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武大嫂说话前可要过过脑子。”思思冷冷地说道。

    “你不是小妖精是什么?一天到晚穿得跟狐狸精似的,不是想勾搭男人还想干什么?”

    武大嫂鼻子朝天地吼着,要说她对思思为何有如此大的意见,原因有二。

    一是因为她丈夫武劲松某日突然对她说了句:“你也学学人家副书记夫人,人家贺老师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自己身上也捯饬得清清爽爽,看着就赏心悦目。”

    虽然当天她便把丈夫深刻地教育了一顿,直把武劲松收拾得哭爹喊娘,可她却就此记恨上了思思,认为思思就是个专门勾引男人的狐狸精。

    二则是出自女人的那点子妒嫉心理了,武大嫂虽然动作举止像男人,可是她的心眼却比其他女人都要小,是以见到处处比她要高人一等的思思,她的妒嫉心便如同这春草一般熊熊生长。

    于是今天趁思思来打饭时,她便忍不住挑衅了,这个狐狸精要是忍得下就罢了,要是忍不住才好呢,看她不把这小狐狸精扒了衣服出丑。

    要说这位武大嫂真真是个野蛮人,前几年有一位新来的女大学生,分在了武主任的手下做事,结果因为这位女大学生和武主任稍微走动得频繁一些,武大嫂便把这位女大学生在县委办公室扒了衣服,狠揍了一顿,就是县长来了都没能拉住。

    后来这位女大学生哪还有脸呆下去。没几天就调去了另外的单位,据说到现在都还没找好对象呢!

    武大嫂一战成名,人人都对她敬而远之,宁可吃点小亏也不愿意与这种横人对上,没得惹上一身骚。

    因着众人的相让,武大嫂在县委大楼养成了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管你是县长夫人还是书记夫人,惹火了老娘,老娘照样扒衣服。

    也是以,剽悍的武大嫂根本就没把思思这个副书记夫人放在眼里。更何况还是个新来的副书记夫人?

    这厢武大嫂一口一个‘狐狸精’‘小妖精’骂了过来。思思的脸色越来越寒,直接便将碗里的粉条从窗口伸进去泼在了得意洋洋的武大嫂头上。

    软烂透明的粉条在武大嫂头上开出了一朵菊花,食堂里的人都被思思这一泼惊得眼珠子都弹了出来。

    副书记夫人胆子好大?

    居然敢泼武大狼!

    “你敢泼老娘,老娘要扒了你这狐狸精的皮。”

    被泼得满头满脸都是粉条的武大嫂恶狠狠地从里面冲了出来。身上的肥肉一颤一颤的。看得众人触目惊心。对副书记夫人无比同情。

    大家都想到了前几年那位女大学生的下场,心里都在犹豫着是上去帮还是不帮?

    不多时,武大嫂便冲到了思思面前。一脸狰狞,即将能把思思这个副书记夫人扒了衣服踩到脚底下,武大嫂的眼睛射出狂热的兴奋,热血沸腾。

    思思不动声色,将头上的两根发钗拔了下来,幸好今天戴的是尖锐的金属发钗,否则她还真不敢挑衅这只母老虎。

    手一抖,众人只看见一道银光闪过,正要举手打人的武大嫂便惨叫着捂住了脸,说时迟那时快,思思灵巧地一个跃步,冲到了武大嫂身前,趁她还在揉脸时,举起另一根发钗便朝她的肩井穴狠狠刺去。

    武大嫂又是一声惨叫,有心想反抗,可她突然发现自己半身都麻了,一点力气都施展不出来,心里又惊又怕。

    思思冷笑一声,膝盖朝她腿弯一顶,武大嫂便跪倒在地,外面的人看起来便是她在向思思求饶一般。

    “你的嘴巴像大粪一样臭,可得好好洗洗。”

    思思冷笑一声,拿起手里的饭盆便朝着武大嫂的嘴拍了过去,饭盆是搪瓷的,思思又用了全身的力气,没拍几下,武大嫂的脸便肿得像个猪头似的,嘴角沁出了血丝。

    有几个想上来拉架的人一看这架势,俱都退得远远的,大家看得下巴都掉下来了,没想到娇滴滴的副书记夫人竟然把武大狼打倒了?

    这些人或多或少地都受过武大嫂的气,此刻见不可一世的武大狼被思思揍得如此凄惨,大家只觉得解气,巴不得思思再多揍几下才好呢!

    这时办公室的人都下班了,食堂里一下子便挤满了人,只是他们一见到窗口前那一幕,个个也如同被定住了一般,拿着饭盆不知道是该前进还是该后退。

    “武大嫂,你刚才不是说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吗?那你就把这个馒头吃下去吧。”

    思思把手上的馒头在地上踩了好几脚,捡起来往她的嘴里塞,武大嫂哪肯吃这个黑乎乎的馒头,不住地躲闪。

    思思也不强迫她,拿起饭盆又是一顿拍,清脆的响声在寂静的食堂里尤为响亮,大家看着都觉得腮帮子疼得紧。

    “别打了,我吃我吃!”

    武大嫂受不住,不住地讨饶,只是她的脸被打肿了,说出来的声音含含糊糊的。

    伸手接过那个被思思踩得黑乎乎的馒头,和着眼泪和血丝吃了下去。

    待吃完了馒头后,武大嫂有心想起来,可却一点力气都没有,头也疼得紧,恐惧的她哭着乞求道:“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说你了。”

    “哦?知道错了?那你错在哪了?”思思哪会如此轻易放过她,既然这个武大嫂不识好歹撞上来,那她就拿这主任夫人立威。

    “我不该骂你是狐狸精,不该说你四处勾搭男人......”

    武大嫂每说一句,人群中的武劲松便脸沉一分,本要上来劝架的他又缩回了脚步。

    “你刚才不是还说要扒我的皮吗?我看我还是先把你的皮扒了吧?”思思冷笑着伸手去扯她的衣服。

    武大嫂这下是真的慌了,她虽然喜欢扒别的女人衣服,可是她不喜欢被人扒呀!

    要是真被人扒了衣服,她哪还有脸见人呀!

    这时的她是真的后悔挑衅思思了,要早知道这个副书记夫人不好惹,就算丈夫说喜欢这个狐狸精,她也不敢来惹呀!

    此刻思思已经把武大嫂的外衣给扯了,露出了里面的卫衣,大家见副书记夫人是来真格的,俱都兴奋了起来,有几人甚至还带着几分期待。

    武大嫂吓得不住求饶,只是思思的动作并没有停,继续扯衣服。

    武劲松虽然很想见自家母老虎被人虐,可真要是被扒了衣服,他的脸上也没光彩,只得走了出来冲思思说好话。

    这时县长胡定坤也下来了,他见到被思思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的武大嫂,对思思倒是另眼相看起来,没想到副书记夫人看着娇弱,手上倒是有几分功夫。

    他是军人出身,自然看出思思是制住了武大嫂的麻穴,这才能够打败剽悍的武大嫂。

    得知了思思打人的缘由,再见到武大嫂那黑乎乎的指甲,他的心里也不觉得恶心起来,再想到以前吃了那么多由这双黑指甲做出来的饭菜,只觉得堵得慌。

    有县长和主任求情,思思当然不会不给他们面子,冷冷地冲武大嫂说道:“今天看在胡县长和武主任的面子,我就饶过你,若是以后再让我听见你嘴巴乱喷粪,我可不会再手下留情了!”

    说完她便拔下刺在武大嫂肩头的珠钗飘然而去,留下一干被她的风姿折倒的木头。

章节目录

我成了六零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老羊爱吃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羊爱吃鱼并收藏我成了六零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