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在龙蛇提纵术还是很给力的,只要对方没有弓弩好手,自己打不过,逃还是有一定保证。



    除非对方也刚好是轻功好手。



    想到这里,张荣方抬头看了眼天色。



    不知不觉,他来到这里,已经一年了....



    这一年里,萧榕父女之事,让他恍惚认识到了这个世界的残酷。



    很多时候,不是你想要偏安一隅,就能一直平安无事下去。



    “想什么呢?”张新泰看着张荣方有些低沉的情绪,伸手拍了拍他肩膀。



    “你今年十七了吧?”



    “嗯...十七了。”



    “以后有什么想法,就留在清和宫?做武修一辈子?”张新泰问。



    “不知道....还没想好。”张荣方微微摇头。



    “你不是还有一个姐姐么?”



    “是啊....距离很远,人在大都。”



    “以你的资质,加把劲,说不定可以去集贤院任职,集贤院也在大都,到时候不就可以去找你姐了?”张新泰笑道。



    “谢你吉言了。”张荣方跟着笑了笑。



    “那师兄你有什么打算?”他跟着问。



    “我过阵子应该要成亲了。”张新泰嘴角上翘,面上有种止不住的容光。



    “成亲?!”张荣方眨了眨眼。



    “是啊,”张新泰笑道,“你嫂子是华新县城里人,经常跟着母亲来我们这儿求神上香。一来二往,次数多了,就认识了。”



    “好事啊....”张荣方替他高兴道。



    “是啊,到时候你可得帮衬帮衬我。”



    “一定!”



    看着师兄忍不住的笑脸,张荣方反而更加茫然了。



    如今安全初步有了保障,他对以后到底要如何,也更空空落落。



    “师兄,你说我一直练武的话,能走到什么程度?”



    “一直练武....以你的资质,花十年时间,应该可以将符典练到三品。但三品之后,就会非常难。”张新泰回道。



    “三品?为什么?”张荣方不解。



    “本门武学,三品到四品,是一个门槛,需要苦熬筋骨。你习武时间太晚了,筋骨有些定型了。要跨三品有些难度。”



    张新泰话头一转。



    “不过三品也很厉害了,我们整个清和宫里,三品和以上的人,就那么几个。大多是二品一品,还有不入流之辈。



    等你到了那个层面,去朝廷挂职,吃俸禄,又可以在教内任职。可以说是相当舒服。”



    “定型么?那师兄你呢?你还年轻,不也能继续往上么?”张荣方问。



    “我为什么要继续往上?十多年如一日,每天苦练武功,现在好不容易可以自己决定生活,不好好享受人生,把大半辈子时间都投入在武功上,那我练武是为了什么?”张新泰反问。



    张荣方默然。



    “好了,别想太多,武功一道,只要够用就好,越到后面,你花费的精力时间越多,得到的越少。



    另外,你也分到轮值任务了吧?是巡逻还是去县城?”



    “去县城。”



    “那记得帮我带封信给你嫂子。”



    “没问题。嫂子住处在哪?叫什么?”



    “叫杨红艳。住处一会儿我写在信上。”



    *



    *



    *



    华新县,米帮。



    县城最繁华的善充街上,吃喝最高最贵的,莫过于街面正中的四海酒楼。



    此时四海酒楼顶层,整个楼层都被空了出来,一张张漆红桌椅没多少人坐。



    一名名身穿皮袄绸缎的城内米商,带着自己的打手分散站着。



    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当中坐着的一高挑女子身上。



    女子皮肤白皙,头发花白,眼角隐现鱼尾纹,显然年纪不小。



    一身火鼠大氅将她整个身段都包裹得严严实实。



    “这倒春寒来了,身子骨弱一些,还真有点扛不住。”



    女子低头轻轻咳嗽几声。



    “大家都知道,我邵全护的儿子死了。到现在还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她顿了顿。



    “我夫君从清和宫回来,整日想着这事,茶不思饭不想,人也瘦得快要生病。



    我已经没了儿子,儿子牵连山匪,这事若有证据,我认。



    但若是连夫君也出事,这是....咳咳....这是要赶尽杀绝不成!?



    他清和宫,就这么狠毒?非要置我米帮于死地?他唐砂武功高强,若真要如此,我一个妇道人家,又该如何是好?”



    “帮主,清和宫也就唐砂、陈鹤秋、张轩,三人实力强劲。其余人不过尔尔。若要对付,我们可以拉拢黑拳门一起动手。”



    一脖子上刺着黑色老鹰纹身的壮汉,手里转着两个铁胆沉声道。



    “虽然在整个江湖上看来,清和宫不算什么,只是个三流门派。



    回春净时符典用来养生还行,真要打起来,也就那样。



    但,在这方圆百里,清和宫在官府里的影响力可不小。”另一黝黑汉子低沉道。



    “这不是很正常之事,我前些日子还去了清和宫,和里面的文修老道讨论长生之术。这年头有点钱的谁不想活得更长点?”



