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场卖的都是豪奢品,动辄成千上万,最便宜的也要好几百,张洁看中了一件白色真丝睡裙,一看标签却要688,当即便缩回了手,想也不想便转身欲走。

    一件睡裙还没三两重,比纸都还要薄,就这样的要688,这不是宰人么?

    张洁因为转身,是以并没有看见店内的两名女售货员脸上稍有些不屑的眼神,大概是在嘲笑张洁的不自量力吧!

    思思却觉得有些刺眼,她们三个好朋友,以张洁的经济实力最差,虽然比一般人要好很多,可雷张两家都是两袖清风,勤俭节约惯了的,是以张洁也是如此,买什么都是挑经济实惠的。

    可在这种明显用来炫富的商场,根本就没有经济实惠的商品。

    那两名销货员的表现也算是人之常情,可她就是不舒服,张洁不是没有机会发财,说得难听一点,以雷、张两家的权势,上赶着想送钱的人多得是,只是雷老和张老早就定下了家规,若是有谁敢拿不义之财,不用国家收拾,他们两个老家伙就先动手崩了他。

    老人家向来是一口唾沫一个钉,说到做到的人,也所以,张家和雷家的人都非常清廉,生活也十分朴素。

    张洁那部车都还是因为她在绿色家园拿双份工资才能买得起的,且还买的是辆小夏利,就这都让几位老人家念叨了很长时间呢!

    这也是思思让张洁参与办补习班的原因,手里有钱了,底气才会足嘛!

    就像现在!

    她走上前拉住了张洁,对她笑着说道:“等会儿,我也要买睡裙,你陪我看看。”

    张洁本还想劝思思不要买卖的,可想想思思家里不差钱,她便闭嘴不言了。

    思思今天穿得很休闲,牛仔裤配高领大毛衣,看着就像大学生一般,青春亮丽,但也少了几分贵气。

    上官对这种穿了像没穿一样的衣服着实不感兴趣,不过思思硬拉着她去看,也只得勉为其难看看了。

    两位售货小姐一看思思两人都是与张洁一道的,脸上堆起的殷勤笑容便敛回去了。

    物以类聚,穷人的朋友自然也都是穷人了!

    再看这两人的打扮,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有钱人,连个首饰都没戴,一股子穷酸样!

    思思冷笑:姑奶奶的首饰在空间里堆成山了,姑奶奶这叫低调的奢华,懂不懂?

    而上官和张洁则是本身就不喜欢戴繁琐的首饰,嫌行动不便,相对那些链子手镯来说,她们更喜欢玩刀枪一些。

    不过再如何鄙视,这两位售货小姐还是很有专业精神的,两人背对着思思她们剪刀石头布,输了的一位瓜子脸售货员无奈地站了起来,脸上挂起了职业微笑,过来为思思她们服务。

    这倒是令思思对她们的印象好了不少,虽然有些势利,但还算是心性纯良之辈,思思瞬间便打消了要羞辱这两位售货员的主意,两位售货员还不知道,因为自己的职业操守,让她们免去了一劫。

    看来天下的极品还是比较少的,想想前世看那些小说,女主打扮低调去大商场逛,定然会遇见一个极品的售货员,再然后便会甩出一张金卡,豪气地扔在售货员的脸上,再然后经理定会出来赔礼道歉,给女主打折优惠。

    最后,那位极品售货员也定是会被开除了的。

    思思想想就觉得好笑,极品既然带了个极字,定然是稀有品种,哪里会随处可见哪?

    “几位小姐,这些睡裙都是国内顶内设计师设计,采用的也是最上等的蚕丝,穿在身上轻若无物,十分舒适,最主要的是,还能增添夫妻情趣。”瓜子脸介绍得十分专业,就像是背书一般,略有些生硬,想来她心里是没想过能做成这笔生意的,只不过不想被顾客投诉扣钱罢了。

    张洁听到夫妻情趣时,小脸刷地一下就红了,现在的年轻姑娘怎么啥话都敢说啊?

    思思没理她,这算啥啊,等再过十几年,有些明星为了博眼球,真空上阵,露这个露那个,还摆出各种撩人的姿势求拍照,眼下这点屁事和那些比起来,简直是再纯洁不过了。

    她伸手摸了摸,触感倒是真不错,摸上去一片沁凉,真心不错!

    “菲菲,我们一人挑一件吧,就当是我送杨树和刚子的礼物!”思思笑着说道。

    上官和张洁先是没听懂,待明白过来时,没好气地在思思腰间扭了一下。

    思思不断地躲闪求饶,“我又没说错,这衣服穿上去不就是让杨树和刚子他们用的嘛?”

    “你还说,真是不知羞,我看你这嘴是越来越坏了,得让田新华好好收拾你!”张洁拿手去捂思思的嘴,大庭广众之下说夫妻之间的秘事,她可吃不消。

    思思却不怕,面不改色心不跳:“羞什么,这里又没男人,哎,你们赶紧挑,难得我今天肯大出血,过时不候啊。”

    “我还是不要了吧,这衣服穿着太羞人了。”

    张洁扭忸捏捏的,其实她心里是很渴望这些性感睡衣的,只是长期以来的保守思想作怪,迈不出那道坎,再者衣服这么贵,她也不想让思思破费。

    上官则是直接扭过头,连甩都不甩思思,走回座位上坐着了。

    “哎呀,你可真磨叽,你不来挑,我替你挑了啊!”思思故意朝一件最暴露的睡衣伸过手。

    果然张洁慌了,忙说道:“那我就挑前面看中的那件吧。”

    思思得意地笑了,指着那件白色睡裙对瓜子脸说道:“小姐,替我朋友挑这个款式的合适尺码,让她试一下。”

    瓜子脸本想说你们都不买,试啥试呀?

    可想到商场严格的制度,她只得捺下不耐,去货架上挑了套同款的小码睡裙,带着张洁去试衣间。

    思思再为自己挑了件黑色的吊带短睡裙,还为上官也拿了件同款的黑色睡裙,上官皮肤白,穿黑色的肯定勾人!

    想像晚上树树那狼性大发的模样,思思就忍不住乐呵!

    杨树呀杨树,送你一个大福利,你可不要太享受哦!

    家里正做家庭煮夫的杨树耳朵一热。

    谁在念叨我?

    难道是菲菲快回来了?

    得快些炖肉,菲菲逛这么长时间街,肯定饿坏了!

章节目录

我成了六零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老羊爱吃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羊爱吃鱼并收藏我成了六零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