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思通过杀了钟翠玉这只鸡,把工厂的风气好好整顿了一番,接着又趁机制订了一份工厂管理条例,没有什么多的要求,就只是三点,不得迟到早退,不得在上班期间做不是工作范围内的事,不得侵吞工厂财物。

    田满木当晚就知道这事了,他心里是有些不舒服的,觉得思思管得太宽了,贺学文说让他来管厂,可是思思却直接插手了,气也不和他通一声。

    田满木在家里生闷气,饭也不怎么吃了,金婉明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将田满木面前的饭菜收了起来。

    “哎,我还没吃完呢,你这么快收起来干什么?”田满木不满地嚷道。

    “吃个饭要吃一个小时,我不用洗碗了?要吃也行,呆会你洗碗。”金婉明把菜摆回原处。

    “你这是什么态度?”田满木被妻子气得更没胃口了,索性把饭碗一推,不吃了。

    “我什么态度?你想让我怎么伺候啊?把饭喂到你嘴里?呸,真是讨饭的身子还想受皇帝的福。”金婉明讽刺道。

    “你你你什么意思?”田满木没想到自家妻子怎么会突然发起神经来了。

    “我什么意思?我就是这个意思,做人就得守本分,你田满木不过是个务农佬,亲家看得起你才让你去帮忙,你不替亲家好好管厂不说,还端起老板架子来了,真是马不知脸长,自己有几斤几两都不知道。”

    金婉明的嘴皮子向来利索。这会在气愤之下,更是让田满木连还嘴的余地都没有,被骂得狗血淋头。

    待她停下,田满木这才回道:“我哪没有替亲家好好管厂子?你没见我每天都去厂里转悠?”

    “每天去厂里转悠还会让钟翠玉那个女人在厂里胡作非为,瞧钟翠玉那气势,不知道的人还当你是老板,她是老板娘呢!”

    金婉明的话说得田满木一阵心虚,“你...你...你胡说些什么?”

    “我胡说?田满木,你是不是对钟翠玉还余情未了啊?以前她在厂里乱来你不管,现在阿囡处罚她了。你又嫌阿囡管得宽。我呸,田满木,你说你是不是还在念着钟翠玉?你要说一声是的话,我立马就给她腾位置。这家让她来当。”

    金婉明越说越来火。不管不顾地嚷了起来。听得门口的思思进出不是,出也不是,面上一阵尴尬。

    思思是特意来找田满木说今天那事的。可没想到却听到这么惊爆的消息,田满木和钟翠玉?他们两人之间居然会有暧昧?

    真是人间处处是桃花啊!

    金婉明看见了思思,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笑着让思思进屋,田满木更是觉得没面子,刚才妻子的话阿囡肯定听去了,这下丢脸丢大发了。

    思思假装没有听见那些话,将今天的事情说了,然后对田满木说道:“二伯,我今天处罚那个钟翠玉没有和你通气,你可不要怪我。”

    田满木还未来得及说,金婉明抢口说道:“有什么好通气的?依我看阿囡你做得再好不过了,就钟翠玉那个狐狸....呃,那种人就得狠狠治她,骨头轻得只有一两重,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自己是个什么货色?”

    思思讪讪地笑了,二姆姆对那个钟翠玉恨得不轻啊,看来二伯和钟翠玉肯定有事,不会是二伯真出轨了吧?

    思思不敢想下去,张大眼震惊地看着田满木,本就被妻子骂得来火的田满木见思思用那种眼神看了过来,没好气地说道:“看什么看?”

    “你凶阿囡做什么?不就是罚了你那心肝30块钱吗?怎么?你替她心疼了?”金婉明骂了过去。

    “你简直是不可理喻,在孩子面前说这些话做什么?像什么样子?”田满木跳了起来,一脸难为情。

    金婉明轻蔑地看了他一眼,也不搭理他,拉着思思去另一边聊天去了。

    “阿囡,你别管你二伯,有了几个钱骨头就轻了,这厂子是你爹的,你处置个把人哪用和别人通气?”

    金婉明故意把话说得极大,田满木听得真真的,没好脸色地哼了声出去了。

    思思看得好笑,小声问金婉明:“二姆姆,要不要我把那个钟翠玉开除了?”

    “用不着,你二伯还没那个狗胆呢!”金婉明只觉得思思的话无比贴心,虽然她也很想钟翠玉离开酒厂,可到底还得顾全钟伯强的面子。

    回去后思思问了田满银,这才知道钟翠玉和田满木之前的爱恨情仇。

    原来钟翠玉和田满木以前也算是青梅竹马,双方之间也都有点意思,可是李月娣是不怎么喜欢钟翠玉的,觉得她长得有点刻薄。

    是以,李月娣便央人找了金婉明,金婉明年青时也是村里的一朵花,田满木一见自然满意,再加上又是父母安排的,于是很快便成了婚。

    而钟翠玉那头,田八斤觉得有些对不住钟伯强,便替她找了家境殷实的金家嫁过去,日子过得也挺不错。

    几十年相安无事,哪知道钟翠玉一来酒厂上班就闹事了,钟翠玉好几次都会拿年青时的交情说话,搞得田满木有心想管她也抹不开脸,也所以才让钟翠玉在厂里越来越张狂,甚至还有一次在其他人面前说出她年青时与田满木感情好的事。

    这话传到金婉明耳朵里,可把金婉明气坏了,越想越觉得田满木是对钟翠玉余情未了,否则又怎么会任钟翠玉在厂里作威作福呢?

    恨得不行的金婉明真是想冲到厂里把钟翠玉这个老狐狸精狠狠揍一顿,不过理智告诉她不可以这么做,正当她在想什么法子惩治钟翠玉时,思思出招了。

    当得知思思把钟翠玉贴了大字报时,金婉明别提有多解气了,觉得自家儿媳妇就是贴心哪!

    可回来见丈夫那一副长吁短叹的模样,她又是一股火气冲了上来,于是便有了之前吃饭的一出。

    思思知道了这事后,也觉得二伯这事办得太不地道了,虽然他和钟翠玉之间肯定是没啥事的,可是这么不清不楚的,外人会怎么看?也难怪二姆姆会生气呢!

章节目录

我成了六零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老羊爱吃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羊爱吃鱼并收藏我成了六零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