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事地点在米家镇距离月泉村一半的大路上,那里正好有个大斜坡,骑自行车上坡是十分吃力的,不过下坡却很轻松,一泻到底。

    思思和田新华赶到事发现场时是中午十二点多一些,据田满银说大概是上午十点左右出事的,出事现场被拦了起来,路边停了一辆警车,有几个交警正在堪察出事现场,并用本子记录。

    田满铜也在现场,他的表情十分严肃,见到思思两口子点了点头,而那名四十来岁左右的司机则苦着脸站在田满铜旁边,不停地说着:“老板,我没违章开车,是他们自己钻进来的,我一看见就赶紧踩刹车了。”

    看来这个司机也吓坏了,田满铜安抚地拍了拍司机的肩膀,让他去阴凉的地方休息会,司机连惊带吓再加上天气热,脸色惨白惨白的,看着好不可怜。

    思思拿了瓶风油精给他,让他往太阳穴抹点提提神,司机感激地冲思思笑笑。

    货车停在坡道上,车子的后面则有长长的两摊血迹,红红白白的,不少苍蝇飞来飞去,离车子大概十来米的地方躺着一大一小两具尸体,被交警用白布盖了起来,看着渗得慌。

    钟玉英跪坐在尸体旁边,哭得声嘶力竭,嗓子都哭嗓了,旁边围了不少人,面上均露出同情之色,觉得这个一下子失去丈夫和女儿的女人十分可怜。

    钟红英和钟志英也赶过来了,还有钟善才夫妇,见到思思他们俱都走过来打招呼。面上还有些不好意思,想来他们也是觉得钟玉英要十万块钱太不要脸了吧。

    “满铜。玉英这人我是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不要太在意。”

    钟善才对这个侄女也真是无语了。虽然一下子死老公孩子是很惨,可是这也不能怪田家呀,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是黄德彪自己骑着车钻进去的,和人家司机一点责任都没有。

    可这玉英倒是好,一开口就是十万块,真是和她爹娘一样贪心,唉!

    田满铜笑道:“没事,反正一切都按照规章制度来。该是我们这边的责任我一分都不会少,不该是我们出的,我也不会多出一分。”

    其实田满铜刚接到消息时,和王秋梦商量了一下,打算出三万块钱给钟玉英,虽然不是他们的责任,可毕竟是一个村里的,而且还有那么小的孩子,实在是可怜。就当是花钱买个心安吧。

    可这个钟玉英倒是好,一张口就要十万块钱,还说一分都不能少,田家要是不出这笔钱。她就抱着两具尸体去田家闹。

    这下可把田满铜气坏了,也不提出钱的事了,打电话报了警。索性公事公办。

    田新华走过去和那带队的警察打招呼,并且拔出香烟递给这些警察。与他们聊了起来。

    随城市的市长与田新华有几分交情,准备说起来也算是他这一派系的。不过田新华现在并不打算用上这条线,毕竟这不过是件交通事故,而且责任方十分明显,犯不着动用市长这尊大佛。

    思思朝钟玉英那边瞟了过去,看她那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不禁撇了撇嘴,还真没看出来这个钟玉英对丈夫和女儿有这么深的感情,明明她昨天看钟玉英对他们还是非常厌恶的样子。

    不会是作戏想引起群众和警察的同情心,让小叔多出点钱吧?

    其实这场事故已经十分明显了,责任完全在于黄德彪,据目击者说,当时黄德彪下坡时突然控制不住车子,很快地朝下冲,而他又因为人比较矮,两脚沾不到地,再加上慌张,不往路边拐,偏偏往中间的货车里钻。

    “自行车用的时间太长,连接刹车的那根钢丝磨损得比较厉害,在死者下坡时因为紧急刹车突然崩断,导致刹车失灵,死者控制不住车速,再加上心理紧张,所以才会发生惨剧。”警察向他们解释事故发生的原因。

    那辆自行车就倒翻在尸体的一旁,变形得很厉害,看起来确实是挺破旧的。

    “怎么会刹车失灵了呢?昨天我还骑过呢,灵得很。”钟志英是个老实的中年妇女,听了警察的话后,感觉有点不太相信。

    “我昨天也骑过的,是蛮灵的。”

    钟红英也补充道,同时心里也有几分后怕,昨天下午她骑这步车回了趟娘家,又骑了回来,当时就是骑的这条路,这刹车要是在她骑的时候出事,那现在躺在地上的岂不就是她了?

    越想越怕的钟红英后背都渗出了冷汗,虽然天上的太阳明晃晃的,可是身上却冷得紧,忍不住搓了搓手臂。

    “玉英,你们不是今天就要回上海的吗?怎么德彪会突然骑车带圆圆去镇上的?”钟志英问道。

    “圆圆早上有些不舒服,德彪带她去镇上的卫生院开点药,打算下午再回上海的。”钟玉英哭着说道。

    “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今天怎么就不舒服了?”钟红英插嘴问道。

    她看着钟玉英这个样子心里腻味极了,外甥女活着的时候没见你多疼爱,现在死了哭给谁看啊?

    “圆圆早上起来发高烧了。”钟玉英解释。

    “那干嘛要去镇卫生院?少白叔的诊所就可以拿药,你又不是不知道?”钟红英忍不住白了她一眼。

    钟玉英又哭了,“我是让德彪去少白叔的诊所拿药的,可是德彪说村里的诊所不好,一定要去正规的卫生院,呜,都是我的错,我应该拦住德彪的,是我害死了德彪和圆圆啊!”

    说完钟玉英便又哭天抢地起来,惹得旁边一些看热闹的人都忍不住抹眼泪,觉得钟玉英实在是太惨了点。

    旁边一直听钟玉英三姐妹说话的思思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忍不住便对旁边的田新华说道:“新华哥,我感觉有些不对劲。”

    田新华箴了箴眉,他与思思的看法是一样的,就是一种直觉,总觉得一切都太过于巧合了。

    钟志英和钟红英骑的时候都没有出事,可偏偏黄德彪骑车就失灵了,而且本来今天要离开上海的,女儿就发烧了,然后村里的诊所不去,偏偏要跑到那么远的镇上去看病,不合常理呀!

    最主要的是,钟玉英身为母亲为何不跟着去医院,让一个生病的小女孩独自坐在车前杠,她也不担心小孩吃不吃得消坐?

章节目录

我成了六零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老羊爱吃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羊爱吃鱼并收藏我成了六零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