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赵刚面上的诧异神色,思思笑了笑,捧起茶杯啜饮茶水,不多时吐出口里的茶叶,皱了皱眉头说道:“你们办公室的茶叶太差了,下次我给你们送点好茶叶吧。”

    思思一副嫌弃的模样不仅吴云,就是赵刚也看不过眼了,革命同志就是要不怕苦不怕累,哪能贪图享受呢?

    “我们不稀罕你的茶叶,你还是老实交待问题吧。”吴云愤愤地说着。

    这次赵刚倒是没有阻止她,思思将茶杯盖上盖子,不打算再喝了,也不理吴云,直接冲赵刚说道:“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看来我刚才说的话一点没错,贵监察室的办事能力实在是有待加强啊!”

    赵刚伸手拦下又被激怒的吴云,皱着眉头说道:“贺同志这话是什么意思?据我了解,田新华同志出自农民家庭,贺同志是上海城镇居民,父亲贺学文是无业游民,这和本案有关联吗?”

    “当然有关联了,我和我丈夫根本不需贪污就是因为我们有家庭支持,简单来说就是我们两人不差钱,这样明白了吗?”思思说道。

    “哼,你说这样的话有谁相信呢?一个无业游民,一个农民如何能够提供你这种的生活?”吴云叽笑道。

    “吴办事员很看不起农民呢?”思思瞟了她一眼睛说道。

    赵刚在吴云开口之前赶紧说道:“贺同志不要转移话题,我们并没有看不起农民。但是你不得不承认,农民的收入没有保障,并不能提供你的这种高消费生活。”

    赵刚这时也为自己先前轻视思思而后悔了,没想到这个年轻的副书记夫人如此难缠,一开始就掌握了主动权,三言两语便激怒子小云,完全打破了他先前设定的谈话模式。

    思思娇笑了声,“赵副主任说的是五年前吧,自从改革开放的春风开遍全国后,农民的生活水平节节升高。他们的收入可不比我们这些拿死工资的差呢!”

    思思也不想再浪费时间。直接从包里拿出几张汇款单摆在茶几上,赵刚拿起来一看,有的是汇一千的,有的是汇两千的。最多的一张竟然有汇五千的。

    “这些是......”赵刚心里有了些底。不过还是问道。

    “我的父亲和我丈夫的叔叔寄来的生活费。他们做长辈的担心我们在这边钱不够花,所以便隔三差五地寄些钱过来。”思思说道。

    吴云抢过那些汇款单,大概算了算。这几张汇款单总额大概有一万块了,没想到这个贺思思家里这么有钱。

    此刻她的心里并没有因为案件调查清楚而开心,只觉得上天实在是太不公平了,有那么多百姓还吃不饱穿不暖,可这个贺思思却每个月要花这么多钱,过着的资产阶级生活,真是天道不公!

    思思冷笑:我花我爹赚来的钱,关你屁事!

    “谁知道你这些汇款单是真的还是假的?”吴云突然冲口说道。

    思思冷冷说道:“吴办事员,说话之前还是要过过脑子,免得将来祸从口出!”

    接着她又对赵刚说道:“既然这位吴办事员不相信我的汇款单真假,赵副主任可以去邮局调查,没事我可要先行离开了。”

    “请贺同志稍等一下,我还有几个问题要问贺同志。”赵刚伸手拦下思思。

    “那赵副主任快点吧,我的时间很宝贵的。”思思把之前赵刚说的话反击回去。

    听了思思的话,赵刚的表情却一点都没变,甚至就连眉毛都没有动一丝,不得不让思思佩服这人的定力。

    “不知贺同志的父亲和田同志的叔叔从事何种工作?”赵刚问道。

    “与这事有关吗?”思思问。

    “有关。”赵刚回道。

    “我的父亲贺学文是贺家酒业公司的创办人,贺家酒想必赵副主任应该听说过了,而我丈夫的叔叔则是当地的养殖大户,也是随城市绿康农产品公司的创办人,这下赵副主任明白了吗?”思思回答道。

    赵刚的内心并不如表面那般平静,绿康农产品公司他不清楚,可是贺家酒他知道呀,他家里的父亲和大哥可是每日必喝贺家烧酒的,没想到贺思思家里就是做贺家酒的。

    有那样一个日进斗金的酒厂,也难怪贺思思像个娇小姐一般了,说实话,就她这样的生活水平已经是相当低调了。

    思思十分享受这种‘我爹是某某某’的感觉,笑道:“也所以,我丈夫田新华根本没有必要去贪污,再说得难听一点,就我父亲每个月给我的零花钱都比我丈夫一年的工资要多了,有那个必要去贪那么点小钱吗?”

    赵刚深吸一口气,终于露出笑容说道:“对不起,是我们没有调查清楚,我向你表示歉意。”

    思思站起身傲娇地说道:“这次就算了,我现在可以走了吧?”

    “可以,贺同志可以离开了。”赵刚也站起来送思思出去。

    待思思走后,吴云不服气地说道:“赵哥,这样就放过贺思思了?”

    “什么叫放过?人家根本就没有犯错?我们有什么权利再留下人家?”赵刚白了她一眼。

    “她说家里有钱就有钱啦?我还说我爹是主席呢!”吴云嘟着嘴巴说道。

    吴刚皱紧眉头,小云这是怎么了?为何会对贺思思带有如此大的个人偏见?

    “贺思思有这个必要说谎吗?再说那几张汇款单总是真的吧?小云,我一开始就对你说过,不可以把私人情绪带入工作中,你如果还有这种强烈的个人偏见,我会向主任申请把你调离到其他部门工作。”

    赵刚的话相当严厉,吴云的眼睛突地红了,气得跺了跺脚便跑出了办公室。

    晚上田新华回来后,思思把今天纪委找她的事说了,也把她如何应对的说了出来,田新华笑眯眯地抱着她啃了好几口。

    “阿囡真厉害!”

    “那是,你不知道我今天把那个叫吴云气得好几次都要跳起来了,逗她就跟逗猴子似的。”思思得意地晃了晃脑袋,惹来田新华的一记狼吻。

    两人笑闹了一阵,思思便去烧晚饭了,田新华眯着眼睛看着炕边的围花,今天纪委也找他去谈话了,当然三言两语就被他应付过去了。

    只是没想到胡定坤竟这么沉不住气,着急忙慌地就出手了,看来他倒是高看这个胡定坤了呢!

章节目录

我成了六零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老羊爱吃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羊爱吃鱼并收藏我成了六零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