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高伯伯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家的螃蟹死了与你无关呢?毕竟刚才螃蟹死的时候可就只有高伯伯你一人在这田里呢,而且我和东华去鱼塘之前那螃蟹还是活蹦乱跳的,怎么高伯伯你一来它就死了?”思思忍不住走上前问道。

    “啊?”

    高玉柱有些傻眼,这个田思思是什么意思?请原谅他刚才被朱艾青揍了一顿,现在脑子还没有反应过来。

    田东华没好气地说道:“我阿姐的意思就是,你既然说我家螃蟹的死与你无关,那么就请你拿出证据来,若是拿不出证据,我家的螃蟹肯定就是你药死的。”

    高玉柱这下听明白了,他想也不想就说道:“什么证据?我怎么知道你家的螃蟹是怎么死的?你们田家死了几只螃蟹就要我拿证据,以后你们田家死人了,岂不是也要找我拿证据!”

    “啪”

    一声脆响,田满银一扁担就朝高玉柱打了下去,顿时便是一阵鬼哭狼嚎。

    高玉柱还想再骂,田满银手上的扁担又抬起来了,他吓得忙把骂声咽了回去,生怕又挨一扁担。

    田满银也明白思思的意思了,当下板着脸说道:“拿不出证据就说明我们家的螃蟹是你高玉柱毒死的。”

    你高玉柱不是口口声声说凡事要讲证据吗?那我们就讲证据,你且把这不是你药死螃蟹的证据拿出来再说,虽然这个方法有点诡诈。不过对付高玉柱这种无赖,只得比他更无赖。

    “敢毒我家的螃蟹,我打死你!”

    田满银又抡起了扁担,高玉柱早都吓破了胆,忙语无伦次地说道:“我拿证据,我拿证据。”

    嘴里虽说要拿证据,可高玉柱哪有什么证据啊?别人不知道,他可是清楚地很,这要他如何拿得出来。

    思思见状便在田东华的耳朵边叽咕了几句,田东华听得眼睛越来越亮。嘴角也弯了起来。

    思思说完便跑回家去了。因为人多,倒也没人注意到她离开,田东华则走到高玉柱面前说道:“我这倒有个好办法证明这螃蟹不是你的药水毒死的。”

    高玉柱眼睛一亮,忙问道:“什么办法?”

    “简单。等会我捞几只上来煮熟了。只要你敢吃下去。那就说明这些螃蟹不是你毒死的,但如果你不敢吃,就说明你心里有鬼。我家的螃蟹肯定是你毒死的。”

    周围的村民听了这些话都纷纷点头,觉得田东华说得有道理。

    “对,就是这样,高玉柱你要是心里没鬼就吃了这些死螃蟹!”

    “不敢吃就是有鬼,肯定是你药死的。”

    ......

    其实周围的村民哪还看不出来真相,变着法在捉弄高玉柱呢,也就高玉柱掩耳盗铃,自欺欺人罢了。

    思思气喘吁吁地拿了只煤油炉和小锅子回来了,这只小煤油炉还是她以前看着好玩买回来的,一直没派上用场,今天可算是能用上了。

    大家都似看好戏一般看着思思煮螃蟹,东华从田里捞了七八只死蟹上来,这些蟹才刚放下去一个多月的功夫,长到现在也不过手表大小,根本就没肉,思思怕高玉柱故意用没肉的借口不吃,特意倒了小半锅油出来。

    东华将死蟹在一旁的沟渠里洗净,思思点燃煤油炉,将油烧热,笑眯眯地冲高玉柱说道:“高伯伯,我把这些蟹炸得喷喷香的,保证好吃。”

    一只只蟹放入油中,不一会儿,油香混合着蟹香飘了出来,现在正是临近中午的时候,大家正腹空了,此时闻到这香味,不禁咽了咽口水,觉得田家可真大方,几只蟹居然用这么多油去炸,可真是便宜高玉柱了。

    高玉柱自己也被引得口水直流,家里的饭菜向来都是少油无肉的,如今一闻见这香味,巴不得思思多炸几只,先前还担心会不会被药水毒死的念头早被这香味挤到九霄云外去了。

    “喂,多炸几只,别让老子我吃不饱啊!”高玉柱故意嚣张地说着,引得村民们都笑了起来。

    “高玉柱,你今天可算是开荤了,是得多吃几只。”有人取笑道。

    思思可不敢多炸,她知道死螃蟹是有毒的,少吃几只顶多也就是呕吐拉肚子而已,不会出大事,可真要多吃了,保不齐要出人命的,她可没想着害死高玉柱。

    思思将炸好的红通通的螃蟹递给高玉柱,并说道:“高伯伯,你可要慢慢吃呀,要是这些螃蟹真有毒,你少吃一点,我们还来得及送你上医院的。”

    “有什么毒?我又没打药水,怎么会有毒?”

    一开始高玉柱还是有些担心自己会中毒,可随即一想,药水才打了没多会,应该还只是在螃蟹体表,用水冲过肯定已经冲走了,何况还用油炸了这么久,就算是有毒肯定也被高温杀死了,他是有文化的人,知道高温能杀毒滴,高玉柱这么一想便完全放心了。

    接过螃蟹,高玉柱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思思把螃蟹炸得又酥又脆,高玉柱吃得喷喷香,连一点渣都不剩,看得围观的村民也跟着咽口水,有心想回去吃饭,可又想看续情发展,不舍得就此离去,只得忍着肚饥继续欣赏高玉柱吃蟹。

    将七八只螃蟹吃完,高玉柱只觉得全身都舒畅,他娘的,到底是油炸的东西香啊!

    “还有没?再来几只。”

    高玉柱忍不住讨要螃蟹,只不过根本就没人理他,大家都盯着他的反应。

    高玉柱被这么些人盯着看,全身都不自在,哼了一声,背着药箱就要往回走,东华手一伸就把他拦住了。

    “怎么的?这还不让人走了?你们田家难不成是公安局?”高玉柱气乎乎地说着。

    只是他刚说完,脸便抽了一下,额头上冷汗便沁了出来,脸一下变白了,弯下了身子大声地叫了起来。

    “哎哟!哎哟!疼死我了!”

    高玉柱叫唤得厉害,村民见他的样子,一下子便起哄了。

    “原来满银家的螃蟹还真是高玉柱毒死的,真是下作哟!”

    “这就叫作现世报,天老爷可是最公正的。”

    “高玉柱不会毒死吧?瞧他疼的那样!”

    “不会,就那几只小螃蟹,顶多就是拉肚子。”

    ......

章节目录

我成了六零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老羊爱吃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羊爱吃鱼并收藏我成了六零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