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 声

    “凌董事长,您怎么有空打电话给我?”我揶揄他。

    因为罗老爷子的身体渐渐应付不了繁重的工作,凌飞终于在三个月前接过了亦声股份董事长的位置,甫一上任,第一个大举措就是收购蓝马车队,聘请米夏担任总经理,成为国内第一支f1车队。凌董事长依然留有国际汽联发给的试车手执照,兴致高昂时偶尔还会客串一把试车手,至于做车手,却是再没有这个时间精力了。

    凌飞曾经几次邀请过曲曲加盟,都被他婉拒了,他说这对现役车手们不公平,我由得他自己决定,反正他前几年赚的钱足够他花几辈子了。不过他却不甘寂寞地去n大报了个电脑班,扬言要成为电脑工程师,让我很是汗了一把,想他当初一个连英文都不懂的古人,居然要成为电脑工程师,说出去都不会有人相信。

    “打个电话问候你一声,还有两个消息向你们汇报。”凌飞的声音把我拉回到现实,虽然做了董事长,他还改不了说话吊儿郎当的腔调。

    “什么天大的消息呀,动劳董事长您亲自传达?”我懒洋洋地问。

    “第一个有关艾德。”凌飞不紧不慢地说。

    “欸,不是据说他在墨西哥被引渡回国了吗?”艾德当时居然突破了警察的重重包围,而且神不知鬼不觉地跑到了墨西哥,倒也令我们颇感意外。

    “没错。不过据说他还没等到开庭就病死在了看守所。”

    “病死?什么病?”艾德居然病死了?我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凌飞带着调侃语气回答,“也许是猪流感吧。”

    “——”我一时无语,低头看向他。

    他正抱着我的腰,把头靠在我肩上,显然也听到了凌飞的话,却只是略略抬了抬睫毛,没说什么。虽然艾德曾经做过很多让我们痛恨的事情,尤其是看到露露死的那一刻,让人恨不得立即将他绳之于法。但是这几个月来,每每当我想到,若不是艾德的基因实验出错,老爸的穿越实验就不会阴差阳错地成功,曲曲也根本不会来到我身边。每当这么一想,我便觉得没那么恨他了。虽然我从不曾这么对曲曲说过,但也许,他心里也是这般想的。

    凌飞好像知道我们会需要些反应时间,也半晌没有说话,我只好主动开口问道:“还有一个呢?”

    “还有一个啊——”凌飞拖长了声音,饶有兴趣地道,“也不能说消息吧,确切地说,是个考古界的奇闻——”

    “什么?”在剑桥学过考古,听说考古界的奇闻,我便有些兴趣。

    “最近河北邯郸抓获几个盗墓贼——”凌飞再次拖长了声音,似乎故意钓我的胃口。

    “嘁,盗墓贼什么时候没有?这都算考古奇闻?”

    “可是是在兰陵王墓附近抓获的。”

    听到“兰陵王”三个字,我们俩猛地一顿,互相看了一眼,屏息凝神,等着凌飞说下去。

    凌飞终于不再卖关子,直接说了下去:

    “根据盗墓贼的活动范围,考古学家在距现在的兰陵王墓两公里处找到了一座南北朝时期的古墓,根据其中的文物判断,很可能是北齐王室墓穴。有大胆的专家推断,这才是真正的兰陵王墓,而目前为人所知的邺城兰陵王墓不过是后人凭吊的衣冠冢。”

    “嗯?然后呢?”

    “这项发现目前因为特殊的原因被有关部门封锁了消息,很少人能够得知。”凌飞轻描淡写地说。

    凭借亦声股份的力量,想知道什么消息都不会困难。但在考古学渐渐为大家所关注的今天,各个新闻媒体总是争相报道考古发现,有些考古活动甚至会有电视台直播,而这次的考古发现却被有关部门封锁了消息,其中究竟有什么样的特殊原因?

    凌飞仿佛了解我心中的疑惑,轻笑了一声接着道:“因为墓中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东西。”

    “什么?”

    “一个f1专用的方向盘。”

    “什么?”

    我和他同时脱口惊呼,一起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唔,汇报完毕。”凌飞在那头以不负责任的口吻作了总结,不经意地道,“啊,我还有个会议,不和你们说了,有空再聊。”

    他“啪嗒”一声挂了电话,留下我们两人面面相觑,互相从彼此的脸上看到了无限的惊异。

    我们呆站良久,窗外暮色渐浓,室内也渐渐地暗了下来。春日温柔的夜风从窗户中吹了进来,穿堂而过,留下一阵低低的呜咽。

    他在黑暗中轻轻地环住了我,用下巴轻轻地蹭着我的头发,低声道:“管他什么兰陵王什么高长恭,跟我们都没有关系。”

    “我叫曲北达。曲线的曲,北方的北,到达的达。”

章节目录

我的魏晋男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苏飞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飞烨并收藏我的魏晋男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