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金雯!

    这些人一定是金雯主使的!

    末流在京都人生地不熟,每天的生活也十分单纯,除了她与上官、张洁几人,根本就没有其他朋友了,也就是这几个月认识了金焱,才多了这么一个当地朋友。

    以前她以为末流是个男人,金雯应该不会出手的,可现在看来,这个女人就是个变态!

    思思恨不得打自己两个耳光,是她太大意了!是她害了末流。

    因为怀疑是金雯主使,思思连带对金焱也怨怼了,冷冷地说道:“公安?公安有用吗?每年本市有多少人无辜死去,可是那些公安有将这些凶手抓出来吗?”

    思思心里冷笑,不说别的,光是你的妹妹金雯手里那些因你而死的人命就有十几条了呢!

    金焱被思思极冲的口气惊了一跳,叹了口气没有再出声,觉得思思应是末流出事心里有火气吧。

    思思也不再理他,走到李黑子面前,此刻思思已想起来这两人是谁了,没想到隔了十年,这几人倒是混出了名堂,干上绑架杀人的勾档了。

    “李黑子,主使你的人是谁?”

    李黑子惊了一跳,没想到思思竟然认识自己,他狐疑地看向思思,只是思思当年是个十岁的小女孩,现在抽条长高,与儿时早已大变样,李黑子根本就没有认出来。

    李黑子闭紧嘴巴不肯说,干他们这一行也是有行规的。不可泄了主家的秘密,要不然以后可就没人会请他们干活了。

    “什么时候付尾款?”

    思思也懒得再问是谁主使的,直接问他们何时付尾款。

    李黑子还是闭着嘴巴,一旁的上官直接冲了上来,抓着他的左手,一拉一拽,‘卡嚓’一声,手便软了,李黑子疼得冷汗直流。

    “我问你四次,一次卸一只。等到四肢卸完后。你也就只剩脑袋可以卸了。”思思轻轻地说着,但说出口的话却带着丝丝冰寒。

    “第二次。”思思话音刚落,又是一声‘卡嚓’,李黑子的右手也软了。李黑子撑不住。只觉得现在死过去才好。可就算是死了过去,这种疼法也能把他疼醒来呀。

    “第三次。”

    上官正要卸他的左腿,李黑子求饶了。“我说,明天上午十点,对方会到这里来看货,确定人死了就付尾款。”

    “那我们就在这等着,抓到那个主使人就知道是谁要对付阿流了。”张洁说道。

    思思点了点头,扭头对金焱说道:“金焱,明天你可千万不能缺席,明天还需要你的帮忙呢!”

    金焱不明白思思话中的意思,还当是要倚仗他金家的力量,当下便点头道:“我肯定要来的,若是让我知道是谁要对阿流不利,我定要把他碎尸万断。”

    “希望你能说到做到。”思思轻笑。

    思思给那几个伤势严重的人喂了几口琼酒,吊着他们的命,可不能让他们这般轻松死了。

    待金焱走后,张洁问道:“思思,你刚才怎么了,说话阴阳怪气的,金焱做错什么事了吗?”

    “我怀疑阿流出事应是金雯干的。”思思说道。

    张洁和上官俱变了脸色,张洁不相信地摇了摇头,“不可能,金雯和阿流连话都没有说过,她为何要害阿流?她没有杀人动机呀!”

    思思冷笑:“怎么没有?金焱便是最好的杀人动机。”

    “什么意思?”张洁问过之后便似是想到了什么,张大嘴巴半天没合拢,上下牙齿不住地咯咯打架,惊骇之极。

    “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思思轻轻地点了点头,张洁已镇静下来,见思思一脸严肃,并不是说笑,此时已有几分相信了,只觉得心里犯恶心。

    “那金焱知情吗?”张洁又问道。

    “不知情,他若是知情,我还能这般轻易放过他?”

    上官听她们俩这一问一答,越听越糊涂,火了,将脚使劲往地上踹,发出‘咚咚’的响声,表达她的不满。

    思思安抚地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不要生气,“我们呆会吃饭的时候再说。”

    思思身上沾了不少血,得回去换衣服,上官与张洁守在这里,她先回去换衣服吃饭,再替她们俩人带些吃的过来。

    思思回去换了衣服后,便将晚饭热了热,先去了医院,末流正在手术室急救。

    “杨大哥,阿流脱离危险了吗?”思思将饭菜递给杨树。

    “幸好有你的药酒先替阿流疗伤,医生说外面虽然看起来吓人,但都是外伤,并不会有生命危险,只要将那些断骨接好就行了。”杨树说道。

    思思顿时松了口气,便和杨树说她要先回那所废弃的宅院等明日的背后主使者。

    “你等我一会儿,我找了堂弟来替换我,呆会我陪你一道过去守着。”杨树有些不放心。

    来替换杨树的是杨文斌的小儿子杨志昆,杨志昆是个大四的学生,戴着副眼镜,活脱脱杨文斌的翻板,杨树稍交待了几句便和思思匆匆去了上官那里。

    废宅长久不住人,根本就没有暖气,几人只觉冷得厉害,杨树将屋里的旧家俱都拆了,升起了火才觉得暖和了不少。

    第二天,金焱很早就赶过来了,替几人带了热腾腾的早饭,甚至连李黑子这些人的都带了。

    思思不禁感慨万端,这两兄妹,一个是沾满鲜血的恶魔,一个却是干净得像雪莲花一般,真不知道上天是在做什么?将这两人凑到了一起,结成了孽缘。

    十点即将来临,思思警告了李黑子众人一番,便去了隐蔽处藏起来,上官与末流身形相似,躺在地上假扮末流的尸体。

    不多久,一个中年男声响了起来,“事情办得怎么样?”

    思思时刻注意着金焱的脸,金焱似是吃了一惊,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

    这下,思思才放下了心中的大石,是金雯没错了,看来这个男人应该是金家的人,而且还是金家的老人呢!否则金焱不会如此表情了。

    李黑子谄媚地笑道:“我李黑子办事您还不放心哪,死得透透的,要不您老去验验货?”

    男人沉默了一会儿,便朝地上的上官走去,李黑子提心吊胆地跟在后面,就怕这个男人发现不对劲。

    当男人伸手扳住上官的肩膀,想看尸体正面时,上官突然跃了起来。

章节目录

我成了六零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老羊爱吃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羊爱吃鱼并收藏我成了六零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