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思思的带领下,七八人便浩浩荡荡地往花园去也,末叶有些迷糊,搞不清楚思思在搞什么鬼,思思笑笑,在她耳边小声说道:“咱们去看好戏!”

    说完她便朝末叶眨了眨眼,末叶见她的样子,哪还不明白她刚才消失那段时间又不知道干啥好事了呢?

    思思这一群人实在是太过醒目,有不少人问他们去哪,之前那位极会说话的太太便说是要跟着贺小姐一道去赏花,贺小姐说花园的玫瑰开得极美。

    贺小姐?

    京都还有哪个贺小姐能值得这些平时眼高于顶的太太们陪笑脸?

    都是在这个圈子里混的,谁不是人精儿?

    当下,思思的队伍又壮大了一些,达到了十五六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要去打仗呢!

    思思无比满意,人多才好呢!

    难得的春宫大戏,观众要是太少了,可对不住那几只的卖力表演哪!

    众人从偏门走到花园,晚风拂过,顿时一片清凉,之前在大厅里的燥热也散去了些。

    再加上阵阵花香袭来,沁人心脾,感觉更好了。

    几个会说话的立马就赞起了思思,说贺小姐果然眼光好,发现了这么一处妙景,他们也跟着沾了光。

    思思抿嘴一笑,假装找玫瑰花丛,边找边说:“到哪去了呢?明明我刚才还看见了呢?”

    旁边有人笑道:“刚才天还没有全黑,贺小姐自然是一眼就能看见了的,现在天色暗了下来,找起来也没有那般容易了。”

    “我都已经闻到花香了,只要顺着花香就能找到的,哎呀,这花香都如此醉人,还不知道这玫瑰花会有多美呢!”另一人跟着说话。

    “还是贺小姐的眼光好呀,随随便便就能发现美景呢!”其他人也不甘示弱。

    思思听得好笑,以前她是不大喜欢听这种谄媚话的,可今天却是怎么听怎么顺耳呀!

    “就在这里了,花香越来越浓了!”有人叫了起来。

    但随之大家都静了下来,因为在花丛后面竟然传出来诡异的声音,不,应该说是热情洋溢的叫声。

    “嗯、哦、啊........”

    在场之人都是过来人,这么明显的声音谁能听不出来?

    这下,走在最前面的一位太太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她本还想在贺思思面前好好表现一番,争取能贴上云府的标签呢!

    可这是怎么回事?

    哪个不要脸的贱人竟然在这里坏她的好事?

    思思嘴角抽了抽,强忍住内心的得意,假意埋怨道:“哎呀,这对情侣也真是太过分了,好歹也忍忍呀,今儿可是徐老夫人的寿宴呢!”

    “是啊,是啊,也真是太不要脸了,天都还没黑透呢!”其他人跟着附合,只是每个人的眼睛却都不约而同地朝花丛后面瞟去。

    好想看看啊!

    这地方也选得真好,玫瑰花下风流,多快活地事情!

    有个面相风流的男子脸上的表情很奇怪,眼角一抽一抽的,眉毛一跳一跳的,又想笑又不敢笑,听了思思的话后,他嘴动了动,最终他实在是忍不住了,便说了出来:“我听着好像不是一对儿,像是有好几人呢!”

    顿时石破天惊!

    “啥?好几人儿?咋还弄上群架了?”

    “不会吧?这到底是咋弄的?两对还是双飞啊?”小小声音。

    众人议论纷纷,眼睛却都亮得跟钻石似的,恨不得立马就冲到花丛后面去现场观摩。

    只是思思在前面挡着,他们不敢越场啊!

    思思笑道:“不论如何,这也太伤风败俗了,要不去些人把这几人赶了,别污了这么美丽的玫瑰花!”

    “对对对,真是脏死了,贺小姐,我去替你赶了!”

    “我也去!”

    ......

    不多时,身后跟着的人呼啦一下全走了,只剩下思思与末叶娘俩。

    末叶似笑非笑地看着思思,小声说道:“这戏演得比我都要好呀!”

    思思吐了吐舌头,拉了末叶往前边走,“咱们也看好戏去。”

    “我去看看得了,阿囡就别去了,没得脏了眼睛。”

    思思瞟了眼两眼放光的末叶,叹了口气,唉,阿爹,闺女对不起你呀!

    你媳妇被我带坏了!

    末叶走得还挺快,小跑着就来到花丛边了,一个又一个惊讶之极的声音响了起来。

    “双龙戏珠啊?我靠!”羡慕嫉妒恨。

    “不要脸的狐狸精!”女人的声音。

    “哎哟,是金.......”声音戛然而止,随即便又兴奋起来,响起了交头接耳的碎碎念。

    思思觉得有些奇怪,怎么会是双龙戏珠呢?

    难道不应该是混双打吗?

    忙冲上前去,振奋无比的众人均默契地让开一条小道。

    月光朦胧下,场中的两男一女依然还在不断地律动,徐娇娇一丝不挂,身上已经布满了各色伤痕以及可疑的分泌物,被两个男人夹在中间,脸上表情看似十分享受,嘴里则不断地发出娇媚的呻吟声。

    三人仿若不知被人围观了一般,依然卖力地运动着!

    万芸呢?

    她明明记得离开时,万芸已经和其中一个男人在办事了,以媚药的效力,只要有了开始,那便只能像徐娇娇那样,不停地做,直到把体内的药效全部发散出来才会彻底清醒。

    可是万芸怎么会失踪了呢?

    是有人来救走了她吗?

    可既然有人来了,为何不将徐娇娇一道救走呢?

    思思只略思索了会儿便不再想,现在不是想事的时候,呆会再想。

    她只是瞄了几眼三人便转过了身,装出一副不忍直视的表情。

    “这金七夫人也太.....太......了!”

    后面的话思思并没有说完,反正大家都明白她要说什么,有些话也用不着说得太透,点到即止最好。

    “贺小姐,这里怎么办?要不要通知一下徐家和金七少爷?”有人问道。

    思思想了想便道:“这事你们不要管了,还是尽快散了吧,大家刚才只不过是来赏了会花而已。”

    众人俱都露出感激的神色,贺小姐人长得美,心地又善良,可比金家人强多了。

    当然也有几个看出苗头来的聪明人,知道今天这事定与贺思思脱不了干系,世上哪有这般巧的事呢?

    而且那三个人一看就知道是被下了药,水深得很哪!

    这种高层圈子的内斗,他们还是站在圈外看戏比较好啊!

    各怀心事的人不一会儿就散了。

    至于这些人回去后会怎么说,思思表示她就管不了了!

    嘴长在别人身上,她也控制不了不是?

章节目录

我成了六零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老羊爱吃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羊爱吃鱼并收藏我成了六零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