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那以后,贺承思接连好几天都是车接车送,风雨无阻,思思劝过好几次都没用,实在没法只得打电话给康棉花,让她把自家相公栓好了。

    哪知康棉花居然说:“思思,你们学校的老师不咋地,你肯定会被他们欺负,让承思去学校亮亮场,知道你有个厉害的哥哥,以后就没人敢欺负你了。”

    ?????

    她很弱吗?

    思思真觉得自己不弱啊,从小到大她可没吃过啥亏呢,只除了那次着了钟玉英的算计,以后可都是她欺负别人呢!可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自己总是受欺负的一方呢?

    众人:谁让你长得就是一副弱鸡的模样呢!

    康棉花是真心觉得自家小姑子娇滴滴的,虽然也上前线打了敌人,可和她那辉煌的战绩比起来,思思这么点子功绩就跟芥子般,不值一提。

    而且妹夫可是在电话里说了,学校里有不少男老师打小姑子的主意,让承思去吓吓他们,别跟苍蝇似的老在思思身边飞。

    思思郁闷:我不就是说了个李老师嘛,哪有好多只了?

    新华得意地笑:有一就有二,防患于未然,统统消灭掉。

    事实证明,贺承思的到来还是很有效的,学校的好几位男老师悄悄地把刚刚萌动的春芽毅然掐断了,瞧那个冷面煞神的模样,怕不是个好说话的。

    最主要的是,能开得上军车的人可不是什么平头百姓。家中绝对是有背景的呀!他们平头百姓可不敢惹。

    思思发觉这几天她身边倒真是安静了不少,那些总是借故来搭话的男老师现在看见她都只是礼貌客套地打招呼,再客气不过了。

    思思勾起嘴角,这样也好,省得自己心烦,她可没有与年轻男人搞暧昧的心情。

    不过还是有一个人不受影响的,正是李玉溪,李玉溪的家中背景也不差,是以并不觉得自己不能与贺承思相较高低,虽然他觉得自己这样后来者居上有些不大地道。不过如今都提倡恋爱自由了。贺老师也没有结婚,大家不都是平等的嘛!

    思思:李老师你的自我感觉实在是太好了点。

    除了李玉溪这位自我感觉良好的老师外,学校里的老师们大都对思思生疏有礼,就连那位发誓要与思思不死不休的彭老师也变得客气了。虽然做不到与思思相亲相爱。不过也不像从前那样看思思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

    思思知道。这些人都是被贺承思及他开来的车镇住了,虽然有点狗仗人势,不过这种仗势欺人的感觉真是爽啊!

    贺承思送了半个月后。见效果显著,他也就听了思思的劝不再来送了,主要也是这段时间学校的功课有点紧张,时间确实不是太富裕。

    完成任务的贺承思打电话给田新华,“成了,没人敢欺负阿囡了。”

    自从长大后,贺承思便跟着田新华一样叫思思阿囡。

    田新华咧着嘴笑了:“谢了啊,回去我请你喝酒。”

    贺承思不屑:“谁稀罕呢?我说你也太没用了吧,几只弱鸡就把你吓成这样,啧,胆子小得跟鸡似的。”

    “我这不是隔得远么?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了啊,换你自个试试?”

    “嗤!我家棉花还用我担心?一根指头就灭了那些弱鸡!”

    贺承思更不屑了,就那帮子弱鸡,棉花能瞅得上?还不禁棉花两指头耍呢!也就像他这样的高人才能制住棉花了,贺承思颇有几分自得。

    田新华郁闷得不行,谁让他家阿囡武力值确实是比不上康棉花呢!不过想到思思的身娇体软,田新华又乐了,媳妇需要那么厉害干嘛?像康棉花那种的,抱着肯定没他家阿囡舒服,阿囡抱起来多舒服啊!

    想到临走前和思思的缠绵悱恻,田新华只觉得全身发热,他与思思一百步都做九十九步了,也就差那临门一脚了。

    此时的田新华真是恨不得飞去北京与思思亲亲啊,看着下面怒吼的小兄弟,田新华不禁苦笑,今晚又得冲冷水澡了。

    身上有火只得从嘴里发泄出来了,田新华冲点火的贺承思说道:“只有不厉害的男人才需要媳妇很厉害呢,阿囡有我护着就行,用不着那么厉害!”

    说完田新华就挂断了电话,哼着小曲去冲冷水澡了,留下电话旁恨得牙痒痒的贺承思。

    他娘的,用完老子就翻脸啊!

    思思不知道自家未婚夫和哥哥的小九九,她今天得回老爷子那吃饭,老爷子今早打电话叫她回去,自从搬出来后,她一般都会回去吃晚饭的,只是这几天正好来大姨妈了,全身懒洋洋的,胃口也不好,是以就有好几天没回家。

    自从贺承思不接送她后,思思便自己开车上下班了,以前她还怕太高调行事影响不好,每天都是坐公车或是骑自行车,可现在想想自己真是个傻的,犯得着委屈自个吗?

    不过自己开车倒又把学校的人镇住了,学校的那些老师对她更客气了,看见她便战战兢兢的,当她是母大虫一般。

    其实这些人是见了思思的车牌才如此的,这部车是田新华以前开的那辆,车牌是罗大头帮着弄的,罗大头出手自然是不同凡响了,是以这部车的车牌确实是来头不小,牛逼哄哄!

    思思哪知道其中的猫腻,她就是图开车方便,不过就算是知道了,她也不会在意,不就是仗势嘛,她最喜欢了!

    当思思走近停在门口的车子时,一位女老师小跑着追了上来,“贺老师,等我一会儿。”

    思思微皱了皱眉,还是停住了脚步,看向了朝她跑过来的女老师,这位女老师姓蒋名芳,教音乐的,比她早半年分来学校。

    蒋芳长得很是端庄大气,搁在古代,蒋芳这种就是正室夫人的模板,而思思大概就是宠妃这种了。

    蒋芳也是本地人,家里离思思住的地方不是太远,两人本来也没什么交集,不过就是一个办公室的而已,只是有一次下雨天,蒋芳没带伞,等了半天也没等上公交车,全身都被雨淋湿了,思思难得发了善心,好心捎了她一程。

章节目录

我成了六零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老羊爱吃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羊爱吃鱼并收藏我成了六零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