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陪穆秀莲回来的居然是乔兴帮,乔老大抽不开身,又不放心老婆独自回大陆,本来是想派飞哥来的,不过飞哥也很忙,于是乔兴帮便毛遂自荐了。

    当然乔兴帮主要是想回来看看师父的,另外也存着来大陆玩玩的心态。

    穆家祖宅在十年中被破坏得很严重,好在贺学文已经找人修膳过了,虽然不能完全恢复以前的状态,但也恢复七八分了。

    自家姆妈要回来,思思当然得全程陪同了,她同学校方面请了假,田新华也请了假,丈母娘来了,他作为新女婿,当然是要陪同的啦。

    穆秀莲是九月中旬回来的,本来她是打算暑假回来的,只是乔老大不同意,说这个时候天气太热,大陆又没有冷气吹,说什么也要穆秀莲天气凉爽了再走。

    于是就这么拖到了九月,不过穆秀莲的一番话让思思大吃一惊。

    “末老先生他们一家在广州,我们是一道回来的,末老先生说他过个几天就来北京,到时候我们一道聚餐。”

    穆秀莲是十分开心的,能够和末唐先生一道回乡,这可是莫大的荣耀啊!

    思思没想到末唐还真是说到做到呢,去年说要来看北京,今年就跑过来了,还找上了自家姆妈,这效率也太高了点。

    贺学文也过来了,他要陪着穆秀莲一道去宁波祭祖的,虽然不是夫妻了,不过做为穆家曾经的女婿以及世交的儿子。于情于理,他也应该去一趟的。

    只是乔兴帮见到贺学文后,发动了十八道警戒,因为乔老大在临出发前,郑重叮嘱过乔兴帮。

    “兴仔啊,你莲姨这次回去,除了要保证莲姨的安全,还有一点就是,别让她和阿囡的老豆接触太多啊,阿囡老豆长得跟狐狸精似的。最会勾人了。”

    此刻乔兴帮见到了狐狸精的贺学文。一脸‘果然如此’,只要一看到贺学文要与穆秀莲说话,他便突然插了出来,搞得贺学文和穆秀莲一句话都说不下去。

    思思凶悍地拍了他脑袋一巴掌。把他拖了出去。

    “乔兴帮。你有神经病啊!干嘛总是打扰我阿爹和姆妈说话?”

    “我老豆交待过了。不能让你老豆和莲姨多说话。”乔兴帮摸了摸被拍疼的脑袋,有心想拍回去,只是想想这里是人家的地盘。还是吃点小亏算了。

    思思哭笑不得,这个乔老大的醋劲也太大了点吧!

    “我姆妈都已经嫁给你老豆了,你老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当然要担心了,你老豆长得跟你一样,都跟狐狸精似的,一般人要是没有我这种强悍的意志,肯定会被勾走的。”乔兴帮一脸理直气壮。

    思思又拍了他脑袋一下,大吼道:“乔兴帮,你活得不耐烦了是吧?你说谁是狐狸精呢?”

    乔兴帮接连被拍两次脑袋,凶性也被拍出来了,瞪着牛眼,恶狠狠道:“贺思思,你想挨揍啊!”

    “你想揍谁呢?”闻声出来的田新华听了立刻沉了脸。

    乔兴帮一看是小白脸的田新华,一脸不屑,嘲笑地对思思说道:“思思啊,你怎么找了这么个弱鸡相公啊?听二哥的,休了,二哥在香港随便找个都比这小白脸强。”

    思思递给他一个‘节哀顺变’的眼神,乔兴帮不明所以。

    田新华危险地笑了笑,他正为要等三年才能结婚气闷呢,没想到这就有个傻子撞上来受虐了。

    “怎么?听乔少爷的口气,似乎身手很不错?”

    “那是自然,本少爷可是香港最厉害的黑拳手。”乔兴帮得意洋洋。

    他这话倒也不算说谎,自从每日练习上官教他的脚功后,乔兴帮的功夫日进千里,在飞哥的场子里成了六连胜的拳王。

    “这么厉害,那就比试比试?”田新华淡笑了笑。

    “就你这弱鸡身材?老子一根手指头就能打趴下。”乔兴帮斜视着看田新华,一副痞子模样。

    “谁是弱鸡可得比过才能知道呢?乔少爷难道是不敢和我比?”田新华激乔兴帮。

    果然乔兴帮一听就来火了,气哼哼地就挥着拳头冲上来,嘴里还喊着:“思思,这可是你相公求我打他的啊?要是我把你相公打伤了,你可别找我老豆告状?”

    “不会的,乔兴帮你只管用力打。”思思笑眯眯。

    乔兴帮心里还在想难道思思这个死丫头也想休了这个弱鸡相公,所以才借自己的手揍这小白脸?

    只是还没等他想完,田新华的拳头便挥过来了,杀气淋漓,吓得乔兴帮立马出了一身冷汗。

    娘的,贺思思的相公也跟贺思思这死丫头一样,都是扮猪吃老虎的高手啊!

    乔兴帮倒也不愧是六连胜的拳王,与田新华斗得不相上下,不过到底还是棋差一着,没几分钟,田新华便将乔兴帮踹翻倒地。

    田新华得意地笑了笑,冲地上的乔兴帮说道:“不好意思,在下这个弱鸡比你这个拳王还是强了一点点哦!”

    狠狠虐了乔兴帮一场的田新华心情大好,拉着看热闹的思思进屋去了,思思跨门槛时,朝还在地上躺着的乔兴帮做了个鬼脸,把乔兴帮气得要死。

    不过,自从乔兴帮被田新华打败后,他倒是老实了许多,脸上的骄横也收敛了不少,看着顺眼多了。

    穆秀莲十分感谢老爷子一家人,她表示等从宁波祭祖回来,一定要去月泉村当面感谢田满银和田满铜他们。

    老爷子摇了摇头,说道:“不,应该是我们要感谢你把阿囡送到了我们田家,阿囡是个福气深厚的孩子,我们田家是沾了阿囡的光哟!”

    “而且阿囡现在是我们田家的孙媳妇,还有什么感谢不感谢的,大家都是自己人。”赵老太十分豪爽地说着。

    穆秀莲脸上的笑滞了滞,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自家女儿竟然已经许人了,而且还是许的田家?

    虽然贺学文说并不是田家挟恩要求,而是阿囡与田新华那个臭小子青梅竹马,两情相悦,可她心里就是有些不舒服。

    阿囡还这么小就被订走了,她做姆妈的怎么高兴得起来?

章节目录

我成了六零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老羊爱吃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羊爱吃鱼并收藏我成了六零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