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荣对于儿子的死心知肚明,老二和老五虽然混,可还不至于混到没眼色的地步,这绝对是有人在背后下绊子。

    莫名涌上一股悲哀,若是换在以前,谁敢在背后对付金家?

    他是真的老了啊!

    哼,就算他快死了,他也不会让老二老五冤死在监狱里的,他金光荣可还没老到成废物的地步!

    严瑾与金黄氏从u国回来了,他的身体看起来好了许多,整个人也明朗了,恢复了不少活力。

    他们母子二人是回来参加金老二的丧礼的,虽然对金老二失望透顶,可毕竟是至亲之人,这最后一面还是要来见一见的。

    严瑾人虽然在u国,可他对国内的形势还是很了解的,金老二兄弟俩的丧礼结束后,他便去了金光荣的书房。

    “爷爷,该退了,难道您要眼睁睁地看着金家人一个一个地死去吗?”严瑾还是不忍心见到金家家破人亡,苦口婆心地劝金光荣。

    金光荣打量着对面颜如玉的六孙子,这个孙子他其实是比较中意的,人聪明又稳重,虽然性格软了点,可这是可以锻炼的,只是这个孙子却一心向往淡泊,对名利之事看得特别淡,心肠也软得不像是金家人,一点都扶不起来。

    不过现在看来,六孙子倒是金家人里看得最清的一个了,他呵呵地笑了。

    “阿焱,你早就知道金家会有这样的结局了吗?”

    严瑾看着爷爷发顶的白发以及那搭拉下来的皱皮,心里也不好受,曾几何时,威风凛凛的爷爷竟变得这般老态龙钟了?

    “我并不知道金家会什么样的结局,可我知道月满则亏,水满则溢,金家已经到了烈火享油的地步,若是不及时收手,怕是会被烧得一干二净,爷爷,退一步海阔天空啊!”严瑾说道。

    金光荣似是被雷击了一般,怔愣了良久,才傻笑了起来,嘴里重复地念着‘退一步海阔天空’,似傻了一般。

    “阿焱,是爷爷迷怔了,爷爷早该看明白的呀,也许你爹和五叔就不会死了,是爷爷害了他们!”金光荣痛苦地说着,后悔莫及。

    严瑾叹了口气,没有说些什么安慰金光荣,说来说去,金家有如今的下场,金光荣这个掌舵人是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的。

    在金老二两兄弟的丧礼过后没一个星期,金家又再次挂上了白布,金家老太太伤心过度,下去找两个儿子了。

    本要回u国的严瑾只得再次留了下来,帮着操办了奶奶的丧事。

    接二连三的办白事,金家人心惶惶,不知道下一次会轮到谁?也许就是他们中的某一个人吧?

    也有很多人心里却另有打算,为自己寻找退路,不愿意就这样困死在金家这艘烂船上。

    心里活动得最厉害的便是唐安心,穿着孝衣的唐安心神色莫名地打量着满目的白,旁边的金家人面容哀戚,可她却只觉得好笑。

    金家竟然也会有这样的下场?呵呵,爷爷和爸爸他们怕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吧?

    想到还在家里装病的爷爷,唐安心一阵气结,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可爷爷和爸爸这泼得也太彻底了些吧!

    还有妈妈,心里也只有哥哥,根本就不关心她这个女儿在金家过得怎么样?

    前几年因为唐家与金家交恶,自己在金家如履薄冰,战战兢兢,只要一想到这些,唐安心就憋得慌,金家她已经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只除了儿子一人。

    她得想办法离开这个吃人的地方,她的青春已经埋葬在了金家,她的下半生绝不要再在这里度过!

    想到这里她倒是有些羡慕起曾经的妯娌徐娇娇了,虽然徐家发布了仆告,公布了徐娇娇的死讯,但她知道,徐娇娇并没有死,而是带着徐大夫人隐姓埋名了。

    这应该不算是秘密吧?

    京都稍有点能力的人都能查得出来,想必金光荣也是知道的,只不过徐娇娇倒是学聪明了,没有像平时一样大吵大闹,也没有借着金家的名头在外生事,金光荣这才饶过了她一命。

    不,也不能说是饶吧?

    想必在金光荣的眼里,她们这些媳妇的命就如同蝼蚁一般吧?

    想让你生就生,想让你死就死!

    就算是曾经风光一时的金宁氏和万芸,不也一样被金光荣抛弃了么?

    唐安心的脑子乱得很,不知道她的前路在何方?也不知道她该如何走下去?

    金光荣在老伴的丧礼结束后便将自己锁在了书房里,只除了严瑾可以进去外,其他人都不得入内。

    三天后,金光荣似是想清楚了事情,只是背也佝得更厉害了,老态更显,丝毫没了以往的生气。

    严瑾临走前思思约了他见面,依然还是三年前的咖啡馆,老板却已经换了人,由一位美女老板变成了一个胡子大叔。

    所谓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说的便是这种感觉了!

    思思见到脸颊长出了肉的严瑾,张开双手朝他笑着走过去,“严瑾,你的身体看起来好多了,真好!”

    严瑾的心情也不错,轻笑着与思思拥抱。

    “我的病已经控制得很稳定了,还要感谢思思你给我的药,否则我不会好得这般快的。”

    “药还有吗?我再给你一些吧?”思思笑眯眯地说着。

    “好啊,若是方便就再给我一些吧,我还想去北极看看呢!”严瑾也不客气。

    北极?

    思思大笑着从怀里拿出一个玉瓶递给严瑾,“你倒是好雅兴,去了北极的话一定要记得给我带礼物啊!”

    “一定,若有可能我替你找一副驯鹿的角带回来。”严瑾的心情也很不错,和思思开起了玩笑。

    说完,他似又想起了什么,从袋子里拿出一张卡,递给思思道:“这里面是十万美金,是我在u国卖画得来的钱,思思你替我把这些钱用在寨子里那些孩子身上吧,只是不要说出我的名字。”

    思思接过卡,不解地问道:“你为何不亲自去一趟呢?想必那些孩子和校长见到你会很开心的。”

    “相见不如不见,还是不去了吧?”严瑾有些惘然。

    如今的他不再是当年孑然一身的金家六少,他还有母亲要奉养,他不能再那样自私地抛下母亲独自离开了,就让他再一次辜负那些纯朴的山里人吧!

章节目录

我成了六零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老羊爱吃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羊爱吃鱼并收藏我成了六零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