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婚纱照一事,思思难得地记在了心里,一心等着田新华空下来,只是这一等便等了一年,直到第二年春天,田新华的工作才算告一段落。

    思思挑的影楼是京都最有名的一家,口碑在京都很不错,影楼的老板是从国外回来的著名摄影师,他得知京都名媛贺思思要在他的影楼拍婚纱照,比思思他们还要兴奋,自告奋勇地挤走了影楼的摄影师,亲自出山了。

    “田夫人,您若是穿上这套婚纱,肯定比二十岁的新娘还要美丽。”老板不遗余力地夸奖。

    思思被夸得心花怒放,当即便听从老板的建议,换上了那套白色蕾丝婚纱,果然走出来时,惊艳全场。

    田新华却不是很满意,让思思把婚纱换了。

    “不好看,咱们换另外一套,我觉得那套挺不错的,比这套好看。”

    老板看向田新华指着的婚纱,暗暗好笑,这套婚纱当然也好看,最主要的是这套婚纱包得够严,就连手臂都没露出来,不像思思身上穿的那套,手臂裸露,而且还是低胸裸肩,也难怪田新华不满意了。

    老板丝毫没有艺术家的清高和死板,见风使舵的本领十分高超,立马便笑眯眯地说道:“田先生的眼光真不错,这套婚纱的确更加适合田夫人。”

    田新华满意地看了眼老板,对他之前的长发长须浮夸的装扮也觉得不那么碍眼了。

    人虽然轻浮了点,不过脑袋瓜子还行,勉强能入眼吧!

    老板委屈:咱这叫艺术家的风格,您可真没审美眼光。

    思思被田新华及老板忽悠得去换了那套保守的婚纱,又是另一种感觉,依然美丽极了,只是之前的那套多了几分性感,这一套则更显清新。

    两套婚纱各有各的美,关键还是穿上它的人美不美,人美了,就算是挂块破麻袋也是美的!

    在老板的亲自操刀下,思思与田新华换了各种各样的姿势,还去拍了不少外景,山上,海边,公园等等,田新华都由着思思,她想怎么照就怎么照,大大地满足了思思拍照的,也让老板直呼过瘾,恨不得拉着这两口子去草原照。

    不须思思多说,老板十分机灵地在最快的时间内将所有的相片洗出来了,并且亲自送到了云府,让思思他们挑选。

    思思每张都舍不得删掉,她觉得哪张都好看。

    “那就都洗出来吧!”田新华拍板决定了,乐坏了老板同志。

    老板这人虽然有点浮夸,不过摄影技术真心不错,将人的神韵都捕捉得十分到位,到底是专业水准,比思思这种业余的要强多了。

    晚上思思与田新华躺在床上欣赏一大摞美照,有穿着婚纱的,有穿唐装的,也有穿军装的,各种各样的都有,不变的则是相片里的人,女的美丽,男的英俊。

    而且田新华看着思思的眼神里满是爱意,就算是隔着相片,都能体会到这浓浓的情感,思思当然也能感受得到。

    “新华哥,我好幸福,这一辈子真的好幸福,从来没有这样幸福过!”

    思思突然就流泪了,流个不停,田新华还没来得及思索刚才思思说话的怪异之处,忙赶紧哄怀里的小女人。

    哭了好一阵后,思思这才不好意思地用手背将眼泪擦干,心里却敞亮了许多,全身都轻松了。

    原来她的心里一直都是有遗憾的吗?

    那是自前世带来的遗憾。

    前世没有得到父母疼爱的遗憾。

    前世没有得到丈夫宠爱的遗憾。

    前世孤单一人生活的遗憾。

    好多好多的遗憾,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原来前世的她,在快乐的表皮下,竟然是空虚、敏感、寂寞、悲伤。

    遗憾埋得那么深,深到就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可却会随着灵魂来到这一世,依然埋藏在最深处,若非看到这些相片,突然触动了灵魂的深处,思思自己都不知道,前世的悲伤也跟着过来了。

    真是太矫情了!

    思思自己都觉得好矫情,这一世的她过得多幸福啊!

    田新华看着怀里又是哭又是笑的妻子,忍不住在她额头上吻了下去。

    “阿囡当然会一辈子幸福的,有我在,没人敢不让你幸福!”

    十分霸气的宣言!

    可她好喜欢听,主动将红唇送上,并喃喃说道:“我们一起幸福到老,你不嫌弃我,我也不嫌弃你!”

    “好,谁也不嫌弃谁!”

    .........

    很多年以后,田家与贺家早已成为了z国的顶尖家族。

    著名的云府依然屹立在京都之中,除了更显岁月沧桑,云府并无多大的改变,只是府里却已物是人非。

    白发苍苍的思思在同样白发苍苍的田新华的搀扶下一起躺在了凉亭里的藤椅上,这个位置是当年云先生最爱坐的地方。

    云先生躺在这里,听着唱片机的京戏,喝着清露,打着拍子,旁边还站着忠心耿耿的罗大头,再有牛二妞送上精心制作的点心,多么和谐。

    只是凉亭仍在,斯人已去,如今躺在这里的却变成了思思和田新华两人。

    两人依偎着躺在一起,徐徐吹来的春风令他们昏昏欲睡,年纪一大,精神状态就差了许多。

    “新华哥,这几天我总是梦见云爷爷、爷爷、娘娘、阿爹他们,他们在下面过得特别开心,还经常一起打麻将,总说人凑不齐,你说是不是他们想我了?”思思喃喃自语。

    田新华扭头看向旁边的妻子,唇角露出微笑,“是想我了吧,先生他肯定不会要你去打麻将的,他不是总说你智商太低吗?”

    思思不服气地哼了声,随即又笑了,“那就是咱们俩一起呗,你陪他们打麻将,我给你们做好吃的,把他们的钱都赢回来,咱们刚刚去,肯定没他们有钱......”

    声音越来越小,含糊不清。

    田新华也小声地说着:“好,把这些年咱们烧的钱都赢回来.......”

    两人就这么头碰着头,笑眯眯地依偎在一起,似睡着了一般。

    只是那下垂的双手却说明了一切。

    “爸,妈!”

    同样有了白发的田雅静拿着一块薄毯走过来,想替父母盖上,却发现两人安详的睡容。

    薄毯飘落,虽早已有了心理准备,田雅静(呀呀)还是忍不住悲伤地流泪,赶来的田天翊(嘟嘟)和贺天吉(恩恩)也同样悲伤不已,尽管他们都已成长为苍天大树,尽管父母早已虚弱不堪,不能抵挡风雨,可他们还是觉得有父母在身边的感觉十分安心,十分踏实。

    如今,剩下的路就要靠他们自己去走了。

    “呀呀,恩恩,我们应该为爸妈高兴,他们是开心地离去的!”

章节目录

我成了六零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老羊爱吃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羊爱吃鱼并收藏我成了六零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