹是娃娃亲,所以在我十八岁的时候就回上海与你阿爹成亲了。”

    好嘛,原来是娃娃亲啊!看来自家外公是个很守信用的人呢,姆妈十八岁的时候,国内的形势已经不是太好了,可是外公仍然把女儿送回来成亲,的确是君子一言呀,只是苦了穆秀莲,想来那个时候穆秀莲逃去香港是想去找父母的吧。

    “姆妈,你恨不恨外公?如果不是外公送你回来,你就不用受这些苦了。”思思问道。

    穆秀莲恍然,微微摇了摇头,“不恨,你阿爹一家人待我极好,婆婆也对我如同亲闺女一般,而且那个时候贺家也没有出事,过日子与在香港时没有什么不同的。”

    好吧,是她小人之心了!思思扁了扁嘴,又问道:“那外公外婆呢?他们在哪里?”

    “不知道,我在这边安定下来后就去了以前的住址,可是你外公外婆都不在了,房子也卖了,托了以前的旧仆给我留了口信,说他们去了外国,联系方式也没有留下来,不过那个旧仆说他们会来找我的,可是一直都没有等到他们,也不知道是不是出事了?”

    穆秀莲说到这里时,一脸担心。

    思思也觉得很奇怪,听穆秀莲说起来,外公外婆应该不是那种薄情寡义的人呀,为何会抛弃女儿失踪了呢?

    难道真是他们自己也出事了?

    有关舅舅的话题,思思也仅是问了这穆秀莲一次,怕问多了惹穆秀莲不开心。

    穆家在宁波的祖宅政府也归还给了穆秀莲,因为穆秀莲在香港,于是这房子便成了思思的,房契上写的也是思思的名字。

    当然这也是因为有人的关系,否则像这种主家生死不明的情况,若是没人关照的话,肯定是被人贪墨了。

章节目录

我成了六零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老羊爱吃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羊爱吃鱼并收藏我成了六零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