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新华的忙碌总算是告了一段落,按时上下班起来,思思便在吃晚饭的时候把上次在医院发生的事情告诉给他听。

    “新华哥,你不知道,那个孩子还活生生的就被那姓吴的女人给扔了,真是太残忍了。”思思至今说起来还觉得难受。

    “是呀,我也看见了的,真当造孽哟!新华,你可得好好管管那些计生站的人,就算是执行政策也不能像白狗子一样啊!”赵老太在一旁嘀咕。

    田新华郑重地点头应了,大概是因为将要做父亲的缘故,是以他听到孩子活生生的被扔掉,让他十分恼火,准备让朱贤仁下乡去调查一下,情况要真同阿囡说的那样,那是得好好管管了。

    想到这里,田新华看了看思思的肚子,五个月的思思肚子依然还不是太挺,不过此时坐着倒是比较明显了。

    “大娘娘,阿囡的肚子怎么这小?会不会是吃得太少了?医生有说阿囡身体好吗?”

    田新华虽然头回当父亲,可他明明记得四嫂莫小米那时五个月的肚子已经老大了,看着都吓人,可阿囡却还和没怀孕那会差不多,会不会不正常?

    思思白了她一眼,将嘴里的包子咽下,娇声说道:“医生说宝宝和我身体都十分健康,比任何人都要健康,肚子小是因为我天生丽质,明白不?”

    天生丽质是用在这里的吗?

    田新华听得好笑,既然医生说没事。那便放心了,他轻轻地摸了摸思思的肚子,眼神柔和,全身的线条都软了下来。

    老爷子和赵老太笑眯眯地看着这小两口,大为得意他们的明智之举,要是阿囡嫁到别人家,哪会过得这么自在。

    田新华先开车送思思去学校上班,问好她下课的时间,表示他如果没空的话,也会派老徐来接她的。

    自从思思四个月后。田新华便再也不让她开车了。要么是他送,要么是老徐送,或者她自己坐公交车。

    车到学校大门口,田新华把车停好。走过去打开车门。扶着思思下车。几次三番交待思思走路小心,这才开车离去了。

    “贺老师,田副书记对你可真体贴。”旁边的一些老师打趣。

    时间一长。大家也都和思思熟悉了,知道她这个副书记夫人没什么架子,也会和她说一些笑话。

    思思笑眯眯地说道:“我现在替他生孩子呢,敢不对我体贴吗?”

    田新华一来到办公室便让老徐通知朱贤仁过来,田新华把计生站工作人员执行粗暴的事说了,又道:“老朱,我想让你下乡去调查一下,就以米家镇为调查点,你带上李能一道,如果真有这种情况,咱们一定要杜绝,不能让这些人坏了咱们党的名声。”

    朱贤仁领命而去,他也是个办事讲究速度的人,回去收拾了一番就下乡去了。

    田新华原以为这些事情不会太严重,顶多也就是个别现象罢了,可没成想,现实比他预想的严重几十倍,甚至闹到了不可开交的地步。

    朱贤仁下乡的第三天,田新华吃过晚饭便猴急地拉着思思上床,自从思思怀孕后,他都有好几个月没肉吃了,也就是上个月才能偶尔开点荤,可也有时间限制,今天可不就是吃肉的时间嘛!

    怀孕后的身体格外敏感,田新华也极尽温柔,思思只觉得一阵阵热浪袭来,如同在天空中飘荡一般,灵魂都出了窃似的。

    田新华要了一次,仍还没尽兴,思思拍下了他那作怪的手,嗔道:“再做你儿子可要抗议了。”

    “没事,我和咱儿子打招呼呢,先让他熟悉熟悉老子。”

    田新华嬉皮笑脸地说着,魔爪依然不停地游移,思思也只得依着他,让他再要了一次。

    尽兴的两人睡得极欢畅,不一会儿便陷入黑甜乡。

    凌晨,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吵醒了他们,田新华忙起身接电话,是朱贤仁打来的。

    “田副书记,出大事了,米家镇镇政府昨晚让人给炸了,四死五伤。”

    朱贤仁的声音十分焦急,完全没了以往的冷静,田新华也被这个消息惊散了睡意,整个人立刻清醒。

    “凶手抓到了吗?”田新华冷静下来问道。

    “凶手是背着一捆炸药冲进去炸的,被炸得粉身碎骨,死伤的另八人是当晚住在镇政府的几个工作人员。”

    “我马上赶过来,你通知公安局。”

    田新华挂断电话便起床穿衣服,现在的电话机隔音效果不是很好,思思全听见了,只觉得全身发寒。

    背着一捆炸药去炸楼,这个凶手不是疯子就是身负血海深仇,思思潜意识认为是后者,如果是疯子的话,他便不会有目的地选择行凶目标了。

    答案很快便揭晓,田新华吃晚饭的时候回来了,他什么也没说,先去浴室冲了个澡,得把身上的血腥味给洗掉,免得刺激到阿囡。

    想到镇政府那到处充斥着碎肉和骨头渣的惨状,田新华只觉得心里有团火在燃烧。

    “凶手是当地的村民曾铁生,家里只有老父老母,还有三个女儿,最大的12岁,最小的只有3岁,曾铁生一心就想着生个儿子,可因为超生第三个闺女家里被计生办抢的抢,拆的拆,穷得叮当响。”

    田新华顿了会,继续说道:“而且曾铁生还欠着计生站两千块罚款,但曾铁生还是想生儿子,就让妻子悄悄地藏在家里不出门,对外就说妻子回娘家了,就这样居然也躲到了八个月,可没成想,他村里平时和他不对付的一户人家向计生办举报了,就这样在前段时间,计生办的工作人员强拉着他妻子去医院打下了一个男娃,据说打下来的时候还活生生的,让那个工作人员给扔了。”

    思思越听越不对劲,便问道:“那个工作人员是不是就是以前纪委的吴云?”

    “对,就是她,曾铁生因为儿子没了,大受刺激,回到家里就有些不大对劲了,可随后不久他妻子因为胎儿过大,强行打下来后血流不止,没两天也没了,这下曾铁生更是彻底绝望了。”

    思思想到医院那个疯魔一般的男人,不禁叹了口气,没想到他的妻子也没了,赵老太和老爷子也听得面色沉重。

    田新华继续说道:“曾铁生先是用柴刀把那个举报他家的人家六口都杀了,连小孩都没放过,再然后便背着炸药去了镇政府,他应该是针对吴云去的,因为他之前有向人打听过吴云的住处,可没成想那天晚上吴云恰好不在,而因为当天镇政府开会开得比较迟,有好些工作人员都没有回家,住在了镇政府,哪知却遭此大难。”

    “真是坏人臭万年,那个吴云可真命大。”思思恨恨地说着。

    “只是可惜了那些冤死的人哟,还有曾铁生的爹娘和三个女儿,以后可怎么过日子呀!”

    赵老太不停地念着佛,佛声不断,似是要消去这世间的吝气一般。

    ps:  ps:这事是真事,老羊以前在湖南乡下工作过一段时间,发现那个村子基本每户人家都生三个以上,觉得很奇怪就问当地人,才知道就是因为当初抓计划生育抓得太狠了,导致有一个人报复,夜里把镇政府办公楼给炸了,死了好几个人。自此之后,那个地方便再也无人敢去抓计划生育了,也所以孩子一个接着一个生。

章节目录

我成了六零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老羊爱吃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羊爱吃鱼并收藏我成了六零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