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金雯在沈宝珠回国之前交给了她一管空心的铜簪,里面装满了药粉,让沈宝珠找机会把这些药粉给思思服下,这样便算是完成任务了,而金雯也会把沈宝珠的照片连同底片归还给她。

    沈宝珠并不知道这些药粉是什么?虽然金雯说只是一些过敏类药物,吃了会全身过敏破相,并不会致人死亡,可是沈宝珠却不是太相信。

    她在美国和那些有钱少爷经常一道出去鬼混,隐约有些明白这些是什么,但她也不是太确定,心里到底是不安的。

    不过后来过安检时一点问题都没有,她也就放心了,觉得应该是她多心了,确实只是让人过敏的药粉而已。

    但就算这些只是不是太严重的药粉,沈宝珠也根本就没打算自己亲自动手,是以,一来到黄原师专,她便勾引到了王世民,并且用自己的身体让王世民死心塌地。

    再之后,沈宝珠便拿出了那管她一直藏着的铜簪,从里面倒出了所有的药粉,对王世民说这里面是过敏类的药粉,让他趁机倒进思思的茶杯里,让思思过敏,难受一段时间。

    王世民其实并不愿意做这事,他虽然心胸狭窄,可胆子也同样不大,想也不想就拒绝了。

    沈宝珠哪会轻易放弃这么好的替罪羊,好话说尽,床上也是手段用尽,最后还是沈宝珠答应让王世民一道和她去美国才算是说服了他。

    于是王世民便趁大家都不在办公室的时候将药粉倒进了思思茶杯里,倒的时候王世民也不知道得怎么回事。想起了前段时间刘铁兰对他的冷嘲热讽,于是便分了一半药粉到刘铁兰的茶缸里,想到牛高马大的刘铁兰以后顶着一张丑脸,他就觉得解气。

    再想到不久之后就可以与爱人一起飞到外国,过上灯红酒绿的人上人生活,王世民就觉得全身要飘起来了,只是他的美梦也只不过做了一天,现在做的却是恶梦了。

    且不说被吓坏了的王世民,思思跟着救护车去了医院,一到医院曾洪波和其他医生便开始对刘铁兰及沈宝珠进行抢救。

    思思和其他跟来的老师坐在走廊里等待。医院空旷的长廊是那么寂静。静得思思都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此时她才觉得一阵阵后怕,后背的里衣早已被汗水打湿,此刻粘在皮肤上,冷冰冰的。十分难受。

    但更冷的还是她的心。如果不是她的味觉被灵液改造得十分灵敏。那么今天这杯水势必就要被她喝下去了,而躺在里面抢救的便是她贺思思。

    抢救不回来的后果是什么?

    思思连想都不敢想,只要一想就觉得心里好疼!

    金雯这个祸害。今日我不死来日便是你亡!

    思思已经打定主意要灭了金雯,不过这事得从长计议,回去后和田新华好好商量一下。

    不过思思怎么也想不通为何时沈宝珠会对刘铁兰也下毒?虽说刘铁兰也看不顺眼沈宝珠,可是两人并没有起正面冲突过,刘铁兰最讨厌的人是王世民,并不是沈宝珠。

    王世民?

    思思这才想起来,好像王世民没有跟来医院?

    以他和沈宝珠这段时间的如胶似漆,没道理沈宝珠出事他不来医院呀?

    思思觉得她应该是抓到了一些什么,可是却很散,不一会儿又飘走了,脑子里乱蓬蓬的,组织不出一条清晰的线索。

    “你们说刘老师和沈老师是中毒还是生病啊?要是中毒的话,为什么只有她们两人中了呢?真是想不通!”

    思思旁边的一位男老师大概是受不了这里的寂静,率先出声,既是自言自语,又似是和其他老师探讨问题。

    几名老师也憋得难受了,有人开了头,大家便七嘴八舌地讨论了起来,一个个都成了福尔摩斯。

    思思中途去打了个电话回家,和老爷子略说了这件事,表示要晚点回家。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可是医生却都没有出来,思思的心也提了起来,不知道里面的刘铁兰如何了,很明显刘铁兰服入的药物比沈宝珠要多得多。

    思思后悔死她不该一时仁慈只给沈宝珠喝了一半药水,就应该全部给沈宝珠喝下去。

    两个小时过去了,抢救终于结束,曾洪波疲惫地走了出来,思思忙紧张地站了起来朝他走去,紧张地看着他。

    曾洪波的面色不是太好,甚至可以说是非常严肃的,他冲思思说道:“两位病人中毒程度有很大区别,一位已经脱离了危险,可以转入普通病房观察了,另一位却很严重,还没有脱离危险。”

    思思一听便觉得眼前一黑,危险的肯定是刘铁兰了,她虚晃了晃身体,旁边的老师赶紧扶住了她,也都被曾洪波的话吓坏了。

    “曾医生,你说实话,那位严重的若是救不回来会不会死?”思思稳了稳心神问出了这句苦涩的话。

    曾洪波微微点了点头,思思只觉得全身发冷,一阵阵寒意从心底涌出。

    为什么会这样?

    曾洪波心里也不好受,不过他还是把刘铁兰的情况说了出来:“病人摄入毒量十分大,如果不是立即采取了催吐,病人连撑到医院的时间都不会有,虽然已经吐出了一些毒物,可是由于这些毒物发散的速度十分快,很多已经进入了肝脏,对身体造成了极大的破坏,就算病人脱离了危险,势必也会留下许多后遗症。”

    曾洪波对里面的刘铁兰十分同情,这个女孩一看就知道是热爱运动的姑娘,就算这次侥幸不死,她的身体也不再适合剧烈运动了。

    更何况他也没有把握这次可以顺利地救回这位姑娘!

    “这到底是什么毒?为什么会这么厉害?”思思恨恨地问道。

    其他老师也附合地问着,他们都很喜欢刘铁兰这个直爽热情的姑娘,眼下见她生死不知,心里都不好受,都想弄明白到底是什么东西害了刘铁兰。

    曾洪波面上的表情十分奇怪,缓缓地吐出了几个字:“古柯减。”

章节目录

我成了六零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老羊爱吃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羊爱吃鱼并收藏我成了六零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