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思可不知道只是请全校师生包了一顿青团便会给田新华带来麻烦,回来后还和田新华说了这事,田新华心里打了个转,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让思思怎么高兴怎么做,钱不够就问他要。

    “我的钱可是比你多呢!”思思斜睨着田新华取笑他。

    她这话也没说错,不提公司的那些分红及穆秀莲给她的嫁妆,光是贺学文和田满银每月给她邮来的生活费都花不完。

    尽管她每次都打电话回去让两个爹爹别寄钱过来了,可是这两人却像是卯足了劲似的,一个比一个寄得多,久而久之,她也懒得再说了,反正现在家里也不差这几个钱。

    贺学文:我一个亲爹还能比你这养爹寄得少?

    田满银:现在我可不差钱了,得可着劲疼阿囡,把贺学文那家伙比下去。

    “是,阿囡钱最多,以后新华哥可得要你养了。”

    “行,只要你把我侍候好了,我养你一辈子。”思思说完这句话,忍不住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田新华看着思思那傲娇的小模样,爱得不行,三口两口吃完了青果,便猴急地抱着思思上炕侍候娇妻去了,不一会儿帘子后面便传出了娇喘声。

    隔了几天,刘山杏和刘青桃果然替思思带来了她们娘亲捏的面花,这些五彩斑斓、种类繁多的面花让思思大开眼界。

    两个母亲的手都很巧,刘山杏母亲捏的大部分是花。而刘青桃的母亲捏的则都以动物为主,摆在桌上,看着就跟真的似的。

    “刘山杏,刘青桃,你们的妈妈真的好伟大,这些可都是艺术品呢!”

    思思的夸赞让这两个纯朴的女孩子羞红了脸,也忘记了要让贺老师评价谁的妈妈手更巧的事情了。

    把这些精美的面花小心地收进篮子里,她并不准备吃掉这些美丽的小东西,她要把它们风干了摆在家里作装饰物,肯定会很漂亮的。

    “谢谢你们。老师非常喜欢你们的礼物。”

    思思郑重地对两个学生道谢。并在第二天上课前找到她们,把两块的确良的花布送给她们,表示是送给她们妈妈的礼物。

    这两个小女孩起初还有些害臊,说什么也不愿意收下花布。虽然她们都很喜欢这块漂亮的花布。可是老师的东西怎么能收呢?再说那些面花又不是值钱的东西。哪能抵得上这块布呢?

    但是学生肯定是拗不过老师的,最后在思思说还要请她们妈妈捏面花时,她们才红着脸收下了花布。

    后来其他的同学也知道了贺老师十分喜欢当地的面花和剪纸。这些同学每次回家都会替思思带一些精美的剪纸和面花过来,而思思也都来者不拒。

    当然,她不会白收这些学生的东西,每次都会悄悄地准备回礼给他们,基本上是以布居多,又或者是点心之类的食物。

    这些学生大都来自农村,家庭条件都不是很好,平时白面也不会经常吃上的,她可不能占这些孩子的便宜。

    这些精美的剪纸和风干了的面花,她也寄了一些给外地的朋友,像张洁、上官、被派往英国的刘琪琪夫妇、香港的末流和何春风等等,她的朋友遍布五湖四海,s省的这些艺术品就这样被思思提前带出了国门。

    思思并不知道她把这些东西寄出去的效果,依然还在学生中收集着这些艺术品,甚至还兴起了学习剪纸的想法。

    主要是这些剪纸实在是太精美了,真不知道那些繁杂精细的花纹是如何剪出来的,小到发丝都能够用剪刀表达出来,真的很让人佩服。

    刘山杏妈妈还是个剪纸高手,刘山杏得知喜爱的贺老师想要学剪纸时,这个可爱的女孩子便力邀思思去她家里串门子,顺便可以学习剪纸。

    她家在黄原县犁头镇一个叫刘村的乡村,开车过去也不过一个小时的路程,思思被她们说得颇有些心动,便打算着什么时候抽空去拜师。

    本是打算这个周末去趟犁头镇的,可是两个神情严肃的男女打乱了她的计划。

    这天思思上完了上午的课便回家拿了红纸在炕上练习剪纸,刘山杏教了她一些粗浅的技巧,她现在已经可以剪出一张福字了,十分有成就感。

    敲门声响起,思思打开院门看见一男一女站在门前,男的大约三十来多,女的倒挺年轻,二十出头的模样,两人都板着脸,看着就不像是来做客的。

    还没等思思问他们是谁,男人便开口问道:“请问是田新华副书记的爱人贺思思同志吗?”

    “是的,请问你们是谁?”思思强捺住心里的烦躁问道。

    “我们是黄原县纪委的,有些事情要向贺同志了解,请贺同志随我们走一趟吧。”中年男子说道。

    纪委?

    一听是纪委思思倒是不怕了,纪委不就是管贪污的嘛,她和田新华又没有贪污,有什么好担心的。

    当下心里一松,对两人说道:“那请稍等一会儿,我去换件衣服。”

    “哪有那么多事?你以为是去见客吗?换什么衣服?”女人口气很冲的说道。

    思思脸一沉,冷冷地看着她道:“这位女同志,我可不是你们的阶级敌人,你说话给我客气点,否则我可以直接向纪委李书记投诉,他的下属工作态度极度恶劣,并且故意制造阶级矛盾。”

    女人气得面红耳赤,一个贪污犯的老婆还敢这么嚣张,可真是吃豹子胆了。

    她张嘴想要骂回去,男人制止住了她,并朝思思说道:“那还请贺同志尽量快点,我们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

    “难道我的时间就不宝贵吗?”

    思思反驳了这个男人一句便把门‘砰’地一声关上进去了,门外吃了门板的两人脸色都不太好看。

    思思才不管那么多,这两个人太先入为主了,都还没确定她家新华贪污,就敢这样给她下脸子,她能客气才怪呢!

    只不过纪委的人可不是这般想的,在他们看来,田新华每月工资八十多元,贺思思每月工资五十多元,两人总共加起来也不过一百多元,可贺思思每个月的消费却远远超出这些收入范围。

    也因此,纪委已经百分之八十确定田新华肯定是贪污了,很可能还是在米家镇做镇长的时候贪污的,否则又怎能保障贺思思的高消费生活呢?

章节目录

我成了六零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老羊爱吃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羊爱吃鱼并收藏我成了六零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