    一白发老妪杵着黑木拐杖怪笑道。



    “其实....”披着火鼠大氅的邵全护又开口。



    “唐砂当时并未赶尽杀绝,他故意留有余地,放了我儿一马。



    这点,我已经查清了。只是我儿在返回路上忽然身死。死时身上的伤痕,正是回春净时符典的招数痕迹。



    而且是破限秘技,重山的痕迹。”



    “重山....整个清和宫,能融会贯通,领悟符法极致,悟出重山的人,就只有三人....”握着铁胆的刺青壮汉皱眉道。



    “一个陈鹤秋,但他年岁已高,身为宫主,不可能为这点事出手。更没必要为了对付一个小辈留下这么明显的痕迹。



    第二个,张轩,二十年前在外面闯出名声,后来不知为何销声匿迹。



    第三个就是唐砂,毫无疑问,唐砂的嫌疑最大。”



    “并非唐砂,他当时和陈百户一起,还有不少人证看到他在场。”邵全护缓缓摇头。



    “那就是说....张轩?”铁胆壮汉眼神一冷。



    “有无可能还有第四个领悟重山之人?”有人出声。



    “不可能。重山秘技的领悟基础,是将岳型符千锤百炼到极致,之后还要再破一次极限,才能悟出其最深处的奥妙。这点就连我夫君也做不到。”邵全护否定道。



    她夫君便是陈无忧之父陈智涵,也是清和宫巡照房房主,真正的五品高手。



    连他都做不到,可见这一招重山之难。



    “夫君提过,重山秘技,没有三十年以上的岳型符功底,别想摸到一点皮毛。



    如此看来,最可能的就是张轩了。”邵全护面容越发阴沉。



    “五品,当真了不得啊....张轩既然敢杀我儿子,如此肆无忌惮。那大家也都不用顾忌什么了。”



    她低头再度咳嗽几声,捂着嘴的手绢上隐隐浮现血迹。



    “老丁。你欠我的一条命,现在,可以还了....”



    刺鹰壮汉手里的铁胆一下停下,丢给身后打手。



    “帮主请说。”



    “张轩亲子张新泰,在城里有一相好,估计不日将要定亲成婚。



    到时候张轩老儿必定会来,我要他,婚礼变丧礼!”



    邵全护眼中的虚弱,一刹那变得幽黑刺骨。



    “行!”刺鹰壮汉咧嘴笑了。“早就想和清和宫的牛鼻子交手了。就看是他的破烂符典强,还是我米帮的玄砂掌厉害。”



    “小心些,毕竟他已经将回春净时符典修到了五品,真按境界,你还差一筹。”邵全护轻声道。



    “先拿下他儿子再说。”刺鹰壮汉不置可否。



    品级只是破限次数而已,决定胜负的还有武功本身的强弱,人本身的差别。



    松鼠突破一次极限,和老虎突破一次极限,两者都是一品,但能说两者一样强?



    “回春净时符典嘛,用来治病救人,效果还是不错的。至于江湖切磋就...”杵着黑木拐杖的老妪轻声道。“到时候我这里派一队铁奴过去,加上陈道长一起,足矣。”



    铁奴指身体健壮的黑人,且都练了粗浅的玄铁掌功夫,穿上厚皮革制成的全套装备,就是寻常入品高手,也一时间难以击溃。



    *



    *



    *



    红山山林深处。



    一短打道衣男子,快速在林地间来回习练步法。



    微风吹拂,落叶纷飞。



    群鸟腾空而起,盘旋转圈,发出尖鸣。



    天色渐渐变晚,云层开始积厚。



    忽然,正走到一半步法的男子,猛地停顿脚步,面露喜色。



    “成了!”



    张荣方长吁一口气,脚下将落叶踹散。



    一个多月了,终于....



    他注视着视野下方的属性栏,其中技能后方,终于多出了一个新技能。



    朝气符。



    就在刚才。



    他第三十遍朝气符步法还没练完,便看到属性栏中字迹模糊浮现。



    此时他的属性,经过一个多月的积累,已经变成了。



    ‘张荣方——生命16-16。



    技能:回春净时符典-岳型符(破限)(破限技:重山),



    观虚功(第一层精窍)。



    龙蛇提纵术(掌握)。



    朝气符(入门)。



    可用属性:4。’



    这些时间里,生命提升了一点,全是自己练出来的。



    而通过嗑药补血得到的四点属性,全部都没用。



    药材喝了大半了,属性点也攒了几点,可朝气符就是迟迟不入门。



    弄得他都有些焦躁。



    直到现在。



    看着属性栏里清晰浮现的朝气符字样。



    张荣方心头一块大石彻底落下。



    “回房回房,这次一口气把朝气符点满!”



    他满怀期待,收拾东西,迅速朝着清和宫方向赶去。

章节目录

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滚开 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滚开 并收藏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最新章节