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思好笑地看着他们狗咬狗,又大声问道:“喂,丹羽一郎那个老杂毛死了没?”

    丹羽长秀听得心头火起,爷爷是他平生最尊敬的人,在他心里就如同神一般,怎能容许思思如此侮辱爷爷?

    “找死!”

    丹羽长秀重重地拍了两巴掌,却见前面竟然出现了十来名身着黑色西装的大汉,像是一早就埋伏在那里的。

    左明吓得脸色惨白,完了,完了,这下玩大发了!

    丹羽长秀冲那十来名大汉点了点头,那些人便朝思思这边冲了过来,思思笑了笑,将手指放进嘴里,打出一个响亮的唿哨,尖利的声音瞬时便贯穿山岭。

    贺承思与田新华听到了思思的暗号,当即便带着几名手下一道冲了上来,因为他们距离思思有些远,到的时候,思思已经射出了好几把飞刀。

    只过这些人都是训练有素的功夫高手,思思的飞刀大部分被他们避开了,只有那位田野岷川因为没有功夫被思思的飞刀扎中了手臂,药效发挥了作用,躺在地上人事不知。

    丹羽长秀带来的人见思思的飞刀上抹了毒,心头凛然,不约而同地将丹羽长秀护在中央。

    就在思思手上的飞刀只剩一把时,田新华他们总算是赶到了,丹羽长秀面色剧变,知道今天的行动算是彻底失败了,心下颓然,冲手下叫了声“撤”,便率先朝山顶跑去。

    思思哪肯让他们如此轻易逃离。当下便朝丹羽长秀冲了过去,他的手下心急想去救少主,可却被田新华他们缠住了,根本就脱不开身,只是眼睁睁地看着思思冲到了少主的面前。

    丹羽长秀的身手也不弱,他冷笑一声,便一拳头朝思思面门击了过来,思思可不会与他正面抗击,将手上的高浓度辣椒水朝着丹羽长秀喷了过去。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丹羽长秀捂住脸蹲了下去。只觉得眼睛、鼻子、嘴巴都像火在烧似的。生不如死。

    思思嘿嘿一笑,又朝着丹羽长秀身上喷了几下,见他已无还手之力,这才把喷雾器收了起来。

    这时田新华与贺承思那边也将十来名大汉制服了。贺承思的手下将这些人一个个都拷了起来。

    田新华小跑着过来了。用脚踹了踹地上鬼哭狼嚎的丹羽长秀。笑着朝思思竖起了大拇指,思思傲娇地抬了抬下巴,像女王一般。

    思思厌恶地看着地上的丹羽长秀。对田新华说道:“这家伙应该就是那个老杂毛的孙子了。”

    想到原主曾祖父母和爷爷的惨死,思思就心头火起,恨不得把这个家伙宰了。

    不过她知道现在不能杀丹羽长秀,否则会引起国际纷争的,不过,杀人也可以定时的嘛!

    思思眼珠一转,冲还在哀嚎的丹羽长秀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从包里拿出了一个花露水瓶般大小的瓶子,拧开瓶盖,将瓶里的液体灌进了丹羽长秀嘴里。

    丹羽长秀只觉得一股骚臭,想要吐出去,可是下巴被人捏着,那令人恶心的药水就这么顺着喉管流进了胃里。

    一瓶药水灌完,思思满意地笑了,好心地又倒了些清水给丹羽长秀漱漱口。

    这下,本因药水太臭而要呕吐的丹羽长秀又吐不出来了,而且一滴不剩地全喝了进去。

    “你....你给我喝了什么?”

    丹羽长秀心下大惊,忙用手往喉咙里使劲抠,可却只是呕出了几口清水。

    思思娇笑道:“没什么,只是一点小玩意儿,不会死人滴!”

    一听不会死人,丹羽长秀倒是松了口气,心头暗自得意,觉得思思肯定是不敢对他怎么样?

    思思见了他脸上那种自命不凡的表情,心里冷笑,哼,现在当然是不会死人,不过一两年后可就说不定了!

    原来思思给丹羽长秀喂的正是她改良过的七步倒,只不过浓度要稍淡一些,但因为思思灌的量挺多,也够丹羽长秀喝一壶了。

    左明及沈明珠早已吓得魂不守舍,见思思他们没注意到这边,便想着偷偷离开这里,只不过他们刚一移动脚步,就被贺承思的手下扭住了,二话不说把他们拷了起来。

    丹羽长秀也被他们拷了起来,他的眼睛不断地流着眼泪,火辣辣的,可他的心却如同坠入冰窑一般,若是让爷爷知道今天的事情,肯定会对他失望的!

    不,他丹羽长秀是丹羽家族最优秀的继承人,怎么可能如此轻易言败?

    丹羽长秀想到他的后着,心中微定,不过表面看来却仍是一片颓然,似是已认命一般。

    贺承思见人都被制住了,满意地笑了笑,冲思思叫道:“阿囡,我们走了。”

    思思应了声,便将散落在地上的飞刀捡起收好,走在了队伍的最后面,她的前面依次是田新华和丹羽长秀。

    刚走了几步,之前的那种感觉又来了,如同有毒蛇在身边盯着一般,思思想也不想便大声叫道:“有埋伏!”

    她的叫声刚落,‘嘭’的一声,眼前顿时一片模糊,一股刺鼻的白烟散开。

    思思心头一凛,全身每个细胞都达到高度戒备状态,左侧一阵劲风袭来,思思下意识地朝右侧方退去,并接连射出两把飞刀。

    对方似乎并不想恋战,一击不中便立即后退,而且田新华也很快地来到了思思的身侧,他大声地对她叫道:“阿囡,闭上眼睛,用耳朵。”

    思思听话地闭上了眼睛,没有了外物的干扰,听觉比以往更为灵敏,听到颈后风向的转变,思思想也不想就又是一把飞刀射去。

    白烟持续了两三分钟才慢慢散去,大家的视觉这才恢复,只是空气中仍然残留着那股刺鼻的气味。

    所幸大家都没有伤亡,只是丹羽长秀却不见了,想来刚才那几个忍者的目的就是丹羽长秀和思思,只不过思思反应太快,他们并没有得手。

    而且地上还多了一名穿着灰褐色外衣的男子,肩膀处插着一柄飞刀,想来便是之前偷袭思思后背的忍者。

章节目录

我成了六零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老羊爱吃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羊爱吃鱼并收藏我成了六零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