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觉,她和田新华来到黄原县已快两个月了,这带了一班学生去野外写生,就在学校后面的一个小山坡上,因为现在是春天,这个小山坡上开满了五颜六色的小花,风景还是很不错的。

    思思布置了作业,让这些学生分散了去画画,她自己则拿了个篮子去采清明草了,此时的清明草正是最鲜嫩的时候,思思早在上班的途中便看见了,打算着采些回去做清明果吃。

    昨天赵老太还打电话过来说让她一定要包清明果吃,还问她这里有没有竹笋?要是没有的话,她寄一些过来,思思不禁听得好笑,现在又没有快递,邮政车慢得要死,等她从京都寄过来,竹笋怕是已经烂了吧。

    打消了赵老太的一片爱孙女之心,思思也兴起了包果的念头,这是她和田新华结婚后过的第一个清明节,可不能轻慢了。

    “贺老师,你采这么些草回去做什么?”

    一个脸颊红扑扑的女学生大着胆子问思思,她在一旁看了许久,实在是忍不住好奇才走过来问清楚,手上也不停着,帮着思思一道采清明草。

    思思笑道:“这是清明草,在我的家乡每年这个时候都要用这种草和糯米粉做一种很美味的小吃。”

    “做吃的呀!”

    女学生咕咚地咽了下口水,贺老师人长得这么漂亮,做出来的吃食肯定也很好吃。

    思思愕然:人长得漂亮与否与厨艺高低有直接联系吗?

    “贺老师,我们这里清明节会捏面花吃。我娘做的面花可好看了。”另一名围上来的女同学插嘴道。

    面花啊!

    思思这才想起来,s省北部地区的女人不止勤劳,而且还都很心灵手巧,她们能够剪出美丽的剪纸,还会捏出逼真的面花,每一个都栩栩如生,和真的一般。

    “是吗?老师还没从来没见过面花是什么样的呢?”思思说道。

    “那我这次回家替贺老师你带些过来,不是我吹牛,我娘捏的面花保准是最漂亮的。”插嘴的女学生自豪地说着。

    “我娘捏的面花才最漂亮呢,贺老师。我也替你带些面花过来。保准比刘山杏家的好看。”红脸蛋的女生不服气嚷道。

    “贺老师,你别相信刘青桃的话,我娘做的才好看。”刘山杏急了。

    原来这位刘山杏和刘桃是一个村的,从小一块玩大的朋友。两人从小学到初中、高中都是一个班。结果到了大学居然还在一个班。可真是剪不断理还乱的猿粪呀!

    这两人平时总爱争高低,就是穿件衣服也要比一比,久而久之。班上的同学们也都习惯了。

    思思忍不住笑了起来,制止了这两位可爱的小女孩,“刘山杏,刘青桃,你们不要吵了,老师相信你们说的话,你们妈妈的手都很巧,这样好吗,等老师的清明果包好了,请你们吃好吗?”

    “好呀,肯定很好吃。”

    刘山杏和刘青桃一眨眼便忘记了之前的争吵,开心地夸起了思思,其他的同学也都吵着要尝思思的手艺。

    思思一一答应了,心里却连连叫苦,这个班请了,那其他班级的学生也不能落下呀,她总共带了六个大一班,两百来人,这么多同学要吃,她一只手哪来得及包呀!

    想了想,她心里倒是有了主意,不过还得和班主任打声招呼,再和食堂联系一下,由她提供材料,让学生们自己动手包果吃,这样既可以给学生们改善伙食,自己也能省些力气。

    事情联系得很顺利,食堂主任一听只是提供场地和厨房,哪会不卖副书记夫人的面子,二话不说便答应了,而那些班主任们虽然有些不大愿意,不过想到思思的身份,而且也不须占用上课时间,便也答应了。

    学生们得知贺老师要请他们去食堂集体包清明果时,俱都热烈欢呼,虽然不知道清明果是个什么东东,可是能够和那么多人一道做好吃的,肯定非常有意思呀!

    思思把时间选在了周六中午,田新华忙得跟陀螺似的,她只得找了班上的几个健壮男同学一道来搬东西,糯米粉和肉都是她从空间里拿出来的,像小山似的堆着,因为黄原县没有新鲜竹笋,她只得多放些肉提鲜。

    这些男同学们背了四五趟才算把这些东西背完,心里俱都有些兴奋异常,好多肉啊!

    贺老师好阔气!

    人多力量大果然是不错的,思思把做清明果的要点说了,这些学生们不一会儿便都成了包果的好手,男生们负责揉面团,女生们负责炒馅和包果。

    六个班的同学挤在宽阔的食堂里十分开心捏着各种各样的果子,有一些手巧的女同学甚至还把果子捏成了动物的造型,用胡萝卜和白萝卜点缀,一只只绿色的兔子、小猪、小狗便出来了,十分逼真,看得思思连连夸奖,并用照相机拍下了这些栩栩如生的青果。

    后来就连其他班的老师和同学也都闻兴而来,思思也随他们,反正她是按全校师长的量来准备的,不怕不够吃。

    现在的大学规模并不大,黄原师专连老师及学生在内也不过只有一千多人而已。

    最后就连校长也来凑热闹了,校长虽然是当地人,可他的夫人却是南方人,是以一闻到青果蒸熟后的那股清香,便忍不住湿润了眼睛。

    “快十年没有吃到青团了,真是想念啊!”

    思思听说过这位须发皆白的顾老校长,经历十分坎坷,一条命差点没在动乱中折腾没了,而校长夫人因为既要抚育三个孩子,又要担心牛棚中的丈夫,最后一病不起去世了。

    她还听说顾校长与校长夫人是大学时候的同学,夫妻感情十分好,想来校长夫人以前定是经常在家包青团给校长吃吧!

    “校长,那你可要多吃点,今天这顿青团宴席我可是下了血本的呢!”思思笑道。

    “我一定多吃,再给我单独装些出来,我留着明天吃。”顾校长哈哈笑道。

    这一顿青团宴席在全校师生的大笑声中结束了,每个学生和老师都吃得肚子圆鼓鼓的,但还是剩下了好些,思思只是拿了几十个,剩下的果都让其他老师带回家了。

    俗话说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软,经过思思的这顿青团宴席,学校里的师生对思思更加客气了。

    不过另一种议论声也在悄悄酝酿。

    “贺老师家里是做什么的呀?怎么会那么有钱?你们瞧她穿的衣服,开的小车,还有上次的青团宴,一般人家谁禁得起她那样折腾呀!”

    “不是说她男人是副书记吗?当官的哪个没钱?”

    “切,那也要看是当清官还是贪官了?难道田副书记是......”

    ........

章节目录

我成了六零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老羊爱吃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羊爱吃鱼并收藏我成了六零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