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大嫂被思思打得那么么惨,当然是不甘心之极,在胡县长面前又是哭又是闹,非让思思赔医药费。

    胡县长也火了,甩下一句“你要是不把个人卫生搞干净,食堂里也别呆了”,大概是被思思打怕了,武大嫂一听胡县长如此说,也不敢再闹了,乖乖爬了起来回家搞卫生去也。

    这些后来的事是苏萍跑过来告诉她的,苏萍也在武大嫂手里吃了好几次亏,心里憋屈得不得,现今一看思思把这个肥女人狠狠地教训了一顿,可别提有多解气了,看着思思的眼神也满是崇拜。

    当天晚上田新华回来听思思说起这事,脸一下子便沉了下来,扔下洗到一半的毛巾跑了出去,思思不知道他要去干嘛,忙跟着追了上去。

    田新华去的是隔壁武劲松家,连门也没敲,直接把门撞开,房间里传出了武大嫂那铜钟似的声音。

    “你个不中用的东西,自家媳妇被人欺负了也不知道来帮把手,我怎么就嫁了你这种窝囊废哟?”

    “武劲松,我知道你是看上隔壁那个小狐狸精了吧?我呸,那个千人骑万人压的贱货,老娘迟早要把她扒了衣服游街。”

    “你想扒了谁的衣服呢?”

    冷冷的声音响起,把正骂得起劲的武大嫂和低着头看书的武劲松都吓了一大跳,抬头便见到门口站着的脸色铁青的田新华。

    “你怎么进.....?”

    还没等武大嫂问完这句话,田新华便拿起旁边柜子上的一只玻璃杯朝武大嫂砸了过去。他的力气可比思思大多了,这一砸正巧砸在武大嫂的胸口上,一口气没上来,武大嫂疼得软倒在地。

    “若是再让我听见你那臭嘴说我妻子的脏话,我就把你的舌头割下来喂狗,我可不会对女人手下留情,更何况还是你这种女人。”

    田新华的全身散发着寒意,似地狱里爬出来的修罗一般,武劲松吓得直打摆子,武大嫂倒还硬气点。可胸口疼得紧。脸色也不是太好看。

    “武主任身为一个男子汉,却连自家的女人都管不好,真是让人看不起,古语云: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希望武主任好好想一想。”

    田新华说完这句话便扬长而去。见到院外的思思。冲她嫣然一笑。揽了她的腰便回家了。

    刚一回到自家院子,思思便开心地抱着自家老公的脸重重的亲了下去,有老公撑腰的感觉真是太爽了呀!

    田新华上门去教训武大狼的消息立刻便在县委大院传开了。男人与女人的感受完全不一样。

    男人:娘们吵架你个大男人去掺和干啥?不像个男人?

    女人:副书记夫人好幸福,要是我家男人也这样替我出头该有多好啊!

    不管男人女人的反应如何,不过有一点他们倒都是认同的,那就是他们新来的副书记是个妻奴,特别宝贝他那个漂亮小娇妻。

    县长办公室里,徐梦来冲胡定坤笑道:“老胡,这下你不用担心了,这个田新华就是个陷在温柔乡的毛头后生,不足为惧。”

    胡定坤的眉头虽然松了些,但依然还是皱着,他摇了摇头道:“可是我听米家镇我远房堂哥说这个田新华可不简单,不到两年就把他架空得只剩下个空名头,镇里的大事小事都是他说了算。”

    原来胡定坤的远房堂哥正是米家镇的胡书记,胡书记当初想要架空田新华,可最后偷鸡不成反蚀把米,反倒是被田新华将了一军,成了个光杆司令。

    徐梦来不以为然,对于那个只知道索人财物的胡书记,他是一点都瞧不上的。

    “老胡,不是我说你那堂哥,半分本事都没有就想做土皇帝,他说的话能信吗?依我看,田新华也就只有在你堂哥面前耍耍横了,要是到了咱们面前,哼哼!”

    徐梦来冷笑两声,没再说下去,但那意思却显而易见,胡定坤看了眼老战友那志得意满的脸,心里总觉得应该不是这么回事,可也不想再说话惹老友不开心,只得转移了话题,说起了别的事情。

    武大嫂的事情还没完,第二天一上班,田新华便让老徐找到食堂主任,通知武大嫂不用再来上班了。

    武大嫂本就是个临时工,上不上班全凭食堂主任一句话,这个食堂主任也是个八面玲珑的人,他面上答应了老徐,背地里又去找了武劲松,哪知武劲松居然一点意见都没有,让食堂主任公事公办。

    原来以前的武大嫂因为没有工作赋闲在家,每个月都要朝武劲松拿生活费,自古以来经济地位决定家庭地位,因为不能挣钱,武大嫂虽然脾气不好,但对武劲松还是侍候得很周到的。

    可自从武大嫂去了食堂工作后,她的腰一天天变粗,脾气也也一天天变大,最后甚至发展到动手的地步,这几年的武劲松只觉得苦不堪言,生不如死。

    如今一听田新华要出手对付家里的母老虎,武劲松哪有不乐意的?心里感激田新华还来不及呢!

    就这样,武大嫂的工作便被撸了,她有心想去县委闹,可一想到那天晚上田新华说过的话,她便心里打鼓,不敢再去闹了。

    虽然田新华只是说说,可她就是相信这个副书记真的会割下她的舌头的!

    没了工作的武大嫂消停了,县委大院的家属们俱都觉得空气都清新了许多,心里对于新来的副书记夫妻十分感谢。

    田新华也没有料到,收拾了武大嫂一人,居然还有会如此收获,由此可见,武大嫂在县委大院是有多么惹人厌恶了。

    而且因为田新华紧揪着武大嫂不放,胡定坤也有些相信田新华这人没有什么大作为了,真正有抱负的男人又岂会整天盯着一个女人不放的?

    再者大丈夫志在四方,又怎能每日陷在温柔乡中?听说田新华居然还替女人洗衣服,啧啧,这样的小男人哪是干大事的料子,怕每天想的便只有床上那点事吧?

    至此,胡定坤才算是放下了对田新华的戒心,不再把田新华当作对手了,这也算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吧。

    此刻,胡定坤口中的小男人正殷勤地替思思揉压腰,力道刚刚好,思思舒服得直哼哼,嘴里还不断地抱怨:“都怪你,要不是你之前每天都要那么多次,这次来例假我的腰也不会如此酸胀了。”

    “是我的错,这几日阿囡好好歇着,不要碰生水,你的衣服我会洗的,饭我也会做,你好生休息。”

    田新华虚心认错,手上动作也不停,倒是让思思不好意思起来,在他脸上奖励地亲了口。

    得了便宜的田新华偷笑:把自家宝贝养好喽,到时候就又可以吃大餐啦!

    ps:  ps:越写到最后,老羊的心越忐忑,很害怕不能让亲爱的读者们满意,是以,现在的老羊已经走入魔怔了,睡觉做梦想的是情节,吃饭刷牙也是在想该如何写,现在的老羊已经练成了一心二用的绝招,右脑干活,左脑构思小说,很厉害呢!

    最后,看在老羊这么辛苦的份上,来点鼓励吧!如何?嘻嘻!

章节目录

我成了六零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老羊爱吃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羊爱吃鱼并收藏我成了六零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