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殿前闹出的动静这般大,早已惊动了寺里的和尚们,最先跑出来的正是忽悠思思的戒尘大师,他一见到近乎全露的雪姬,立刻便单掌合礼,闭目念佛。

    “罪过,罪过,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老和尚念得煞有介事,此刻倒是有了高僧风范,随着他的念佛,院子里一片祥和,每个人的心都得到了净化,不再看向那具魅惑的。

    没想到这个老和尚还真有点本事,随随便便念段经就能安抚人心,这要是请这老和尚去战场上念经,谁还会有战意啊?

    天下可不就太平了么!

    此刻的雪姬万分狼狈,那一身引以为豪的雪肤早已变成血肤了,全身都布满了交错的血痕,就连脸上也不能幸免。

    而她因为挖不到后背,像只猴子一般靠在墙角不断地蹭着。

    “哦,好舒服,嗯,哦.....”

    因为蹭得太爽,不断呻吟出声,听得在场众人又是心中一荡,这声音可太勾人啦!

    戒尘大师忙又念起了佛经,庄严肃穆的声音压住了女人的呻吟声,大家又都清醒过来,羞愧万分,再次朝菩萨拜了拜,乞求菩萨的饶恕。

    有几个凡根未净的年轻和尚俱都羞红了脸,眼睛紧闭,不断地念着经,有些定力较差的早已受不住冷汗涟涟。

    戒尘看着几个年轻弟子暗自摇头,接过弟子递过来的清水,缓缓走到雪姬面前,将清水朝她身上泼去。

    虽是暖春,冷水淋身还是吃不消的,雪姬被冻得一哆嗦,神志清醒了一些,可思思的痒痒粉太厉害了,不多时她又在墙上蹭了起来。

    一盆又一盆的冷水泼去,接连泼了六盆水,雪姬这才彻底止住了痒,只是全身狼狈不堪,冻得上下牙齿直打架。

    戒尘大师脱下身上的袈裟,披在了雪姬的身上。

    “谢谢大师!”雪姬感激地说着。

    “女施主无须多礼,还望女施主一心向善,戒贪戒色戒嗔啊!”戒尘大师苦口婆心,谆谆教诲。

    思思忍不住笑出了声,这个老和尚还真有趣,说话好直白,不过她喜欢!

    雪姬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冲戒尘大师啐了口,恨恨地说道:“老和尚你有神经病啊!”

    说完她便将袈裟还给戒尘,从地上捡起了脱下的衣服,旁若无人地穿上了,一扭一扭地走出了寺院。

    “师叔,这袈裟污了,我替您拿去清洗了吧?”戒尘旁边的小和尚接过雪姬披过的袈裟。

    好戏看完了,思思便让史珍珍扶着她回包厢,烧坏的地方一抽一抽地疼得她直吸冷气。

    经过戒尘大师时,这位老和尚笑眯眯地看着思思,“女施主果真福缘深厚,血光之灾都能自身化解!”

    思思此时才想起来之前这位戒尘和尚说她近日有血光之灾,没想到才说完,腿就被烧伤了。

    难道这个老和尚还真有两把刷子?

    不会是撞了运吧?

    思思细细地打量戒尘,试图发现点什么,这位大师一脸高深莫测,嘴角露出迷之微笑,啥都看不出来。

    “运气比较好而已!”思思客气地笑着。

    戒尘又再说道:“福缘深厚之人的运气都不会太差滴,贺小友,后会有期!”

    说完,这只老和尚便转身翩然离去。

    什么意思?

    谁和你个老和尚后会有期了?

    思思甩了甩头,将包里刚才雪姬给的钱抓了出来,递给旁边的小和尚,让他转交给老和尚,便一瘸一拐地回包厢了。

    大家都被思思腿上的伤痕吓了一跳,烧伤在药酒的作用下,已没有先前那般肿了,只是看着看是很吓人。

    “阿囡,怎么回事?谁弄的?”田新华心疼不已。

    “一个讨厌的女人,把蜡烛扔在了我的腿上,丝袜碰着火就烧了起来。”思思解释。

    “还好思思姐反应快,拿水扑灭了火,要不然伤得还要厉害,你们不知道那个女人有多讨厌,害了人还故意作出狐狸精的模样,看着恶心死了!”史珍珍义愤填膺的说着。

    “不过那个女人也没得着好,就连菩萨都看不过眼了,刚才她可是出大洋相了。”

    史珍珍兴奋地将刚才雪姬的事情说了,这孩子说故事的本事不错,边说还边配以动作,逗得众人哄堂大笑。

    之前的小和尚跑了过来,手里拿着一个小罐子,害羞地施礼问道:“贺施主在吗?”

    “在。”思思从田新华后面起身。

    “这烫伤药膏是我戒尘师叔命我送来给贺施主的,只要涂抹在伤处,一星期后便可痊愈,且不会留下疮疤。”小和尚语音清脆,衬着小光头很是可爱,思思忍不住便伸出魔性之手摸了摸那个亮晶晶的小光头。

    好光滑!

    手感还真不错!

    小和尚羞得无地自容,连施礼都忘了,嗖地一下就冲出了包厢,远远地还听见他在不断地念着‘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哈哈哈!

    众人又是大笑。

    阿希笑得前仰后跌,“思思姐,你怎么连和尚都要调戏呀?”

    思思讪讪地缩回手,她可真没想调戏小和尚,就是想试试看那圆光头手感如何而已!

    没想到这个小和尚这么害羞!

    “男人的头可不能随便摸的,尤其还是和尚的头,阿囡以后可别乱摸了。”田新华笑着伸手接过药膏,准备给思思涂上。

    打开盖子,一股清香沁了出来,罐子里是浅绿的药膏,晶莹剔透得似果冻一般。

    田新华挖了块膏抹在思思的腿上,顿时一阵清凉渗入心肺,全身都爽透了,疼痛也减轻了许多。

    思思忍不住呻吟出声,“好舒服,没想到那老和尚手里还有这么好的药,也不知道他从哪弄来的。”

    史珍珍说道:“应该是戒尘大师自己做的,戒尘大师不仅佛法高深,医术也很高明,每年他都会为山下的百姓义诊的,当地人都称他是‘活菩萨’。”

    思思重又对戒尘这个老和尚刮目相看,能够得到百姓的真心爱戴,那这位个老和尚倒的确是品德高洁之人了!

    寺庙后院的厢房内,戒尘抱着一只箱子眼睛放光,嘴角流出了可疑的液体,哪还有一丝高僧风范?

    箱子里赫然躺着思思的五摞钱砖及那几十张大票票,还有其他的一些一元十元的小钞,甚至就连硬币都有不少。

    “拿人手软,贺思思收了我的药膏,以后我再向她化缘应该不会拒绝吧?要是能再化个五万十万来,我的藏经阁就可以动土了呀!”

    被药膏抹得全身舒爽的思思只觉得后背一凉,狐疑地看了看四周。

章节目录

我成了六零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老羊爱吃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羊爱吃鱼并收藏我成了六零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