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星期过去,又到了周末,思思身上的伤也早好了,留下了淡粉色的疤痕。

    难得孩子们不用上学,思思赖在床上睡美容觉,反正康棉花和牛二妞都在家,饿不着孩子的。

    只是天不从人愿,手机铃声打断了她的美梦,是宋梦诗打过来的。

    听到思思睡眼迷蒙的声音,宋梦诗不好意思地说道:“真是对不起,我没想到你还在睡觉!”

    “没事,有什么事吗?”思思打着呵欠,心里却很奇怪,宋梦诗可是头回打电话过来呢!

    宋梦诗迟疑了良久,似是难以启齿一般,最后才终于说道:“我有点事情想和你说,你能出来一趟吗?”

    思思越发奇怪了,听宋梦诗的口气,像是有求于自己。

    难道是唐秋白好不了几天又开始作妖了?

    思思的第一反应便是如此。

    和宋梦诗约见的地方是离她家不远的一个咖啡厅里,宋梦诗早已经到了,见到走进来的思思忙笑着招了招手。

    “鲜榨苹果汁,提拉米苏。”思思匆匆忙忙地赶过来,早餐也没顾得上吃。

    苹果汁和蛋糕很快就送上来了,思思就着吸管吸了口,味道还不错,蛋糕也很可口,一入口她便知道材料都是新鲜的。

    她也不说话,慢条斯理地吃着早餐,等宋梦诗主动开口。

    蛋糕也就是一小块,思思三口两口就吃完了,小口小口地啜饮果汁漱口,一块蛋糕吃下去,嘴里有点腻。

    “思思,我有一个想法,我个人觉得如果办成了的话,定然是会成功的,不过我的本钱太少,以我现在的赚钱速度,怕是得要好几年才能赚得到,那样我的想法肯定就会落伍了,所以我才打了你的电话,想找你一起合伙。”

    宋梦诗也没有拐弯抹角,说得十分明了,就是她差钱,想找人一起合伙创业。

    思思越来越觉得是唐秋白在背后鼓捣了,只不过她面上却依然不动声色,开口问道:“那你把你的想法说说呗!”

    宋梦诗一听有门,忙开心地说道:“你知道我周末带了十来个孩子在家里学画画,每个孩子学两个小时,一次教两个孩子,一个孩子45元半天,我带这几个孩子的补课费比我的工资还要挣得多,而且还有好多家长都主动找上门来让我教他们的孩子,要不是我实在是忙不过来,挣的钱还要多。”

    思思大概有些明白宋梦诗的意思了,不过她没说话,用眼神示意宋梦诗继续说下去。

    得到鼓励的宋梦诗继续说道:“所以我就有了个想法,想办一个专教画画的补习班,那样就可以多教一些学生了,生源完全不用担心,现在的孩子都是独生女,当爹妈的都恨不得自家孩子文武全才,什么都让他们去学,我有一个学生,周末比平时上学还要忙,钢琴、书法、美术、外语、围棋,忙得团团转。”

    思思听得莞尔,z国的孩子真的是很可怜,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父母是卯足了心力培养孩子,只希望能飞出一条龙或是凤凰,可他们却不想想,孩子们整天背着沉重的外壳,就算是起跑时间早了点,可也跑不快呀!

    反正她是打定主意不让嘟嘟他们去背这些沉重的负担,而且每天罗大头给他们制订的训练计划已经够紧了,其他一些风花雪月的东西,就看他们自己的兴趣爱好吧!

    不过,利用这些家长的心态挣钱倒是一条很好的生财之道,虽然那些孩子很可怜,可就算宋梦诗不办补习班,也会有其他人办的,这是大势所趋!

    没见后世那些各式各样的补习班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吗!而且还屡禁不止,越禁越多!

    真真是应了那句古诗: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这事唐秋白知道吗?”思思其实是不大看得上办补习班的小钱的,不过宋梦诗难得求到她头上,她能帮也就帮了,但前提却是唐秋白不能参与。

    宋梦诗摇头道:“我还没有和他说,因为之前不确定能不能找到投资,也不想他跟着操心了,等事情办好了再和他说吧!”

    对于宋梦诗的话思思还是相信的,只要唐秋白不掺和就好。

    “那你的预算是多少?”思思问道。

    “二十万!”宋梦诗报出一个数字。

    数字比思思预估的要小,想来宋梦诗的野心并不大,没想办太大规模的学校。

    “那你自己有多少?”思思又问。

    宋梦诗面上显出郝然,“五万,这五万还是秋白去u国治病后剩下来的。”

    思思咬着吸管思索,张洁因为拿的死工资,虽然不愁花钱,可也不是太富余,倒是可以拉她一道来办这个补习班。

    只要宋梦诗管理得当,补习班肯定是挣钱的,也可以让张洁多一笔收入。

    宋梦诗见思思沉吟了半晌不出声,还当她是不愿意投资,心里有几丝苦涩,不过她也理解思思,她和思思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根本就谈不上什么交情,一下子要人家拿出十几万块钱投资一个不知道赚不赚钱的生意,肯定是不愿意的了。

    只是这个机会若是浪费掉,真的很可惜呀!

    “这样吧,我再给你拉个合伙人,明天我们还是在这里见面,到时候把投资比例及分红比例订下来,我和另一名合伙人不参与管理,当然会提出一些合理化建议,这样一来,你肯定要辛苦一些,不过可以多给你一些分红补偿。”

    宋梦诗没想到竟会峰回路转,脸上显出了惊鄂。

    思思笑着起身:“明天你下课后打电话给我,我会带另一个合伙人过来的,还有合同我也会准备好的!”

    “谢谢!”

    千言万语都只能化作两个字,宋梦诗感慨万分,没想到时隔十几年,竟是她以前最讨厌的贺思思出手拉她一把!

    张洁那里思思并没有多费口舌,一听是和她一起合伙办补习班,二话不说就拿出了家里所有的存款——五万块。

    于是思思又拿出了十万块,本来她倒是想多投资一些钱,让宋梦诗整得规模大一些,可一想想,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还是慢慢来吧!

    股份上思思占大头45%,她让了5%给宋梦诗做管理补偿,这样一来便是宋梦诗30%,张洁25%。

    合同拟好后,思思便将钱给了宋梦诗,之后便不再管这事了,相信宋梦诗定会办好这事的,怎么说也是清大的高材生嘛,这点能力还是有滴!

章节目录

我成了六零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老羊爱吃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羊爱吃鱼并收藏我成了六零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