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迹?

    思思唬了一跳,全身毛都竖了起来。

    “怎么可能会是血迹?菲菲你不会弄错了吧?”思思不是太相信。

    上官勾了勾嘴角,“其实从相片里溪水变深的颜色看来,血迹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如果是泥土的话,那个水的颜色还要淡一些,应该没有那么深。”

    这时钟安梅从厨房走了出来,笑着问道:“什么血迹?你们在说什么?”

    思思也没答话,索性拉着上官和钟安梅跑到杨家去看相片,杨妈妈一个人在家里看电视。

    思思直接将那张相片拿了出来,递给钟安梅问道:“安梅你看这个相片里的男人洗的是泥土还是血迹?”

    钟安梅接过相片,仔细地看了起来,杨妈妈听着奇怪,也凑过来看。

    俩人看了半天,钟安梅有些不确定地说道:“我觉着像血迹多一些,烂泥的颜色没有那么红的。”

    “而且拍照的时间离下雨也不过隔了一个小时,地上的泥土不可能那么快成为泥浆的。”上官补充。

    “是哦,菲菲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那天下的是中雨,地上虽然滑,可不至于成烂泥浆,摔一跤不大可能沾这么多泥的。”杨妈妈经过上官的提醒,也想起那天山上的情况。

    被大家这么一说,思思也觉得郭医生洗的是血迹了,只是相片里的郭医生面带微笑,看起来轻松惬意,似是在享受山谷的静谥。没有哪一点能看出来他是在洗血迹。

    “菲菲,思思。你们争论这个男人洗的是血还是泥土做什么?有什么用吗?”钟安梅奇怪地问道。

    思思吐了口气,一字一句地说道:“如果他洗的是血迹的话。那么这个郭医生就很可能是云翠山无名女尸案的凶手。”

    杨妈妈和钟安梅吓了一大跳,杨妈妈倒还好,毕竟是曾经上过战场的医护兵,只是略惊一下便恢复正常,钟安梅却是吓得忙将手里的相片一下子便扔在了茶几上,似是害怕相片上的男人会跑出来似的。

    “真的吗?真的是凶手吗?那我们要不要报案?”钟安梅急问道。

    思思也很犹豫,她其实不是太相信郭医生是凶手,因为她在这个男人身上完全感受不到邪恶的气息,十分干净美好。而且郭医生在和孩子互动时,思思也能感受到郭医生满满的爱,他是真真正正喜欢孩子的。

    这么一个正能量的男人居然会是变态杀人凶手?

    思思无论如何也不肯相信,怎么可能呢?

    上官在说出这些推断后便不再发表言论了,从冰箱里拿出一支雪糕舔了起来。

    就在思思犹豫要不要将这张相片交给警方时,钟安梅突然叫了起来:“哎呀,如果这个男人是凶手的话,那卢云菲岂不是很危险?”

    是呀,谁知道卢云菲会不会是郭医生下一个目标呢?

    按照前世看过的那些悬疑电影来看。往往这种有心理偏执的变态凶手都不可能只杀一个目标就完事的,他定会不断地寻找目标,不断地制造凶杀案,这便是俗称的连环凶杀案了。

    而且这些被害者都有一通性。或是外貌相似,或是身材类似,或是职业相同。又或是犯过类似的错误等等。

    要是知道那个死者的身份就好了。

    不过死者才刚被发现,又烂得不成人形。而且现在刑警队也没有那么多高科技侦破手段,想来不会那么快确定死者身份的。

    眼下还是卢云菲的人身安全问题要紧。虽然不能确定郭医生就一定是凶手,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还是想办法提醒那个卢云菲一下吧!

    尽管卢云菲此人她并不喜欢,可让她眼睁睁看着此人出事,思思自问还没那般冷漠。

    “要不和卢云菲说一声,让她小心一点,别和那个男人再来往了!”钟安梅说道。

    “就怕人家不领情啊!”思思撇嘴。

    下午思思带着嘟嘟和毛豆回f市了,提醒卢云菲的事就交给钟安梅了,而有关那张相片,大家商量的结果就是由钟安梅交给上官青的战友,他们只负责提供证据,至于刑警队要如何去查就不关她们的事了。

    那张相片杨妈妈当时洗了好几张,思思顺手便拿了一张回来,想着晚上让田新华也看看,到底是血迹还是泥土。

    说起来,她是真的不愿意相信郭医生是变态的。

    田新华这几天回来得都比较早,想多陪陪媳妇和儿子,这一回去,他可又得打光棍了。

    晚饭吃到一半时,电话铃声响了起来,嘟嘟放下碗筷,骨碌碌地跑过去接电话,这小家伙接电话向来是最积极的。

    “妈妈,是梅姨找你。”嘟嘟有些小失望,居然不是打给他的。

    思思起身走了过去,拍拍儿子的脑袋,接过话筒笑道:“安梅,什么事?”

    “思思,卢云菲已经三天没有回家了,她失踪了!”钟安梅惊恐的声音从话筒里传了出来。

    思思箴紧了眉头,难道郭医生真是凶手?卢云菲已经遇害了?

    另一头的钟安梅似是十分激动,不待思思回答她便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出来。

    原来钟安梅下午就去了公安局交相片,可是那战友不在,在外面查案,她便将那张相片给了刑侦队的其他人,然后便回家提醒卢云菲。

    她本来是想在家门口堵下班的卢云菲的,可是等到快天黑也没见到卢云菲,好心的钟安梅便直接跑到荣家,荣家只有荣子其两姐弟在家。

    这一问钟安梅才知道卢云菲已经三天没有回家了,因为有时候卢云菲需要去外地演出,她也会好几天不回家的,是以这次卢云菲三天不归家,荣子珊两姐弟并不在意,还当卢云菲依然是去外地演出了。

    只是钟安梅留了个心眼,总觉得不大对劲,她便向荣子珊要了卢云菲歌舞团团长的电话,回到家后便打电话过去问卢云菲是否出去演出了。

    这一问才知道,卢云菲已经三天没有去歌舞团上班了,以前卢云菲经常旷工,团长看在荣振声的面子上,素来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这次团长也没放在心上。

    也所以,卢云菲确实是失踪了!

    钟安梅挂了电话后越想越害怕,上官青还没回来,家里就她和铁蛋两人,她一会儿想到无名女尸体,一会儿又想到被割了子宫的卢云菲,就连窗玻璃上树木的影子她看着也觉得像是凶手。

    被自己的幻想吓得神魂颠倒的钟安梅连家门都不敢迈出一步,更别提去杨家了,她只得打电话给思思壮胆,要不然她会被自己吓疯的。

章节目录

我成了六零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老羊爱吃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羊爱吃鱼并收藏我成了六零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