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黄原后,思思帮着朋友一道布置房子,酒厂有好几栋宿舍楼,袁金在得知钟梅英她们要过来时,早已派人收拾好了房间,就连一些简单的家具都弄好了。

    待钟梅英她们安顿好后,思思也要开学了,新的一年开始,田新华越来越忙,他早已制订好了今年的计划书,重点是公路和农业这一块,植树造林、兴建水利、修路铺桥等,如今有了贺家酒厂,根本不须担心粮食过剩。

    而修路铺桥也是因为黄原县的路况实在是太差了,坑坑洼洼,就是大晴天开车都颠得很,袁金每次见到他都要说起这路的事,说每次运货出去,他都要提心吊胆半天,就怕把那些酒震破了。

    黄原县去年因为有酒厂与兰花花工艺品厂两家厂的税收,财政上还是比较充裕的,而且国家也会拔一些款下来,要办成这些事情虽然还有些缺口,但咬咬牙应该也能挺过去。

    如今的黄原县县委,田新华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二把手,而一把手杜书记则一反以前和稀泥的性格,凡是田新华说的他都支持,而且态度十分坚决。

    杜长林也是人老成精,年前他便找田新华深谈了一次,其他也没有多说,只是说让他带领黄原县百姓过上好日子,以后的工作他会全力支持他。

    田新华看着眼前这个比实际年龄苍老的老干部,脸上一道道褶子,眼睛笑得眯了起来。满脸狡黠,心里突然觉得自己似是被人当成出头枪耍呢!

    这个和稀泥书记也许并不是真正的怕事,而是在寻找最适合的人与时间吧!

    胡定坤则早已被田新华接二连三的大手笔震住了,而且他也从其他渠道打听到田新华是上面派下来的,必定不会在黄原呆久,人家所求的他所求的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是以,被深深打击的胡县长也不再想着与田新华斗了,安安稳稳地做他的县长,对百姓有利的他支持,对百姓有害的他反对。就等着田新华干好了。早点升上去,他又好恢复往日的风光。

    而徐梦来虽然有些不甘心,但毕竟独木难支,他再不甘也只得跟在胡定坤屁股后面转。另外一位罗文略本就是个两面派。哪边风大就往哪边倒。如今一看书记县长都成田派了,他罗文略是什么派还用说吗?

    忙过开学那一阵后,思思开始着手办另一件事了。便是修学校。

    她年前与刘村的三妮聊天时了解到,黄原县农村的女孩辍学率太高了,几乎90%以上的女孩子只读了一两年小学便辍学回家干活,甚至有些连一天学都没有上过。

    而男孩子虽然要稍好一些,但能读完初中毕业的寥寥无几,能读到高中毕业的更是凤毛麟角,而最后能考上大学的孩子几乎是万中无一。

    之所以会有这种情况,一是穷,二则是大人没有读书的意识,大部分村民都觉得读书无用,读书纯粹是浪费时间。

    改变这些村民的愚昧意识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最有效的方法便是政府强制要求,她可以与田新华商量,让政府下达强制文件,每个村子的升学率不得低于70%,由村书记督促办好。

    而她也准备与袁金商量一下,是否可以让酒厂开办一个助学基金,就是那些家庭非常困难的孩子如果诚心想要读书,那么酒厂便可以提供一定的帮助。

    当然,首当其冲的还是要修建学校,思思这次准备自己拿一笔钱出来在刘村修建一所小学,当然借用的还是酒厂的名义。

    穆秀莲的思思小学已经修了八所了,今年她打算修建两所,一所在黄原县,另一所则在黄原县的邻居新河县,之所以都修在s省,当然是因为田新华在这里为官的关系了。

    思思的想法得到了田新华的大力支持,他立马便和杜长林、胡定坤等通了气,结果自然是一致同意。

    其实这个时候的干部还都是一心为民的好同志,没有几个是有私心的,就算是胡定坤,他也只不过权力欲大了些,但他掌控权力的目的也是为了让百姓过上好日子,可以说他与田新华的大目标是一致的。

    袁金那里根本就不需思思多说,二话不说便同意了,并且还表示办小学的钱就由酒厂拿出来,不过被思思拒绝了,坚持由她自己拿私房钱,其实说起来,酒厂的钱也就是她自己的差不多啦!

    因为是在刘村办小学,是以思思便找到了刘书记,刘书记大概估算着五千块就能办一所学校。

    “怎么这么便宜?刘书记,你可得往实处说。”思思讶异之极,就算现在人工便宜,材料便宜,也不至于只要五千块吧。

    刘书记憨厚地笑了笑,“贺老师,真只要这么多,我还往高了说哩,我算给你听,人工不要钱,石头木头砖瓦不要钱,这些咱村里都有现成的,也就是钢筋水泥这些要钱,五千还花不了哩!”

    思思当即便从包里拿出了一万块钱,并到刘书记手里,把刘书记吓得跳了起来,头直发晕,他长这一辈子都还没见过这么多钱哩。

    “刘书记,这里是一万块钱,你拿去盖学校,别的没啥要求,但教室一定要结实宽敞,人工费和木头这些钱你也别省,该付就付,钱要是不够你再问我拿,明白了吗?”

    刘书记颤抖着手接过那摞厚厚的大团结,眼睛里泪光闪动,激动地说道:“贺老师,这钱是?”

    “这是我父亲的酒厂赞助的,这一万块你先拿去用着,以后造课桌凳子我再拿钱过来。”思思说道。

    刘书记突然对着思思鞠了一躬,把思思吓得忙伸手去搀扶他,“刘书记,你这是干啥哩?你这不是折我的寿吗?”

    “贺老师,我这是代表全村人民感谢你哩,你可真是我们的大恩人哪!”

    刘书记边说边擦眼泪,一脸‘你就是观世音菩萨’的模样,思思没想到这一万块钱竟然会让刘书记有如此大的反应,心里也升起一种别样的感受,只觉得心里满满的,很舒服的感觉。

    难怪佛经中常说,帮助他人的时候会获得快乐,此刻的她心里确实感到很快乐,而且觉得很充实。

    而思思也没有想到,本因一时心软而为之的事情,她后来却一发不可收拾,做了一辈子。

    刘书记办事效率还是很快的,没几天便召集村里人动工了,而村民们听说是贺老师出钱修学校,一个个对思思更加恭敬了。

    而且这些人都义务前来帮忙干活,工钱一分都不要,有些人家还把家里的木头和砖瓦也贡献了出来,也表示不要钱,整个村里一副热火朝天的景象。

    按照他们的说法:贺老师一个外乡人都肯拿这么多钱出来给咱村的娃娃盖学校,咱作为本村人,要是再收钱,那还是人干的事吗?

章节目录

我成了六零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老羊爱吃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羊爱吃鱼并收藏我成了六零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