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思见到严瑾有些落寞的脸,轻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接过了那张卡,答应会将这些钱一分不剩地用在那些孩子身上的。

    两人又话了些家常,思思从包里也拿出了一张卡,放在桌上,轻轻地移向严瑾。

    严瑾狐疑地看向思思,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这张卡是万芸临死前给我的,里面有二百万,生日密码是她儿子金宇文的生日。”

    思思每说一句,严瑾便惊讶一分,万芸和思思是不死不休的死对头,她怎么会把这么大一笔钱交给思思保管?

    想想都觉得不可能!

    见到严瑾那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思思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许多,“是真的,当初万芸来找我时,我自己也是不相信的,还以为她又在耍什么阴谋诡计,可后来她说自己只能活一个星期了,唯一放心不下的只有儿子,就找到了我这个死对头,让我答应护着她儿子。”

    严瑾挑了挑眉,“我大伯母的死是万芸造成的吧?”

    思思点了点头,“万芸给了我一些金宁氏贪腐的证据,条件就是替她护住儿子,直到交到你手里为止!”

    “什么意思?”严瑾没听明白。

    “万芸是想让你替她带儿子,她说金家人只有你才能让她安心,就算是她老公也不行。”

    严瑾耸了耸肩负,感觉有点难以接受,对于万芸这个大嫂,他的感触是十分复杂的。

    只是对于金宇文这个侄子,他还是很喜欢的,宇文和他年轻的时候很像,如果任由他在金家生活下去,怕也会和他当初一样痛苦吧?

    唉!

    想到那个面容越来越冷漠的少年,严瑾长叹了口气,伸手接过那张卡。

    他并没有问思思万芸的死因,问了又能如何呢!

    而且万芸也算是罪有应得吧!死得并不冤。

    原本严瑾以为说服金宇文需要时间,可没想到这个孩子一看到严瑾,不待他张口,就请求严瑾带他去u国,说完便哭了。

    “六叔,妈妈说您会带会去u国,她让我听您的话,好好过日子,六叔,您是来接我走的吗?”男孩希冀地看着严瑾,泪眼迷蒙。

    严瑾点头道:“是的,六叔带你一起走,以后宇文就和六叔一起生活了。”

    男孩开心地点了点头,万芸不在的这三年,他头一回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世态炎凉,人情冷暖,爸爸对他漠不关心,太爷爷总是用复杂的眼神看他,其他的叔叔婶婶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对他好了,他本就是个敏感的孩子,在这种冷漠的环境下,笑容越来越少,成绩也越来越差。

    而且他一直记得妈妈临死前一晚说过的话:

    宇文,要学会忍耐,不管发生了什么事,都不要惹怒家里人,就算是别人欺负你,你也不要还手,妈妈已经拜托了人,她会照看你的,你不会出事的,耐心等待你六叔来接你,好好地和你六叔一起过日子,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

    当时他并不太明白妈妈说这些话的意思,还问妈妈为什么不和他一起去u国,可他现在明白了,心也疼得厉害,妈妈那时候一定知道自己活不长了吧?

    金宇文去u国的事情并没有太大周折,金家大少并不是太在乎这个儿子,他在外面的儿子并不少,忙都忙不过来,六弟能替他照顾儿子,他高兴还来不及呢!

    金光荣也没有反对,尽管万芸死三年了,可他只要一想到金宁氏是被万芸害死的,他的心里还是恨得很,对金宇文这个重孙子也喜欢不起来,老六带走也好,眼不见心不烦。

    就这样,严瑾带着金宇文离开了京都,去u国重新生活了,思思送了他们登机,怅然若失,三年了,总算是完成了万芸的嘱托。

    她带着一束白菊去了万芸的公墓,将花摆在墓前,万芸的墓地显得很冷清,每年只有金宇文这个儿子会过来拜祭摆上一束花,金家人和万家人都无人过来。

    金家人倒还罢了,可万家人如此却是太凉薄了,也难怪万芸宁愿把儿子托付给她这个对头,也不愿意托付给娘家人。

    “万芸,你的嘱托我已经完成,从此以后你我便两不相欠,只希望你下辈子能做个好人吧!”

    金家办了丧礼过后没多久,金家再次传来大消息。

    金光荣请辞了副主席的职务,说他身体不允许,要回家颐养天年,大老板略作挽留,见金光荣似是十分坚决,便满意地同意了。

    金光荣的动作十分迅速,说退就退,毫不留恋,手上的势力都交了出去,金老大和金老四也被金光荣强迫退下来了。

    这样一来,金家在政治舞台上就只剩下几个年轻的配角,根本就没有什么影响力,甚至连个浪花都掀不起来。

    云先生得知了金家的一番动作后,只是笑了笑,说了句:亡羊补牢,为时未晚,金光荣算是想通了。

    金光荣确实是想通了,他现在只想把金家的香火延续下去,其他什么的都不愿意再想。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他就不相信金家的后代不能出个有能耐的人把金家撑起来,重新带领金家走上繁荣昌盛之路,在这之前,他得替子孙后代保留火种,不能把金家的香火断在他手里。

    金光荣雷厉风行地办妥了这些事情后,他便再也撑不下去了,可他还是强打着精神,做了最后一件事情。

    九九年冬天,京都唐家出事了,接连办了两件白事。

    先是唐安志出事,被公安局以贪腐罪关了起来,因贪腐金额不大,只是判了五年有期徒刑,只是在入狱后一个月不到,唐安志便因为与人打架斗殴而死亡,死法与金家老二老五差不多。

    唐安志的骨灰盒送回来了,装病的唐老爷子在接了一个电话后,便一口气没上来,就这么去了。

    打电话的人是金光荣,他在电话里阴渗渗地说道:“捧着孙子的骨灰盒感觉如何?十分舒服吧?这是我回敬给你好孙子的礼物,感谢他替我照顾老二老五了!”

    金家书房里,金光荣按着话筒,一言不发地盯着墙壁,上面挂着金家老二、老三、老五的黑白照。

    “老二,老五,爹替你们报仇了,还有一个神秘人,他在u国,爹实在是没那个能力了,你们不要怪爹,爹马上就来找你们了!”

章节目录

我成了六零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老羊爱吃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羊爱吃鱼并收藏我成了六零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