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思的话引得众人再一次集体木然,眼珠子都不能转了,惊吓一重接着一重,好受伤!

    “阿囡,什么孩子爹?难道是末小姐怀孕了?”乔老大机敏地抓住了重点。

    乔兴邦不高兴了,现在他才是主角好不好?孩子的事情老豆怎么不问他这个当事人呢?

    被忽略的某人于是便抢答了,意思就是末慧肚子里已经有了他乔兴邦的娃,而且快两个月了,所以乔老大得动作快一点,抓紧时间举办婚礼,别到时候新娘子婚纱塞不进去。

    从头到尾乔老大就只听见了孙子,有两个月了,而且孙子的妈还是末家小姐这几句关键词语,立时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头顶的毛都竖起来了,就差没有对着天空喔喔喔地叫几声了。

    “哎呦喂,兴仔你可真是有出息呀!华姐,赶紧把我西装找出来,我得去拜见亲家,可不能失礼了!”乔老大激动地大声吼道。

    穆秀莲使劲在他的背上拍了一下,嗔道:“你着什么急,随随便便怎么可以拜见末老先生的,咱们得拿出诚意来。”

    “对对对,诚意,要有诚意!”乔老大连连点头,随后又问道:“那怎么拿诚意呀?”

    思思已经从乔兴邦的重磅炸弹下清醒过来,见到乔老大那即将去见国家总统的模样,不禁笑道:“乔伯伯,姆妈的意思是我们男方要把聘礼单子,还有媒人什么的准备好,末家是书香门第。比较注重这些。”

    “对对对,阿囡说得对。得讲规矩。”乔老大深以为然。

    穆秀莲对于能和末家做亲家也是很开心的,说起来他们乔家虽然有钱而且还有势。可和末家真是比都不能比的。

    要是搁在古代,乔家就是山寨土匪,末就是名门之家,就算是现在不怎么讲究门户之见了,差别也不是一般的大,也不知道乔兴邦这只癞蛤蟆是怎么吃到末慧这只天鹅的?居然还让他把人小姐的肚子搞大了?

    思思也很奇怪,只是乔兴邦这小子嘴巴严的很,一个字都不肯说,后来还是某天清晨李俊基醉醺醺地找上门。一进门就和乔兴邦干架,骂乔兴邦不讲兄弟情义,用卑鄙手段得到末慧,乔兴邦自然不服,为自己辩解,两只货你一言我一语,思思再脑补一下,大概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事情还要从利哥婚礼那天说起,那天一对新人春风得意。嘉宾何春风伤心失意借酒消愁,末慧见此也喝起了闷酒,俗话说借酒消愁愁更愁呀,末慧本身酒量就不是很好。于是没多时便醉了。

    末慧旁边正巧坐着乔兴邦,乔兴邦和末慧拍了几场戏,也算是熟人了。而且末慧喝酒前还和他开玩笑,让他不要喝酒。等会她喝醉了由他负责送回家。

    于是乔兴邦果真滴酒不沾,也很认真负责地送末慧回家。没有起一点歪心,这是乔兴邦的原话。

    “哼!没起歪心,没起歪心阿慧怎么会怀孕的?”

    李俊基不相信,思思其实也不相信,主要还是乔兴邦平时的表现太没有诚信度了,再者现在的结果这两人不正是奉子成婚么!

    “阿慧怀孕了你个已婚男人着什么急?自己没本事追到阿慧,来我这撒什么气?”

    一大清早被个醉鬼找上门干架,任谁都不会心情美妙的,而且这个醉鬼还是以前的情敌。

    不过乔兴邦还是解释了事情的后续发展,大意就是他送末慧回家车子开到半路上时,末慧突然说哭着说要去山顶看星星,然后乔兴邦又尽职尽责地开车跑到山顶,陪末小姐吹冷风看星星看月亮,再然后嘛,大家也就知道了。

    “你说,当时那么浪漫的气氛,身边还躺着梦中情人,最主要的是阿慧还一个劲地往我怀里钻,都这种情况了我要是还能忍住我他娘的还是男人么?”乔兴邦义正辞严地说道。

    李俊基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就这情况换他也要上了,他娘的,便宜乔兴邦这个兔崽子了。

    “便宜你个王八蛋了,你说我那么早结婚干嘛?要不然那晚陪阿慧看星星的就是我了呀!”李俊基后悔莫及。

    “这就是命中注定呀!”乔兴邦得意洋洋。

    听了半天八卦的思思总算是弄明白这五角情史的前因后果了,看来那天晚上末慧在感情最脆弱的时候遇上了乔兴邦,于是一个蓄谋良久,一个空虚寂寞,于是便成就了好事。

    只是末慧应该不像是那种因为一夜情就委屈自己的女人呀?

    就算有了孩子,她也可以选择将孩子打掉的,虽然堕胎是一种不好的行为,可在某些时候,堕胎也不失为一种有利的选择。

    思思的疑惑不久后就从末流处得到了解答。

    “我四叔四婶夫妇都是虔诚的基督徒,末慧从小受他们的影响也是基督信徒,基督信徒是不可以堕胎犯杀生之罪的,而且我觉得末慧也不是对乔兴邦全无情意,以我们末家人的自尊,就算是在酒醉之下也不会和没有好感的人发生关系的。”末流为思思释疑。

    听了末流的解释,思思总算是为乔兴邦和末慧这一对放下了心,末慧不是对乔兴邦完全无感就好,否则乔兴邦一头剃头担子热乎,长时间得不到回应,再火热的心也会冷的。

    乔兴邦和末慧的婚礼定在了下个月中旬,思思是赶不上喝喜酒了,她预先把红包送给了末慧。

    末慧的气色看起来很好,比前段时间好了很多。

    思思打趣说以后要叫她二嫂了,末慧一脸不好意思,还带着点娇羞,看起来并不排斥这场婚礼。

    看来前段时间乔兴邦那惊天地泣鬼神的追妻三百六十招还是很有效的。

    老话说好女怕缠狼,果然是千古名言呀。

    思思和田新华一家九月二十号左右便离开了香港,田新华月底要去f市上任,这几天他们想在月泉村好好陪陪家人。

    老爷子和赵老太离开京都那些糟心事,气色好了很多,人也开朗了不少,思思建议他们在乡下多住一段时间,省得去了京都又要烦。

    俩老也实在是不想回去看田丽丽那个混账东西,便同意了思思的说法,表示在乡下过完年再去京都,只是俩老十分舍不得嘟嘟这个小家伙。

章节目录

我成了六零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老羊爱吃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羊爱吃鱼并收藏我成了六零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