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金雯的变态心理,思思并没有穿得太出格,淡黄色的连衣裙,披了件白色的薄毛衣,头发也只是简单的梳了个丸子头。

    现在梳这种发型的女孩子很少,一般未婚姑娘很少有人会把头发盘起来的,大都是马尾或是羊角辫。

    思思个人是十分喜欢丸子头的,清爽娇俏,打理简单,她身上也没有带什么饰物,除了脖子上那块贺学文为她在贺家宝库挑的玉坠外,便只是手腕上的粉晶手链了。

    但即便是如此简单的装扮,思思在金家一众宾客中仍然是极耀眼的存在,因为她是头一次在京都上层圈子亮相,不少人都纷纷打探她的来历。

    “那个漂亮女孩儿是谁?就是和张家闺女站一块的那个?”

    “不知道,难道是上官家的闺女?听说张家闺女和上官家闺女关系挺要好。”

    “不是,上官家的闺女是她们旁边穿长衣长裤的姑娘,我认识。”

    “那我知道了,这姑娘肯定是云府的,早就听说她们三个是好朋友了。”

    “云府的?那就是云老先生的孙女了?啧啧,没想到今天总算是见到庐山真面目了啊,还真美,不愧是云府的孙女儿!”

    .......

    思思他们四人都不爱与热闹,献上生日礼物后,就都安静地坐在位子上,等待开席。

    也幸好金府的宅子够大,否则这二十来桌席面怕是摆都摆不开呢!

    在这个宴会上。思思倒是看见了不少熟人,李玉溪、唐安志、唐秋白、常云欢、宋梦诗等,可真是巧得不能再巧了。

    李玉溪和唐安志、唐秋白出现在这里一点都不奇怪,毕竟都是这个圈子里的人,可宋梦诗和常云欢为何会在这里出现?

    不过见到与唐秋白亲亲热热坐在一起的宋梦诗,思思瞬间明白,以前朱云秀说宋梦诗找了校外的男朋友,只不过这位男朋友一直很神秘,现在看来,宋梦诗的男朋友就是唐秋白了。

    思思听了云先生的话后。便再也没有去过唐家。就是老爷子去了几次后,也不怎么去了,唐铁山果然不出云先生所料,一年不到。就原谅了他的儿女们。

    这些儿女们为了唐铁山的钱。一个个都跟乌眼鸡似的。把唐家弄得乌烟瘴气,一天到晚不得安宁。

    有时候这些人还会找上老爷子和张明柳,开口闭口就是哭穷。尤其以唐秋白的那位二婶最甚,老爷子和张明柳说了唐铁山几次,可是这个唐铁山每次都只是听着,并不采取措施,那些人依然还是我行我素。

    弄到最后,老爷子和张明柳也有些心灰意冷,渐渐地与唐铁山拉开了距离,唐家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不去了。

    至于唐秋白本人倒还算争气,与思思同年考上的大学,不过他考的是北京工大,学的是电子专业,也是今年毕业,分在北京一家电子厂工作,听说在工厂里很受领导赏识,相信以唐秋白的能力,前途必是青云直上的。

    只是思思万万没有想到,唐秋白居然会与宋梦诗在一起,那么这一世,他和钟玉英还会有牵连吗?

    常云欢自然是和一位姑娘一道来的,那位姑娘长得挺普通,矮胖矮胖的,只及常云欢的胳膊,听张洁说,这姑娘姓王,王家在京都勉强算是排得上号吧,没点地位金家也不会邀请她不是。

    相貌普通的王姑娘与英俊不凡的常云欢站一块,实在是不怎么相配,不过,看这两人的模样,女的得意男的体贴,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大家各取所需。

    唐秋白见到思思还是很开心的,走到他们这一桌坐下,大方地向思思介绍了宋梦诗。

    “思思,梦诗是你的同学呢,听梦诗说你们的关系十分不错?”唐秋白热情地问道,丝毫没有注意到旁边未婚妻那不自然的表情。

    唐秋白是通过舍友与宋梦诗认识的,他对于宋梦诗这个上海姑娘并没有什么深刻的印象,性格有点娇气,长相一般,对于见过肤白貌美的思思的唐秋白来说,说一个姑娘长相一般已经是很高的评价了。

    他也从未想过自己会与宋梦诗成为未婚夫妻,只不过宋梦诗却对唐秋白一见钟情,相貌英俊,气宇轩昂,家世不低,又是京都本地人,这一切都符合宋梦诗对未来夫君的勾勒。

    在唐秋白舍友的撮合下,两人倒是不冷不热的接触了几次,唐秋白冷淡的态度让宋梦诗几次死心,最终还是不舍。

    事情的转机是宋梦诗无意中提起了寝室的朋友,她的本意是想说贺思思坏话的,可当她一说起贺思思时,唐秋白便激动了起来,连声追问她是不是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孩子,年纪不大,上海人。

    意中人夸赞别的姑娘相貌美丽,宋梦诗心中苦涩,只是为了讨好唐秋白,她只得将原本准备说的坏话抛掉,重新酝酿了一些有关思思的事情,倒是让唐秋白听得兴致勃勃。

    就这样,因为思思,宋梦诗与唐秋白走到了一起,宋梦诗虽然讨厌思思,可却不得不骗唐秋白,说她是思思的好朋友,想借此加重自己在唐秋白心中的份量。

    不得不说,她的这一算盘还是打得挺不错的,果然在得知她是思思好友后,唐秋白对她更好了。

    怕被穿帮,宋梦诗从来不敢让唐秋白来学校找她,有好几次唐秋白提起要宋梦诗请思思出来吃饭,都被宋梦诗找理由推掉了,说思思不愿意出来。

    宋梦诗也庆幸唐秋白没有追根问底,其实她不知道,思思拒绝唐秋白是件十分正常的事,答应才不正常呢!

    也算是阴差阳错吧!

    没想到今天竟然会在金家的宴会上遇见贺思思,而且看唐秋白的样子,眼里心里怕是只有贺思思一人了吧?

    她这个未婚妻简直就成摆设了!

    本因可以踏入上层圈子而开心不已的宋梦诗此刻如坠冰窖,贺思思那似笑非笑的模样也仿佛在说:

    瞧!你的未婚夫我只要一根小手指头就可以勾过来了,你那么费尽心机又有何用?

    思思晕:姑娘,脑残是病啊!

章节目录

我成了六零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老羊爱吃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羊爱吃鱼并收藏我成了六零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