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思办这些事云先生也是知道的,他并没有阻止思思,只是笑眯眯地说了句:你们女人搞女人,咱们男人搞男人,分工合作!

    大人不反对,思思和张洁自然是搞得更欢了,又想到搞了别人,可别人还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的感觉不是太爽,于是思思便好心地打了金大夫人万芸的电话。

    “本来我也不想这样玩的,可谁让你七弟妹非要来惹我呢,这一个心情不好,我就手痒痒,手一痒痒我就喜欢随便写点东西,这次仓促了点,还有好多我都没写上去呢,下回我再写详细点哈!”

    万芸的正职是当地妇联的副主席,虽然挂着个副主席的名头,可每年也就是有活动时才出席一下,然后有什么功绩妇联也会把她的名字写上,尽管万芸并没有出一分力。

    也所以,这回报料的金家媳妇里,万芸也是其中一员,这事在她那光辉灿烂的慈善家光环上蒙上了尘埃,也让她的心情比来了大姨妈还要烦燥。

    而思思的挑衅令她再也维持不了往日的好涵养,气得将手机砸向了地面,一部新手机顿时四分五裂,其中一块印着‘爱华’两字的碎片弹到了她的面前,真是无比讽刺。

    爱华不正是贺家人办的嘛!

    万芸恨思思的嚣张,但她更恨的却是自己弟妹的愚蠢,正事帮不上忙,拖后腿倒是积极的很。

    气得心肝疼的万芸也没心思算帐了,她将帐本收好,打开暗门,小心地锁进了保险箱里。

    因为思思的这次报料,金家的所有媳妇都老老实实地回去上班了,其中也包括了始作俑者金七夫人。

    多年养尊处优的生活让她根本就不再适应朝九晚五的上班时间,才上了没三天,她便吃苦连天,可却不敢在家里吆喝,怕挨骂!

    几个妯娌都知道了是因为她得罪了贺思思的缘故,才会连累她们吃苦,这几天在家里就没给她一个好脸色过。

    引发了众怒,向来嚣张惯了的金七夫人也不得不收起了气焰,老老实实地做人,只是心里对思思的恨却是更深了。

    但也不敢再轻举妄动了,因为万芸骂醒了她:你这么不痛不痒地弄贺思思有什么用?要么不弄,要弄的话就得一击而中,把贺思思搞得没有还手之力才算是真本事!

    金七夫人还是很听大嫂话的,也所以,她这几天一直都在想一个好办法,能够把贺思思一下子弄个半死不活才好呢!

    事在人为,几天的冥思苦想,倒还真让她想出了个自以为高明的妙招!

    其实也不算是她自己个想出来的,而是有人故意露了点口风让她知道。

    这日思思又接到了一份邀请函,是徐家老夫人的八十岁大寿,邀请思思前去参加三日后的寿宴。

    思思被弄得莫名其妙,她根本就不认识什么徐家,徐家为何会给她发来邀请函?

    恰好末叶打来了电话,替她解了惑,原来徐家正是金家七夫人的娘家,这位七夫人姓徐名娇娇,倒也算是名如其实。

    徐家人大多是混政府的,官商勾结,徐家自然也有人开公司,正是徐娇娇的父亲,在家族的保驾护航下,生意做得风生水起。

    徐家本来也就是京都的三流往上二流不到的小家族,可自从与金家成了姻亲后,徐家迅速崛起,如日中天,现在已经是二流往上一流差点的新贵了,也因此,徐娇娇这颗金贵的纽扣在娘家的地位十分吃重。

    贺学文也收到了邀请函,贺学文不在京都,她作为贺学文的夫人,自然得代替丈夫参加了,而她之所以打电话,也是想叫思思陪她一道去的。

    像以往这种类似的邀请思思也收到了不少,不过她大都是不去的,只是这一次.......

    看着邀请函上的烫金大字,思思嘴角一勾,这个徐娇娇还真是不死心哪!

    无缘无故请她这个死对头去参加宴会,其中要是没有猫腻的话,她把头拧下来当凳子坐。

    只是徐娇娇的智商也着实太堪忧了点吧?

    若是她在宴会上出点什么事的话,徐家能逃脱得了责任?金家虽然暂时不能动,可徐家要收拾的话,那可真是分分钟钟就能办了!

    还真是个坑爹的闺女呀!

    正愁没法修理徐家呢,徐娇娇就这样自动送梯子来了?

    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姑娘!

    宴会是在徐家的园林别墅里举办的,思思打扮得十分隆重,还把放在首饰盒里长灰的祖母绿首饰都拿出来戴上了。

    莫怪都说祖母绿是首饰中的王后,本来只是小清新的风格,可一戴上这套贵气逼人的祖母绿,逼格立马就上了好几个档次,贵气逼人,闪瞎无数眼珠子。

    再加上她脚上那双亮晶晶梦幻般迷人的水晶鞋,思思才刚走进大厅,就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

    其中就包括七夫人徐娇娇。

    徐娇娇羡慕嫉妒恨地看着思思身上那套光彩夺目的祖母绿,再低头看看自己脖子上的钻石项链,明显差了好几档,怎让她不觉得难受?

    更让她心痛胸闷的是那双刺眼的水晶鞋,只要一看这双鞋子,就时刻提醒着她那天在商场的出洋相。

    不过随之她想到呆会儿的安排,心里又得意起来。

    贺思思呀贺思思,今天你可是要大出风头喽!

    得意洋洋的徐娇娇一点都没有想到她这样做会不会给娘家带来风险?她的心思全被如何教训贺思思占据了。

    最主要的是,从小顺风顺水,嫁人后又横行无忌,她哪会去想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呢?

    像自家婆婆和大嫂,不是连人都敢杀吗?她这种已经是最善良的小白兔了有木有?

    徐家的寿宴搞得很西式,是自助沙龙形式,大家聚在大厅里三三两两的聊天交友谈生意,气氛十分各谐。

    万芸也在寿宴上,她正同几个贵妇聊着天,见到思思遥举手中酒杯,笑着打招呼。

    思思也举起了酒杯,轻抿了一口,面子工夫可不仅仅你万芸会做滴?

    酒一入口,思思便知道不对劲了,不禁冷笑出声,她还以为徐娇娇会有什么高招呢?

    原来就只会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扭头冲末叶说道:“叶姨,酒宴上的东西一口都别吃,水也不要喝。”

    末叶先是一怔,继而便明白了她的话,眉间一挑,微点了点头。

    有人走过来与末叶打招呼,并邀请她去另一处谈话,说是有好几位熟识的朋友,末叶不放心思思,本是不想去的,不过思思却给她使眼色,让她尽管放心离开。

    末叶或多或少也知道了一些思思的本事,犹豫了一会儿后,她也就去另一边聊天了。

章节目录

我成了六零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老羊爱吃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羊爱吃鱼并收藏我成了六零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