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老爷子一死,唐家便是树倒猕狲散,不需外人如何使力,唐家人便散了个干干净净,唐家大院里只剩下了还没弄清楚状况的唐老太太,以及唐安志一家。

    唐安心也回来了,她并没有太过伤心,对于哥哥和爷爷的死,她甚至还有几分开心。

    她是清楚内情的,她也没想到唐安志居然如此大胆,敢对二伯和五叔下手,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自找死路!

    唐安心对自己这个哥哥的愚蠢无语之极,幸好现在金光荣身体不允许,金家也不同于往日,否则就凭这,唐家便会在京都消失得无影无踪,而她唐安心也会像万芸一样,酒驾撞车,又或是其他的死法。

    唐安心并没有在唐家多呆,也没有去安慰伤心欲绝的唐夫人,顾自回了金家,她已经向丈夫金三哥提出了离婚,金唐两家闹成这样的结局,她根本无法在金家再呆下去,她现在只想带着儿子离开京都,去一个小城市过平静的生活。

    腊月时节,京都最冷的时候,大雪纷飞,很快街上便铺满了厚厚的积雪,银妆素裹,煞是好看。

    金光荣没捱住这个冬天,在雪下得最大的时候,不甘心地离开了这个令他眷恋不舍的舞台。

    金家,算是彻底与往日的辉煌告别!

    金光荣的追悼会办得十分隆重,用的是最高规格,大老板亲自致辞,甚至还有别国的使者也前来拜祭了。

    由此可见,金光荣在国际及国内的影响力的确是不容小觑。

    人走茶凉,再如何厉害的人,死后便是一场空,也幸好金光荣留有遗言,也给金家人安排好了后路,只要金家人不自己作死,大老板看在金光荣的面子上,是不会怎样为难金家的。

    云先生也亲自去悼念了金光荣,表情十分肃穆,竟还带了几分落寞。

    想来是为以后少了一个厉害的对手而伤心吧!

    金光荣的追悼会结束后没多久,金家迎来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人,是昔日的七少夫人——徐娇娇。

    徐娇娇看起来生活得还不错,气色也十分好,人竟然越活越年轻了。

    她最先遇到的是唐安心,相比较唐安心的憔悴,精神焕发的徐娇娇特别刺目。

    “徐娇娇,你居然还敢回来?难道就不怕七弟找你算帐?”唐安心不知为何会变得烦躁,话一出口便有些后悔,她何苦得罪人呢?

    有心想要和徐娇娇道歉,可一直以来在徐娇娇面前的优越感,让她拉不下脸来,只得尴尬地看着眼前这位曾经的妯娌。

    徐娇娇却并没有生气,只是笑了笑,对唐安心说道:“唐安心,我要感谢你,三年前若不是你好心提醒我,我也不会想到去算计贺思思,也许我还和你一样,依然在这个牢笼里挣扎呢!”

    唐安心的脸色变了变,没错,三年前的确是她怂恿徐娇娇这个蠢货去算计贺思思的,当时得知徐娇娇被贺思思反算计时,她心里还有一点内疚,只不过如今这一丝丝内疚早已飘到哪个角落里去了。

    徐娇娇冷眼看着唐安心不自然的表情,心里只觉得腻歪,以前的自己得有多蠢才会觉得这个三嫂是好人呢!

    “还有,我现在叫卢珊珊,唐安心你可别叫错了。”

    说完,徐娇娇便去找了金七少,金七少已经再次娶妻,新夫人是国外留学回来的,玩得比金七少还要厉害,两人算是臭味相投吧,居然异常和谐。

    徐娇娇是回来带走儿子的,她等了三年,就是为了等这一刻,儿子是她在京都唯一的牵挂了,她一定要带走他。

    金七少并不同意,二话不说就拒绝了徐娇娇,不过金老大却同意了,拿出了一家之主的威严,让徐娇娇带走了金宇杰。

    徐娇娇带着儿子与思思见了一面,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告诉思思,她要带母亲和儿子去u国生活了。

    “阿森替我办好了手续,我们会去u国过年,贺思思,再见了!”徐娇娇冲思思挥了挥手,牵了金宇杰的手走了。

    思思感慨之极,她到现在也没搞懂阿森和徐娇娇之间的感情,若说是情人吧?那雪姬算什么?

    若不是情人,阿森这种冷血的人又怎么会为徐娇娇做这么多事?

    真是乱哪!

    思思闷闷地回到了云府,云先生正坐在前院晒太阳,贺承思与他在说事情。

    “奇怪,唐安志为什么会无缘无故对金老二和金老五出手呢?他这样做并没有什么好处啊?”云先生自言自语。

    思思这才明白金老二和金老五的死竟是唐安志造成的?还真是想不到呢!

    再想到在狱中同样被打死的唐安志,她更是想不通了,唐安志这么狡猾的一个人,为何会做出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呢?

    甚至还害得唐家败了!

    贺承思说道:“我查出来,在金老二金老五出事前,唐安志的帐户上多了五百万,汇款地址是u国,只是具体是谁我就查不出来了。”

    u国?

    思思心中一动,u国还有谁想要金家老二死的?

    难道是他?

    u国

    一个小型农场里,阿森满意地挂了电话,冲沙发上的雪姬说道:“金老二死了。”

    雪姬柔媚地笑了,摇晃着杯中的红酒,啜了口,不在意地说道:“死了就死了吧,谢谢你,阿森!”

    “不用谢,我答应过你会替你报仇的。”

    “行了,没什么事我就走了,晚上还有一个酒会,我和布朗先生约好了的,布郎先生他要是心情好了的话,一单项目就能让我们赚大钱。”雪姬起身去拿衣架上的斗篷。

    阿森扯住了她,哀求道:“雪姬,我们现在的钱够用了,你不需要再委屈自己去和那些男人周旋,我能够养得活你!”

    雪姬笑魇如花,红唇在阿森的脸上留下一个红印,“阿森,我一点都不委屈,难道你不知道我最喜欢的便是在男人堆里游荡了吗?”

    说完,她便扭身而去,背影依然妖娆多姿,在走到大门时,她回头嫣然一笑:“阿森,徐娇娇再有几天就要来了哦,你替我去接机吧!”

    阿森面色剧变,想要问雪姬是怎么回事,可她却上车飞驰而去,一会儿便不见了踪影。

    雪姬在做什么?

    她为何要接那个蠢女人过来?

    多一个人就要多花钱,真是不会过日子!

    阿森心里腹诽着,可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何心里竟有几分雀跃?难道他是期待那个蠢女人来的?

    远去的雪姬将油门踩到最底,脸上布满热泪。

章节目录

我成了六零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老羊爱吃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羊爱吃鱼并收藏我成了六零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