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菊英只觉得无脸见人,自己的婆婆在厂里这么张狂,还不是仗着她是思思好友这一点,想到这里她更是恨钟翠玉不给自己挣脸。

    “梅英,你不要把她的话放在心上,我婆婆那里我会想办法的。”

    钟菊英下定决心这次就算是豁出去和丈夫吵架,也要把婆婆给治服了,决不能让婆婆这颗老鼠屎带坏整个厂子的风气。

    “菊英,你别去管你婆婆,她就是个浑不吝的人,你去管她,没得把自己气坏了。”钟梅英劝道。

    思思忍不住说道:“我说你们是不是把我这个小老板忘记了吧?”

    钟梅英忍不笑了起来,“是哦,我都给气糊涂了,把你这个真正的二老板给忘记了。”

    钟菊英怕思思顾忌自己的面子,镇重地说道:“思思,你别顾忌和多福的面子,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放心,我绝对不会顾忌的,我的朋友是菊英你,又不是你婆婆,再者在厂里当然都要公事公办,哪有那么多人情和面子。”

    思思边说边注意到钟梅英若有有所思的表情,心里稍定,她这话也是故意说给钟梅英听的。

    在对待钟翠玉的事情上,钟梅英一开始便做错了,她没有责罚这种不听从安排指挥的员工,反倒姑息养奸,从而令钟翠玉的心越来越大,也越来越不服从领导安排。

    当然这也不怪钟梅英,毕竟她只是个二十来岁的姑娘。也没有受过正规的管理培训,能做到如今这个程度已经很不错了。

    看来,以后有机会要让钟梅英去学校里进修一下,贺家酒厂绝对不会仅只有这样的规模,钟梅英作为酒厂重点培养的管理人才,以后要管的人肯定会越来越多的。

    钟菊英被思思留在了办公室,她和钟梅英一道去了车间,今天钟翠玉的这件事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像这种办在村里的工厂,有一个很大的弊端就是事事要讲人情讲面子。

    因为村里的人都沾亲带故。也许一个杂扫工就是车间领导的长辈。如果杂扫工犯了错,那么是批评还是不批评呢?是严肃处理还是轻轻放下呢?

    这个度向来都是不好把握的,钟梅英便是犯了这种错误,这才令自己陷入了泥坑。在车间的威慑力越来越小。久而久之。车间的其他员工也会有样看样,不会再听从钟梅英的指挥。

    如今看来便只有杀鸡敬猴了,不把钟翠玉弄下去。只怕厂子的风气都会被她带坏的。

    只是钟翠玉是钟伯强的女儿,这一点却是有些难办!

    管它三十二十一,先办了再说,钟伯强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到时候再和他解释就好。

    走到包装车间门口时,正巧听见一个女人的大嗓门:“哼,那个钟梅英还想来管我?也不看看她是老几?老娘才不会听她的话呢!”

    “翠玉你小心点啊,钟梅英可是小老板的好朋友呢,当心她找小老板告状。”有人惟恐天下不乱。

    “老娘怕个鬼,就她是小老板好朋友啊?我儿子和儿媳妇也是小老板好朋友呢!”钟翠玉的声音提高了几分。

    只是这回却没有人搭理她,因为她们都看见了站在门口的思思和钟梅英。

    钟翠玉见没人搭理这才注意到了思思她们,心里不耻钟梅英只会打小报告,不过她并没有多害怕,自家儿子每个月要卖出那么多酒,可是酒厂的大功臣呢!

    “阿囡什么时候来的啊?怎么也不上我们家来玩啊?”钟翠玉热情地说着。

    钟翠玉此时的心情其实是很复杂的,当初她看中了思思作小儿媳妇,只是她才一和娘家爹爹露了点口风,便被钟伯强训斥了一顿,让她以后再也不要痴心妄想。

    娘家爹爹不肯帮忙,钟翠玉便让小儿子一放假就去月泉村玩,想着小儿子最好和思思日久生情,可谁知道小儿子倒的确是日久生情了,可生情的对象却钟菊英这个富农闺女。

    虽然钟菊英家的条件好,可到底是戴过富农帽子的,钟翠玉哪里看得上,只是儿子却发话说这一辈子只肯娶钟菊英,丈夫和公婆也同意了,她就是再反对也无用,只得把钟菊英娶了进来。

    要是当初儿子能和田思思好上,那现在这个酒厂不就是儿子的了,她还用干什么活啊?每天只要和田满木一样,背着手东转转西转转,多威风啊!

    想到这里,钟翠玉对钟菊英更加看不上了,觉得肯定是钟菊英这个狐狸精勾引了儿子,要不然就凭自家儿子的好相貌,思思这个小老板还不是手到擒来?哪里会便宜了田满木家的小子?

    思思冷笑:大妈,我就是做老姑娘也不会嫁给你家的鼻涕虫滴。

    “这位大婶,我并不认识你,和你更不熟,请你叫我的名字贺思思。”思思淡淡地说着。

    钟翠玉感到周围的人似乎在讥笑自己,一下子便急了,指着钟梅英嚷道:“是不是钟梅英在你面前说我坏话了?我就知道这东西爱挑拨离间,阿囡你千万不要听她的。”

    “我说过了请叫我名字,我的小名只有家人才可以叫,而且这里是工厂,不是你家里,请你说话声音小一点,不要搞得跟菜市场一样。”

    思思说完也不搭理她,转身找了楼金凤,让她把刚才的事情大概说一说。

    楼金凤也是个聪明人,她一看思思的模样就知道今天这个钟翠玉要挨罚了,当下便把事情说了出来,其实也就是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

    楼金凤安排钟翠玉贴大标签,钟翠玉不愿意,她想去贴轻松省力的小标签,两人就这么争了起来,直到钟梅英过来。

    钟翠玉在一旁不服气地叫,说楼金凤公报私仇,都已经安排她贴半个月大标签了,她当然不服气。

    思思似笑非笑的看了眼楼金凤,看来这个楼金凤也不是什么善茬,大标签和小标签一般来说都是轮着来贴的,今天你贴过大标签,明天就去贴小标签,这也是一早就订好的规矩。

    如今楼金凤连续安排钟翠玉半个月贴大标签,钟翠玉不闹才怪呢!

章节目录

我成了六零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老羊爱吃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羊爱吃鱼并收藏我成了六零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